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1 日常生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特么说薛跃腾是精神病的,他要是脑子不正常,我估计这世界上真没有一个正常人了。

小佛爷的脸色变得极其精彩,红一阵白一阵,干噎了好半天,陪着笑脸道:“兽,你看这样行不?我先吃点东西,现在没力气跟你玩儿。等我吃饱了,咱们再慢慢玩儿。”

薛跃腾拨浪鼓似的摇摇头:“不行!你太狡猾了,肯定又要骗我,每次都说话不算话。”

“我不是那样的人,你想想..小时候大家都不陪你玩,是谁带着你抓蛐蛐,逮蚂蚱的?我哪次说话不算数了。”小佛抓了抓脸颊,不自然的摆摆手:“就这么定了,待会吃完饭我来城门口找你,三子咱们先撤。”

说罢话,小佛爷揽住我肩膀就准备掉头离开,哪料到薛跃腾一个箭步蹿到我们身后,伸手就攥住了我的脖后颈,愤怒的低吼:“我现在就要玩,不然我把他杀了,把你那些朋友全杀掉!”

薛跃腾的手劲特别大。一把捏在我脖颈后面就硬拉到了自己怀里,鼻子里“呼呼”喘着粗气,疼得我不由“嘶嘶”呻吟:“兽哥,你们玩你们的呗。关我啥事啊..”这家伙可不想在开玩笑,之前在城门口干脆利落的干掉张天旭那几个死士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薛跃腾一反刚刚还笑呵呵的模样,恶狠狠的训斥:“给我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兽,你的狂躁症越来越严重了。”小佛爷的面色也变得正经起来,叹了口气道:“放开他,我陪你玩!”

“我没有病,你才有病,你们全部有病!”这个精神病不知道为啥突然就暴走了,如同拎小鸡仔似的提着我就砸向了小佛爷,我根本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像个炮弹似的弹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小佛爷的身上,我俩狼狈的摔倒在地。

小佛爷赶忙搀住我,问了句:“没事吧?”

“你试试在空中飞翔两米有事没有..操!”我揉了揉自己的胸脯,刚才那一下撞的我真不轻,金三角的人全都是大仙,小佛爷凭借自己的毅力戒毒。安佳蓓死活非要扛旗,这个薛跃腾更他妈恐怖,完全就是个破坏力巨大却又无容忍度的机器。

“我没有病!我没有病!有病的是你们!”薛跃腾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刺激,像只受伤的小兽一般蹲在地上。胡乱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喉咙里“咕咕”的发出咆哮声。

“快走!”小佛爷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俩快速蹿进了街道里。

我俩狼狈逃到上次入住的“夜来香”宾馆,从一个大房间里。我见到了王一、扈七、蔡亮、肥波和拐子,大家正盯着一台黑白电视机,老神在在的边聊天边嗑瓜子,电视机好像放着哪个国家的大阅兵,一排排士兵整齐的迈着步伐喊口号。

见到我俩进门,王一仰起头风轻云淡的跟我们打招呼:“回来啦!昆西这个逼还挺会玩的,给自己组织了场阅兵仪式庆生,满打满算也就千把号人。自己都嫌寒碜,呵呵..”

我哪有心思看什么电视,气鼓鼓的冲着小佛爷道:“大哥,刚才那精神病到底啥来头。要不先他妈干掉他吧,留着也是个祸害,麻痹的!杀人如麻来形容他都不为过。”真心是憋了一肚子的邪火,刚刚狗日的掐我脖子的时候,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小佛爷叹了口气道:“他是个可怜人,也是最早凭借自己意识里戒毒的,结果烧到了末梢神经,才会变得现在这样时而正常时而迷糊。其实他的智力只有十多岁,小时候在帅府,只要我愿意陪他玩,别看他那样。其实他并没有心杀人。”

“卧槽,举手投足间干掉张天旭的三个死士,还叫无心杀人?”我更加气愤起来。

小佛爷苦笑道:“他只针对对他有威胁的人,也算是种自我保护意识,只要你不对他露出敌意,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算了,先不谈他了。刚刚你跟老秃驴聊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不吭声了,还扯什么科技先进是怎么回事?”

我余怒未消的撇撇嘴:“全部把对讲机关掉!”

和尚大概是提醒我,有人可以通过特殊器材截取我们的通话。然后我又压低声音问小佛爷:“屋里没有摄像头啥的吧?”

“放心,我们检查了好几遍!”肥波比划了个OK的手势。

我这才将和尚给我的纸条拿出来,平铺到桌面上,纸条上用楷书写了几个小字“帅府柴房!”

