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2 慈不掌兵/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瓅很淡定的冲着恶虎堂的几个兄弟吆喝道:“速度都特么快点,别耽搁大家吃饭!江科凳子腿抡的高点,孟飞你丫怎么回事,不是告诉过你们,揍岛国人专挑下体踢嘛,妈的..回去全体三百个俯卧撑...”

十来个恶虎堂的兄弟更加卖力的挥舞起凳子、桌子照着那帮岛国人身上“啪啪”猛盖,王瓅则回头朝我欠了欠身子,笑道:“三哥,外面太杂,带几位大哥到咱家营地去聊吧,我安排兄弟们整几个好菜带回去。”

恶虎堂的兄弟住在六号营比较靠近中心的一套大宅子里,三进三出的四合院绝对敞亮。院子里摆放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训练器材,我们进来的时候,还有几个兄弟正在举杠铃、打沙袋。

见到我突然出现,弟兄们各个喜出望外。我也打心眼里高兴,经历了这么多,我比谁都能体会到重逢比得到更让人欣慰,他们都好好的活着,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没多会儿鱼阳也带着几个手下闻讯而来,大家其乐融融的寒暄叙旧。

王瓅干脆支起一张大圆桌,招呼我们纷纷落座,冲着我笑道:“三哥,昆西对咱挺不错的,六号营盘踞了不下三十多伙大小势力,只有咱们和天门还有几个国际性的大组织在六号营有房子,剩下的那些团伙不是住宾馆就是长期在野外宿营。昆西跟我说了很多次,想跟你见上一面,好好谈谈,这回你可算来着了。”

见到王瓅一脸开怀的表情,我刚打算冒出来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王瓅带着恶虎堂在金三角生活了也差不多两三年,明里暗里帮昆西做过不少事情,要说他们没感情那是纯属扯犊子,我现在告诉他们,我准备对昆西这个半盟友下手,就怕兄弟们心里面会发生变化。

王瓅和鱼阳津津乐道的跟我讲述他们在金三角这段日子的趣闻趣事,我则心不在焉的一个劲盘算应该如何张嘴,哥几个不停的冲我使眼色,小佛爷干咳了好几次想要开腔,都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住了。

终于鱼阳发现了我的自然,好奇的问道:“三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啊。我看你怪不对劲的。”

我连连摆手搪塞:“啊?我能有啥话想说,这不是听你们讲故事呢,你们继续讲你们的。”

“三子!”小佛爷再也忍不住了,“腾”一下站了起来。急赤白脸道:“既然是自家兄弟就别藏着掖着,大家能理解自然会理解,理解不了也没啥可埋怨的,两位兄弟其实我们这次来金三角。是为了除掉昆西!”

“除掉昆西?”

“除掉昆西?”王瓅和鱼阳异口同声的望向我,特别是王瓅的眼中飘过浓浓的疑惑,低声问道:“三哥你们开玩笑呢吧?昆西跟咱们可没啥过节啊。”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苦笑:“确实没过节,但是我有苦衷。”

“三子,你别胡闹啊!你知道昆西在金三角什么地位不?”鱼阳赶忙将房门关上,小心翼翼的瞅着我道:“别的地方不说,单是这六号营就有不下一两千士兵,真打起来。咱们还不够给人塞牙缝的,最重要的是昆西对咱们一直挺买账,咱不能见利忘义吧?”

“这次动昆西是上面的命令,京城那边传来的圣旨。我没有任何发言权。”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阿瓅、鱼总我明白你俩的心情,说老实话我也挺不得劲儿的。”

“三哥,这事儿已经决定了么?”王瓅的语气中带着少许的失落。

我点了点脑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好!我明白了。”王瓅深呼吸两口气。表情凝重的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我急忙喊他:“阿瓅你干嘛去?”

“交代兄弟们擦枪上膛,虽然做这事儿挺不讲究的,可我们毕竟是王者的人,恶虎堂永远都是你三哥的枪,这两年不少恶虎堂的兄弟都跟本地的姑娘或多或少产生一些情愫,还有几个干脆在这边娶妻生子了,我得告诉他们是时候回家了。”王瓅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两下,干笑道:“对我们而言,三哥的话就是圣旨!”

