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 你叫我往哪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兄弟们彻底分散开,我和王瓅、鱼阳也坐到中英文同时标注“天门”的圆桌后,不知道是安佳蓓的有意安排还是昆西并没有多看重我们,把我们的位置安排的比较偏僻,不过也正符合我们这次的行动。

王瓅和鱼阳都略微有些紧张的来回晃动脑袋,脸色、眼神都极其的不自然,我随手抓起一把干果“嘎嘣嘎嘣”的咀嚼起来,冲着他俩微笑道:“兄弟,放轻松,越紧张越容易出事。”

鱼阳苦笑道:“你是特么站着说话不腰疼,假如你没出现在这里,我们肯定不能这么紧张。你是王者的天,假如你要是真在金三角出点什么事儿,我俩还有脸回去不?”

“卧槽,怎么跟你家龙头对话呢。”我梗着脖子笑骂。

鱼阳撇撇嘴反讽:“你龙头多个鸡八呀。你是忘了当初鱼总前鱼哥后的小日子了,当初在学校,要是没老子照着你,你丫早让人干残废了,还好意思舔个大脸跟我俩八八九九。”

说到私交,鱼阳跟我的关系,其实一点都不比胖子、王兴差,只是因为这家伙性格阴郁,不太擅长开玩笑,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处于半透明的状态,这次跟随朱厌学艺。鱼阳变得开朗了很多,我真心挺为他高兴的。

我挽着胳膊朝他呲牙咧嘴:“再特么跟我呜呜喳喳,信不信我马上给朱厌打个电话,让你滚出师门。”

“我服!三哥威武,三哥霸气,三哥拉屎不放屁。”鱼阳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势。

“哈哈..”王瓅和几个兄弟全都被我俩给逗笑了。

我深呼吸口气道:“不紧张了吧?其实没多大点逼事儿,真的!”

经过一阵笑闹后,哥几个的情绪放松了很多,我耳朵眼里立马传出王一的声音:“小三子如果以后不混社会其实可以考虑去演小电影,不要脸应该就是他的专属光环。”

“快拉倒吧,演小电影的首要条件是鸟儿得大,三子的家伙式跟特么金针菇有一拼,让他拍戏不是人家难为女主角嘛,扒拉半天毛愣是找不到主题..”小佛爷的声音也缓缓传了出来,这俩老没羞跟说相声似的有一搭没一搭的可劲埋汰我。

引得大家一浪接过一浪的大笑连连。

我急赤白脸的骂娘:“你俩能不能消停会儿,咱们是来干正经事儿的。你们当他妈开茶话会呢,要不大哥你光着膀子蹿台上来段甩牛子舞呗,看看你的庞然大物能不能征服昆西,操!”

“不说了不说了。戳中我三弟痛处了,往后谁也不准提我三弟短鸡的事儿哈。”

“哈哈..”

这帮损友再次笑的跟吃了鸽子屁似的笑个不停。

小佛爷清了清嗓子,低声道:“咳咳,不闹腾了!三子、斜前方九十度是稻川商会的餐桌。他们的人已经就位,你那边可以开始行动了。”

我按照小佛爷的指使望过去,见到那张桌子上坐了八九个衣冠楚楚的青年,大约都是三十多岁,坐在中间主座位置上的是个细皮嫩肉的年轻小伙,黑西装白衬衫,留着牛犊子舔过的中分头,正装模作样的翻着一本线装书看的认真。

“对方在稻川商会什么身份?没名没姓的我不揍。打完了掉价!”我眯缝眼睛问道,看他的侧脸跟一直活跃在石市的厄运有七七八八的相像。

我们今晚上的计划其实挺简单的,就是我带着王瓅、鱼阳找借口跟稻川商会的人闹起来,反正金三角的大小势力应该都清楚王者和稻川商会不合。所以也不显唐突。

当我们两方干起来的时候,行动将彻底展开,所以必须闹腾的越瞩目越好,作为东道主的昆西绝对会出来制止。届时躲在暗处的王一和拐子找机会开黑枪,但是不会真伤到昆西,随着枪响,寿宴现场肯定会大乱,隐藏在人堆里的蔡亮和扈七再持刀偷袭一拨。

