1393 把他拖下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拥抱过后,张天旭冲我们抱拳含笑道:“几位朋友远道而来,张某有失远迎,还望多多海涵!”

这家伙明明一身彪悍的将官打扮,说起话来却又文绉绉的如同书生,总让人感觉无比的怪异。

“南疆之王客气了,是我们叨扰才对。”小佛爷代表我们抱拳回以一礼。

王一乐呵呵道:“兄弟,这次哥哥亲自前来金三角是有笔重要的买卖想跟你合作,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张天旭审视的瞟了一眼小佛爷和我们几人,玩味的微笑:“和金三角赫赫有名的悍匪佛爷出双入对。王哥这回的买卖该不是打算要掀翻昆西吧?那我的胃口可真吞不下去。”

我们几个同时怔住了,肥波和拐子甚至紧张的做出了攻击的姿态。

王一顿了几秒钟,仰头哈哈大笑:“兄弟还是跟过去一样风趣,怎么滴?现在用不上老哥了,连茶水都舍不得给倒上一杯?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可就告辞了。”

说罢话,王一就转身作势要离去。

“岂敢岂敢,王哥莫气。”张天旭赶忙拉住王叔的胳膊,朝手下摆摆手道:“安排厨师做几个拿手菜,另外把我们珍藏的几瓶好酒拿过来,通知伙房宰一头猪,犒赏全部工人,最近加班加点大家辛苦了。”

“将军威武!”几个手下喜出望外的点头去安排了,张天旭则领着我们朝他刚才出来的车间方向走去。

这家伙虽说看起来很是酸腐,但是对手下人应该是实打实的不错,不然那些工人们也不会满脸全是幸福的笑容。

小佛爷趁机凑到我们跟前压低声音道:“这个装逼犯是出了名的喜欢风庸附雅,格外看不起没文化的人,待会大家都尽量少说话。”

车间二楼是张天旭的办公室,三十多平的办公室里处处透漏着“文化”的气味,几盆紫罗吊兰依附墙角。正当中的位置摆放着个木质的鱼缸,几尾锦鲤时不时翻起几朵水花花,四五把造型精美藤椅的别具一格,棕榈色的墙上挂满了字画,反正我这个高中都念完的半文盲基本上认不出都是谁的笔迹。

张天旭坐在鹿皮的椅子上。朝着我们笑容满面的摆手:“几位贵客远道而来,先坐下憩喜片刻,待会我们再把酒言欢。”

我小声嘟囔,真他妈是个文化银儿,一句话用了三四个成语,你直接说喝酒不就完了,整的这么神神叨叨。

“佛爷,你刚刚是不是想说我是昆西的狗腿子啊?”张天旭点燃一盘檀香,放到办公桌上仙鹤造型的檀香炉里,笑眯眯的朝着小佛爷问道,脸上的表情不喜不怒,就跟唠家常似的。

“不敢,我只是想告诉兄弟们南疆之王和昆西的关系暧昧,待会说话的时候千万注意一点。”小佛爷一改往日蛮横霸道的做派,朝着张天旭抱起拳头。

张天旭叹了口,倚靠在椅子背后摇头:“此言差矣,想要在金三角生存就必须得学会事事迁就昆西,不然就是自寻死路,佛爷应该是最能感同身受的吧?”

小佛爷舔了舔嘴上的干皮,极其无奈的点头道:“是啊。毕竟他才是金三角真正的王。”

张天旭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但是很快又收敛起来:“我和昆西没有真正的贸易往来,说好听点罂粟上面的生意我插不进去手,说的再直白些,我看不起那种伤人害己的绝户买卖。我这样说佛爷应该理解吧?”

“旭哥大义!”小佛爷再次抱拳。

自打走进办公室以后,王一就老神在在的凑在鱼缸旁边盯着几尾锦鲤看的不亦乐乎,只字未提我们前来借枪的事儿,只是任由小佛爷和张天旭俩人说相声似得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

王叔不知声,我们这些局外人更没啥说的。屋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终于张天旭忍不住了,轻轻拍了下桌面,看向王叔道:“王哥,你还是和过去一样沉得住气,撂下一个话头后就不再言语,我不问你,你是打死也不带说的啊,刚刚您说想跟我合作,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买卖?”