“阿瓅,不用交代下面兄弟,我们有自己的计划..”我冲着王瓅摆摆手,这世界上比死别更痛苦的事情或许就是生离,王瓅如果不告诉我,有些兄弟已经娶妻生子,我或许真打算让恶虎堂的兄弟跟着我拼一把,可是现在我是真狠不下来这个心。

“慈不掌兵。义不掌财!王瓅你安排下去吧。”小佛爷板着脸冲王瓅摆摆手:“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听我的,三子你要是有意见可以退出这次行动,你怜惜恶虎堂的兄弟们。可曾想过罗家为这次行动付出多少,如果最后竹篮子打水,到时候倒霉的是谁?不会是我,不会是在座的每一位,而他妈是你,你是我弟弟!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大哥,你别这样..”我摇了摇脑袋。

小佛爷虎着脸严肃的训斥我:“闭嘴!不然我就让阿奴和王叔把你绑起来,你就当是哥哥贪婪金三角的王位吧,老肥替我接通罗权的电话!”

我怔了一怔,半晌没有吱声,如同尊雕塑似的坐在原地。

鱼阳叹了口气道:“佛爷说的对,你不能只替别人想却忘记你自己。从十来岁混到今天,你逃了多久?还能逃多久?难道真的要逼到菲菲改嫁,念夏长大,你才肯罢休么?恶虎堂、疆北堂吃王者的饭,就得替王者卖命,这是规则!”

“嗯,我懂!”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记得小时候看战争片,总盼望啥时候能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我也要当个英雄,端着机关枪上阵杀敌,可是真当战争降临的这一刻,我才感受到有多残忍,这次剪除昆西,注定血口成河,注定很多人再也没法踏上归途。

肥波接通罗权的号码,小佛爷从房间里来回走动,扯着嗓子吼叫:“能不能听见我说话?行了,将就点吧,整个金三角就特么昆西住的地方有信号,其他时候通讯基本靠吼,今天晚上几点开始正式行动?好!我明白...”

小佛爷打完电话,瞟了我一眼,吹了口气道:“你权哥让我一定保护好你。还说任务成不成功都不要紧,只要你能安然无恙就好,大不了他回去再挨几顿板子的事儿。”

我笑骂一句:“我权哥不是个政治家,这么低劣的演技连傻子都骗不了。不过却让人心里暖烘烘的,不就是他妈当回畜生嘛,玛德!开磕!”

小佛爷呲了呲嘴巴,摆摆手道:“咱们研究下今晚上昆西寿宴的具体行动...”

二十多分钟后,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一个恶虎堂的兄弟推门进来,低声道:“三哥,天门的宋康要见你。”

“宋康也在金三角?”我意外的眨巴两下眼睛。

王瓅点点头:“嗯呢。最近一段时间宋鹏、宋福来都在金三角,尤其是宋康和昆西的关系打的火热,咱们要是跟昆西开磕的话,会不会引起天门的不满?”

“应该不会吧。”我不确定的摇摇头,记得之前在林子里和尚曾经说过,如果昆西不死,倒霉的不止是王者和罗家,还有天门,以天门那帮大佬们的尿性应该不会跟昆西狼狈为奸,当然也不排除他们私交不错。

“快请康哥进来。”我沉思了几秒钟招手示意,说完话我又觉得不妥,干脆自己站起来往门外跑,满脸堆笑的冲着门口的宋鹏和宋福来抱拳执晚辈礼:“康哥、福来哥!”

“来的是不是不是时候啊?”宋康一脸的微笑。

我连连摆手:“怎么会呢,我刚还问王瓅天门的哥哥们在哪住,准备去拜会一下呢。”

他身后的宋福来魁梧的简直如同一台人形坦克,瞅着我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朱厌来了没有?”

“我也不知道,估计来了吧。”我为难的耸了耸肩膀,朱厌神出鬼没,别说我抓不着他的影子,估计连和尚都够呛清楚他具体在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