这时候提前踩好点的小佛爷会突然冒出头救人,此刻的昆西绝逼已经陷入六神无主的状态,小佛爷半推半就的带着他往柴房跑,到达柴房后,早早守在那里的肥波直接丢两颗麻雷子进去,至于昆西最后是死是活,那就要听天由命了。

不过按照和尚的尿性,不会无故放矢,他既然让我们把最后决战的地方设到柴房肯定是有所安排,一切行动完成后,恶虎堂和疆北堂的兄弟会引爆我们提前埋在六号营各个地方的炸药,整个六号营完全陷入无序的状态。我们可以趁乱离去。

王瓅久居金三角,对对方的身份了如指掌,低声介绍:“那小子叫坂田竹君,据说是稻川商会六代目特别欣赏的二儿子。和石市的厄运是孪生兄弟,两人一直为争夺下一届代目的位置明争暗斗很久了。”

“稻川商会龙头的公子?那就削他呗!”我抓起两颗枇杷果丢进嘴里,歪着膀子就朝稻川商会的座位走去。

见到我们一行不速之客突然近身,几个稻川商会的壮汉皱着眉头纷纷站起来,坂田竹君则轻飘飘的扫视我一眼,又看了看王瓅和鱼阳,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继续低头翻书。

“嗨,盆友!久仰大名,真是闻名不如...”鱼阳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直接扒拉开挡在前面的两个壮实男人,一屁股坐到半天竹君的旁边乐呵呵的打招呼。

本来我鱼总还想拽两句文的。奈何肚子里墨水不够,说到一半实在想不起来该怎么往下继续,吐了口唾沫摆摆手:“爱鸡八啥啥吧,我老早就听过坂田先生的大名了,今天特地过来拜访您一下。”

两个稻川商会的马仔想要拽开鱼阳,坂田竹君微微皱了皱眉头摆手轻笑:“你我好像不是朋友吧?”

“朋友这玩意儿不是看咱怎么处嘛,过去王者和稻川商会之间有点误会,今天趁着昆西将军大寿的好日子,解释清楚了,大家以后当对好朋友,你说咋样?”鱼阳抓起茶壶,先是给自己倒了半杯水,接着又要往坂田的杯中蓄茶。

坂田竹君不愠不火的将茶杯挪动旁边,歪头微笑:“鱼先生准备怎么解释误会?今天中午你们的人好像刚刚把我的几个手下打伤。”

鱼阳也不尴尬,抹了一把自己的头皮呲嘴乐道:“我觉得吧,这事倍儿好解决,咱们两好合一好,以后稻川商会归到王者来,大家都是一家人,一起发财一起致富,你说咋样?”

“纳尼?”本来还温文尔雅的坂田竹君顿时拉下了脸,将面前的线装书往旁边推了推,抬头盯着鱼阳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是想挑起咱们之间的矛盾么?今天是昆西将军的寿辰,我不想跟你们一般见识。请回吧!”

“怎么个意思盆友,不给面儿呗。”鱼阳眯着眼睛往坂田的杯里“呸”的吐了口唾沫,声音瞬间提高八度:“是不是他妈笑脸给多了,你都不知道太阳从哪边升起了?老子好心好意的来跟你们示好。你觉得我们王者真怕你不成?”

随着鱼阳的这一身怒吼,周边不少桌旁的势力纷纷伸直脖子往了过来,不管到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喜欢看热闹都是人类的通病。

被鱼阳恶人先告状,加上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坂田竹君明显也急眼了,“蹭”一下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指向鱼阳怒吼:“你们不要太过份!”比起来涵养和水平。这个坂田竹君差他兄弟厄运真不是一星半点,就这种手子我估计早晚得被厄运给玩驾崩。

“过粪?我还尼玛过便呢,草泥马!骂谁呀!”鱼阳一肘子推在坂田竹君的胸口,这小子被鱼阳差点推倒,愤怒的拨拉开鱼阳嚎叫:“我找昆西将军评评理,王者的人不用嚣张!有的是人治你们。”

“国语说的还尼玛挺溜的哈。”鱼阳歪着膀子嬉皮笑脸的往旁边稍了稍身体。

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坂田竹君扒拉在我身上咒骂:“你往旁边让让!”

“去尼玛!”我一把薅住狗日的头发,照着桌角狠狠磕了两下,然后揪住丫的脖领冷笑:“你叫我往哪让?昂?地方就特么这么大,你站这儿,我他妈应该往哪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