“啥意思?”小佛爷迷惑的望向我。

我又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刚刚我们对话的过程。轻声道:“他应该是想让咱们把最后的决战地点转移到这里吧,大哥这地方你熟悉吧?”

“熟悉!”小佛爷狭长的眼眸跳跃几下,冷笑道:“整个帅府都没有谁比我更熟悉柴房了,呵呵..我和我娘在那里生活了很多年!”我知道小佛爷肯定是又想起来什么不愉快的经历,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都过去了大哥。”

小佛爷深呼吸两口,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沉声道:“帅府是昆西给自己府邸的命名,他一直很崇拜当年统治东三省的张作霖,自命他就是金三角的张作霖,今天晚上他的寿宴也会在帅府进行。”

“和尚让咱们计划照旧,该怎么做还怎么做。”我点了点脑袋。

王一迷惑道:“他不是答应过安佳蓓会放昆西一马的么?”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的原话是这样的。”我抽了抽鼻子,感觉小佛爷的心态好像也发生了些微妙的改变,入金三角之前,我能感觉到他的杀心满满,可是现在我并没有从他眼中找出来任何的杀戮之意,甚至于他好像也挺期待昆西能够逃过一劫的。

小佛爷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点点头道:“那就计划照旧!”

王一笑呵呵的打圆场:“尽人事,安天命,先吃饭去,三子王者的那帮小家伙已经来敲过好几次门了,再不让你现身,我估计那几个虎犊子都敢把宾馆给炸烂!”

“他们也知道咱们来了?”我一直都觉得我们行动挺秘密的,没想到现在搞的好像人尽皆知,就差举个大条幅跑到昆西面前。指着鼻子告诉他,我们是来干掉你的。

王一摆摆手打消我的疑虑:“放心吧,没有弄出来多大动静,王者的人是我让扈七去通知的。方便配合咱们晚上行动。”

我们一甘人这次朝着宾馆的餐厅走去,这地方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依旧是生意爆棚,三十多张方桌旁边聚满了人。大多都是衣装华贵的“成功人士”,一些穿黑色迷你短裙的服务员奔走各个餐桌之前,靠近东头的几间包房里紧紧关着房门,估计是一些有实力的大组织在就餐。

“没地方啦!”佛奴翕动两下鼻头,环视了眼大厅。

“没地儿就抢呗,阿奴你去把那张桌子掀了!叫他们滚蛋!”小佛爷眯缝眼睛指向靠近墙角的一张方桌,冲着佛奴交代道,整个大厅里喧闹一片。操着各国语言的人都有,唯独那一桌子的人嗓门最大,嚣张跋扈的“八嘎、喔诺列..”的吼叫个不停,一听就知道他们来自何方。

有佛爷撑腰的时候。佛奴完全就是“一根筋”,别说那一桌子只坐了八九个人,就算有八九十头,他也敢照干不误,等佛爷说罢话,他大摇大摆的跨了过去,二话没说直接上去就一把将对方的桌子给掀翻。

“咣当..”桌子上的盘子、碗碟碎了一地,佛奴掐着腰厉喝:“我家爷看你们不顺眼,叫你们马上滚蛋!”

“巴嘎雅罗!”一个剃着紧贴头皮,青茬发型的三十多岁青年愤怒的站了起来,连带旁边的七八个小喽啰也纷纷叫嚣着骂街。

“罗你麻痹罗,是不是听不懂人话?”佛奴更加愣头青的吐了口唾沫,牛逼哄哄的梗着脖子低喝:“滚蛋,瞅你们就闹心!”

“小子,你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么?”青皮头青年操着夹生的国语,攥紧拳头上去一把推在佛奴的胸口,佛奴是一点不带惯着对方的,直接从兜里翻出大卡簧,径直扎在了狗日的大腿上,揪住对方的脖领大吼:“你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么?”

“你们特么什么身份?昂?草泥马,在我们王者面前你们有个鸡八身份!”一道冷酷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旁边包房里呼呼啦啦的蹿出来一大波穿迷彩装的桀骜汉子,围住几个岛国人“咣咣”的就是一顿拳打脚踹。

这时候从包房里走出来一个模样冷傲的青年,冲着我一欠身子,低吼:“三哥!”

“阿瓅,哈哈..”我跟青年重重拥抱在一起。

突然出头的青年竟是王瓅,而那帮虎狼之士正是我的恶虎堂。

“行了,差不多得了!别待会再把昆西的兵引过来。”我拍了拍王瓅的肩膀,一段时间没见到他,这家伙现在变得更强壮了,身上的肌肉都跟铁块似的硬邦邦的。

王瓅微笑道:“不打紧的三哥,昆西的兵都习惯了,在六号营咱家弟兄们也没别的乐趣,每天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打鬼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