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8 两条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佳蓓笑的贼奸,如同一只偷着老母鸡吃的黄鼠狼,而我正是那只倒霉的母鸡,她甩了甩秀发冲我摆手道:“少废话,上车!”

“姐,我心脏不可好,你骑慢点哈。”我吞了口唾沫,慢吞吞的爬上摩托车,总感觉这妞来者不善,一点都不像要跟我谈事,更像是打算把我给睡了,我没敢搂她的腰。而是竭力往后坐,两手扯着后面的行李架。

坐上车以后,我冲着哥几个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先进去,我待会就回来,安佳蓓的为人我清楚,她如果真想干掉我,肯定不会费这么多皱着,直接摆摆手让那个“兽”动手更省时间。

待我坐稳,安佳蓓很是狂野的一脚把摩托车踹着,轰着油门就朝不远处的密林方向驶去,我们屁股底下的摩托车宛若吃了兴奋剂一样,歇斯底里的冒着狼眼狂奔在土路上。

“姐,你慢点..我晕车!诶我操,慢点中不中,再不减速,我要抓你胸啦!”我胆战心惊的嗷嗷吼叫,寻思着来趟金三角,别特么没死在敌人的枪炮下,最后被摩托车摔死,那就真心不划算了,安佳蓓像是没听到一般,油门拧到最大,骤风吹乱她的秀发。头发丝如同打在我脸上疼的我想骂娘。

十多分钟后,车速减缓,她载着我来到树林的腹地,随便找了块平整的地方停下了车,我捂着两瓣麻呼呼的屁股蛋,叫苦连天的从车上跨下来。仰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弱弱道:“姐,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孩子,你要是真想跟我那啥,咱们还是回房间吧,地上草太杂,刺挠的慌..”

安佳蓓找的地方风景还不错,绿树成荫,依山傍水,摩托车前面有一条潺潺直流的小溪。

我跟安佳蓓的关系介于朋友和兄弟之间,说起话来也很随意,从我眼里压根没把她当成女人看待,所以也没那么些穷讲究。

“回你妹的房间!这么久不见,嘴巴还是那么欠,我就算真打算跟你发生点啥,你有没有内个勇气配合我呢?”安佳蓓摘下来鼻梁上的墨镜,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两手环抱在胸前,坏笑着问我:“爽不爽?”

“爽是爽了,就是篮子籽有点受不了,老弟胯下的俩颗黑地雷都特么快被你给颠碎了。”我装腔作势的夹紧双腿,蹲在地上大喘气,刚才为了不占她便宜,我基本上都是坐在行李架上。这一路把我颠的够呛。

我长出两口气,朝着她撇撇嘴:“你要是敢一直这么骑摩托,我估摸你顶多活到年底。”

“你妹的,一天到晚没正经。”安佳蓓斜坐在摩托车油箱上,两条大长腿交叉在一起,别有一番风味。朝着我笑问道:“你没事跑金三角干嘛了?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

听安佳蓓这么一问,我顿时间有点语塞,抓了抓后脑勺插科打诨:“我身上的祸啥时候消停过,没啥事儿就是想你了,过来溜达溜达呗,新鲜两天我就走。嘿嘿..”

安佳蓓审视的盯着我的脸来回打量,把我看的毛愣愣的,我抽了抽鼻子干笑:“别这么瞅我,哥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那啥..没啥事的话,咱们回城吧,这地方阴嗖嗖的,不知道会不会闹鬼。”

我想好了,大不了干掉昆西这件事情,我不直接参与,大不了到时候我负责拖住安佳蓓,让其他人动手。等昆西真死了,我再给安佳蓓赔礼道歉,实在不行跪下磕俩响头都成,毕竟我理亏在先。

安佳蓓长舒一口气:“三子,咱们算朋友么?”

