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7 群愤/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佛爷让我们往大了闹,我只好把目标定在这俩国家的社团身上,倭国人不需要多言语,我相信但凡是个有热血的华夏人就对这俩字没多大好感,当然“大电影”和女人除外。

至于另一个小国,我则更厌恶,这个从前的附属小国,近两年抱上了大腿,开始掉转头“欺师灭祖”,虽然咱是流氓,但清楚活这么大吃的哪国的饭,喝的是哪国水。

只是我没想到这俩弹丸地。居然瞬间冒出四五伙社团来,一时间有点懵逼。

我梗着膀子,朝这帮家伙叫嚣:“草泥们马得,倭国女人骗走了华夏男儿的精儿。整容国男人夺走了华夏女人的魂儿,揍你们还不特么不服气是吧?一个一个来,想受教育就先排队!”

鱼阳一个小勾腿,将杵在旁边的坂田竹君给绊倒在地上。脚下极其凶狠的踢着已经懵圈的商会太子:“你没事了是吧?仰着个狗脸还尼玛看起热闹了,心是得有多大!”

我压低嗓门嘟囔:“哥,这把火烧的够特么旺了,主角要是再不出来。我们几个都得熟。”四五伙小青年将近三十多口子人已经对我们呈包围之势慢慢靠拢,瞧架势这是打算要把我们“包饺子”,要知道这帮家伙可不是训斥小混混,都是实打实的药贩子,刀口舔血的日子过的不一定比我们少。

挨打我倒不在乎,反正这些年我最大的特长就是抗揍和脸皮厚,关键是丢人,昆西的寿宴,东南亚各国的社团、帮派基本上都有人参与,这回要是让这俩国的人给撅了,我们王者的人可就丢到全世界去了。

“再等等..”小佛爷的声音透过耳塞无比沉稳的传过来。

我无奈的破骂一声:“你爹个老裤衩。”然后又看向包围我们的这些社会人儿们,清了清嗓子挑衅:“一帮老菜逼,难道都没有跟我们单挑的勇气,传说中的武士道精神呢?”

“你滴,刚才不是很嚣张么!我们就是人多欺负人少,你有意见么?”一个嘴唇上面留着山羊胡,长得跟马成精了似的中年人嚣张无限的指着我鼻子叫嚣。

他话只说到一半,就被人从后面一巴掌给掴倒,紧接着虎背熊腰的宋福来从人堆里走出来,直接一脚跨过他。粗声粗气的吆喝:“跟华夏人说他妈人多欺负人少?你们够资格不?”

宋福来仗着自己小塔似的变态身体,径直一路撞倒挡在前面的人,走到桌子边,用湿巾擦了擦手掌。大马金刀的搬起一把椅子坐稳:“立场王者,爱鸡八谁谁,我是天门宋福来!”

宋福来的身后扛着一杆碗口粗细,差不多两米来长的大铁棒子。只是那铁棒子好像带电,我看到顶头有个小蓝灯一闪一闪的,只当人家是装饰用的,大铁棒配上宋福来的雄壮体型简直堪称完美。

“天门宋康!”宋鹏带着七八个天门的马仔满脸轻松的也从人群里出声:“不存在任何利益关系,就因为天门、王者同属华夏,嗯,不服气的兄弟可以开磕了。”

自打宋福来冒出来,包围我们的那帮临时联军就出现了一丝骚动。说到底天门的名气还是要比王者大上很多,尤其是当人们都在窃窃私语“天门战神”的时候,有两伙倭国的小组织甚至开始慢慢往后倒退。

“赣省黑豹商社,立场王者!”接着看热闹的人群中又挤出一帮彪悍爷们。

“尼玛卖批。哥老商会,支持王者教他们做人。”

“义盟,立场王者!顶你个肺。”

“俺们聚义商会,力挺王者兄弟..”