“你这只酸豆角现在混的大了。都跟老子拽上官腔了,我哪还敢先坑气儿,当初在老子当兵时候,我没看出来你丫还有做将军的潜质啊。”王一撇撇嘴,一改刚才温文尔雅的腔调。就跟和自家兄弟唠嗑一样随意,一句话暴露出两人的关系绝对比刚刚见面时候的拥抱还要亲切百倍。

张天旭缩了缩脖颈,快速将办公室门关上,不复刚刚那股子盛气凌人的大佬模样,朝着王一干笑道:“大哥,你稀里糊涂带这么多人来,我哪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兄弟还是朋友,而且我手下有昆西安插的鬼,也不敢表现的太过亲密。”

我们一帮人瞠目结舌的望向他俩,知道王叔跟张天旭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可万万没想到二人居然兄弟相称,而且听架势张天旭以前还是在王叔手下当兵的。

王一打了个哈欠道:“我还以为你这几年玩飘了,跟老子都要保持距离,行了!别特么废话了,待会帮我准备几杆趁手的枪。我有急用。”

“大哥,你这次到金三角到底是干嘛来的?不要跟我藏着掖着可以么?只要能帮的地方,兄弟肯定鼎力相助!”张天旭语气真挚的问道。

王叔先是瞟了一眼小佛爷,大概是询问能不能说,见佛爷点头后,他才收起嘴角的笑容,表情凝重的出声:“如果我告诉你,我真是来把昆西换掉的,你作何感想?”

张天旭手里当时正捧着一方仿古的砚台,“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满眼震撼的长大嘴巴:“大哥你跟我开玩笑呢吧,昆西哪有那么容易被换掉,他在金三角根深蒂固。”

“开个鸡八玩笑,你见我啥时候拿这种事情说笑过?”王叔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你这几年过得挺安逸的,大哥也知道你厌倦了腥风血雨的生活。所以没打算把你牵扯进来,这事儿你烂到肚子里就好,千万别和任何人说,不然就是害大哥。”

对于自家兄弟犹豫不决的表现,王一全都看在眼里。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很大气的安慰了几句。

“唉,大哥不是我不想帮忙,主要昆西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强悍…”张天旭抓耳挠腮的辩解。

王一摆摆手爽朗的笑道:“我懂,放心吧,哥哥不会怪你,你肯出来跟我见一面,我都感激不尽,你放心你在国内的生意,只要我不死肯定会帮衬到底,这次行动我们也是按照国家的指示办的,卫戍区的罗家你应该听过吧?如果哥哥能够侥幸成功,绝对会让你南疆之王的名号坐实,对吧佛爷?”

“王叔的兄弟就是我的朋友。”小佛爷很给面儿的点点头。

张天旭的眼珠子来回转动两下,像是做下什么艰难的决定一般,牙一咬,脚一跺,横着脸低吼:“妈的,大哥你把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我如果还什么也不干。那就不是特么个人了,拼就拼一把!大哥需要我做什么,直接出声就好!”

王一笑了笑,显然自家兄弟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打了个哈欠道:“现在老子就想吃顿趁口的饭,完事休息一会儿。”

“好,我马上去安排!”张天旭连连点头,快步走出办公室。

我沉默不语,但是内心却波涛涌动,人不貌相。看来真是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张天旭表面一副文绉绉的酸秀才模样,可谁能猜到这一切只是他的伪装,这家伙是军人出身,铁定比谁都要血性阳刚。可酸腐气息却为他罩上了一层很好的保护色,人还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呐。

等他出去以后,肥波才乐呵呵的出声:“王叔,你挺有道儿啊,这么个牛逼人物过去都是跟你混的。你以前肯定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吧?不过话说你兄弟也属实挺够意思的,一听咱们说干昆西,冒着掉脑袋的危险都要跟咱干。”

“呵呵,可爱的老肥。”小佛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还是不懂人心啊。”

“啥意思佛爷?”肥波迷惑的眨巴两下眼睛。

王一抓起一把鱼食丢进水里,望着几尾争抢食物的锦鲤定定出声:“过去人讲情义,现在的人谈利益,没有绝对的利益,谁还会舍身忘死的帮咱,再弱小的男人都有野心,况且他并不弱。金三角没人不希望自己称王称侯,他是怕万一有一天咱们真成功了,金三角再无他的容身处,又怕他在国内的买卖断链,更想攀上罗家这面大旗。不过总的来说这小子还算上道,待会我再跟他研究研究,你们从旁边打掩护就好,我想办法把他彻底拖下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