我狂点两下脑袋:“算啊,必须是比铁还硬的哥们。老铁老铁,说的就是咱俩。”

“那你给我句真话,你们是不是来对付我干爹的?”安佳蓓从裤子侧兜里翻出一包女士香烟,点燃一支后,静静的望向我,面对她此时的开门见山,我沉默了,倚靠在一棵树干上叹了口气道:“抱歉蓓蓓姐,这事儿不能说,关乎到很多人的身家性命!你理解我一下。”

安佳蓓吐了口烟雾,点点头:“看来是没错了,三子我跟你说句贴心话。不要再回六号营了,就在这里呆一宿,明天让王瓅他们护送你回去吧。”

“你什么意思?”我眯缝眼睛盯着她的眉眸,安佳蓓的话让我没由来生出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她弹了弹烟灰,摇头轻叹:“我干爹雄踞金三角多年,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人脉圈。前阵子缅点和越南那边就有人传过来话,有人要拿他开刀,这几天内陆地区来了几个份量很足的人,亲自找到他谈事,所以他这回的生日宴才会搞的格外的警惕,进进出出都会认真检查,今天的生日宴注定血流成河,但我干爹一定不会倒下。”

“国内来了几个份量很足的人?是谁!”我立马警惕起来。

安佳蓓摇摇头:“具体身份我也不太清楚,但我可以很肯定,那几个人应该都是当兵的,国内跟你有恩怨情仇的军人势力,你心里肯定有数吧?”

“昆西想来场瓮中捉鳖是么?”我皱紧了眉头。朝着安佳蓓厉喝:“把我送回去,马上!”

“三子,你是我朋友,咱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很难一句话解释清楚,你需要我帮忙,我本来不应该推辞。可我干爹养我这么多年,对我视如己出,我更没办法背叛,我故意让兽把你们阻拦在城外,就是想让你们知难而退,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安佳蓓颦眉苦笑:“让我一次。掉头回去吧,进入六号营,你肯定会死,想想菲菲和家人,别叫他们伤心。”

我恼怒的大声咆哮:“别特么跟我扯淡,如果我不马上回六号营,她们才真的会有危险,蓓蓓,如果你真拿我当哥们看待,送我回去,你不要参与这次的事情,算我拜托你了,哪怕事后我给你跪下磕几个响头都无怨无愧!”

反正现在事情已经被揭穿了,我也不怕把话都说到明面上。

安佳蓓幽幽的叹了口气,眼中充满了苦涩:“你们还真的是来杀我干爹的,三子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摸着的心口想想,我们金三角几时亏欠过你,我干爹答应过你,不会往石市、崇州市投放药品,何时食言过?在王者举步艰难的时候,我们宁肯自己吃点亏,也高价从你们手中交易物资,做的还不够么?”

我愣住了。敢情安佳蓓是在诈唬我,这下我们的行动算是彻底暴露了,我心脏“咯噔”跳了两下,脑海中生出一个念想“杀了她”,当然这个念头在我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就又被我给压了下去。

安佳蓓满脸失落的叹气:“缅点官方早就把你们的行动告诉了我干爹,成X战区来的那几位军官指名道姓的告诉我,谁要杀我干爹,可我选择相信你,认为他们就是想挑拨离间,所以一直把这件事情瞒着没有上报,可事实是什么?呵呵..”

“我有苦衷的。”我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

安佳蓓似笑非笑的点点头:“苦衷?我明白!无非是做掉我干爹,某人可以平步青云,王者也可以水涨船高嘛,王者矗立石市,现在应该什么都不缺了,只差一个够硬的后台。这件事情应该可以给你带来足够的好处吧。”

我沉默了,为难的蹲在地上叹了几口大气。

“马洪涛来找我了,说要带着我浪迹天涯。”安佳蓓咬着嘴唇,仰头望向湛蓝的天空:“我何尝不想跟喜欢的人四海为家,当初回到金三角,我就跟自己说。除非马洪涛抛下一切来找我,否则我此生不会再踏入石市,他来了,我却犹豫了,因为我得到消息你们要杀我干爹,我走也走的不安心,所以告诉他,让他等我几天,处理完手下的事情就跟他走。”

我发自肺腑的替安佳蓓高兴,更钦佩马洪涛的勇气,不是任何人都有勇气走进金三角,而这个耿直的汉子却做到。我笑了笑道:“嗯,跟他走吧,你为别人活了这么多年,是时候替自己考虑一下了。”

“所以你现在有两条路。”安佳蓓从身上摸出一把蝴蝶匕首丢在我面前:“第一条,杀了我,让你们的计划永远埋骨这片山涧。第二条,送我场幸福,让我可以无牵无挂的跟着马洪涛去旅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