一瞬间围观的人群像是炸开了锅。不少操着天南海北各种口音的老乡们纷纷站了出来,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混社会的其实比那帮正经八百做办公室只会空喊口号们的精英们更爱国,如果有战事,我想我们这群在老百姓眼中的“不学无术”一定会是第一时间站出来的。

江湖人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满臂纹身的人在公交上让座比比皆是,穿西服打领带的禽兽拿着公款吃喝随处可见,不是这个社会堕落,只是大家只想更畅快的活着。

一刹那间群愤激昂,一些性格直,脾气大的“老乡”已经从人堆里冲出来。朝着凳子、皮带开始攻击那几伙“杂碎党”,反观我们几个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反而正了最闲的。

几分钟前那个八字胡的马脸汉子还急赤白脸呼喝“要人多欺负我们人少”,几分钟后报应就现到了他头上,我估计这条傻狗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中国有句俗语叫“人多欺负人少”。

顿时间以我们这张桌为半径,周围四五米左右的空地上挤满了人,随处可见四五个华夏人胖揍一个“杂碎”,“噼里啪啦”的摔碗砸盘声不绝于耳,喊叫声、咒骂声更是传出去老远。

宋康丢给我一支烟。微笑道:“要学会推波助澜,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这招是四哥教的,我再现场传授给你。”

“受教了康哥。”我诚心实意的点点头,回手就是一巴掌掴在李敏镐的脸上,虎着脸喝斥:“让特么你起来了么?一个个长得跟男人似的,动起手来怎么娘们唧唧!”

我耳边这时候传出蔡亮的声音:“哥几个,你们说会不会有诡啊?为什么公园已经快掀翻天了。昆西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难道他提前知道了点什么?”

“完犊子啦,操!”我后知后觉,猛然想起来之前在树林里跟和尚遇见,他曾经指着我耳朵隐晦的告诫过,军方可以通过很多手段,截取我们的通话内容。

“怎么了?”所有人赶忙问我。

我深呼吸两口气道:“都把对讲机关掉,咱们按照原计划行动就好,我估摸着有人截取咱们的对话内容了。”

“真的假的?”

“没有对讲机咱们可就互相联系不上了啊。”

哥几个有些炸膛。七嘴八舌的嘀咕起来。

我旁边的宋康像是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一般,笑着嘬了口香烟道:“不用担心,我哥最近玩心重,不知道从哪弄来一个反窃听的屏蔽器。你们该聊啥聊啥,还是太年轻啊。”

我这才注意到宋福来好像自打坐下以后,一直都在摆弄那根大铁棍,见到我朝他望过去。宋福来嘴角上翘,憨厚的笑道。

我就算反应再迟钝,也明白过来天门的人这次有多用心的在帮助我们,诚心实意的鞠躬感谢:“谢啦康哥,往后你跟四哥并列我哥,嘿嘿..”

“整的好像你封我们当哥是件多荣幸的事儿。”宋康笑骂着捏了捏鼻头:“昆西现在还没出现,我估计是正在会见的人,比外面的乱子更重要,你们继续欢实着,我去踩踩底,看看能不能把他动员出来。”

“会见的人相当重要?”我愣了一下,朝着宋康问:“康哥,你说会不会来自国内?毕竟今天他生日,加上最近风声这么紧,就算安佳蓓捂着,我想昆西也不可能一点信息都得不到。”

“国内?”宋康微微皱了下眉头,深思几秒钟:“很有可能,虽说缅点、越南距离金三角最近,但金三角最大的主顾其实还是华夏,每年金三角的货至少有百分之八十送进了国内,只是我们不清楚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方式销进国内的,单凭咱们这些社会上玩闹的,没那么大胃口。”

“康哥,你在金三角见过成X战区的人么?”我接着问道。

宋康摇摇头:“没见过。至少没听说那伙势力敢明目张胆打着战区的口号来做买卖。”

“我们前阵子跟一个叫哑巴的狠人磕了一下,朱厌都能抓到他。”我长吁一口气,现在别的不担心,就怕那个狗日的哑巴潜入金三角,那条老狗的战力堪比我们这个小团体,现在可没有朱厌庇佑,碰上他,我们绝对讨不着好,最重要的是狗日的有周泰和警卫员的身份,想要见到昆西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你见过哑巴?那个狗渣竟然还没死!”宋康大惊失色,招呼也不带多打一声,“哥,我们走!”说罢话他带着宋福来掉头就朝不远处的花园出口跑了过来,据说昆西就住在花园外面的小庄园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