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8 庐山真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康带着宋福来说走就走,不等我再继续多问什么,他们已经奔出了花园,而此刻的花园彻底变成了劳务市场,满地都是残渣碎片,喊叫声、打骂声连成一片,三个国家的大小势力毫无章法的撕斗在一起。

不过大家都很有默契,并没有将战火蔓延,而是就围绕附近这七八米处活动,别看所有人嘴上都骂的凶神恶煞似得,恨不得杀了对方全家,实际上谁下手都很有分寸。

毕竟能来参加昆西生日宴的人本身就是肯定有相当的实力。脑子啥的更不会差事,国仇归国仇,真要是为了斗气牵扯到生死层面,就划不来了。没人会那么傻帽,七八分钟后战况慢慢平息下来,几乎没人再动手,就剩下互相吐口水谩骂。最多踹上几脚。

眼瞅着现场趋于平静,我掐着声音问小佛爷:“大哥现在怎么整?人家昆西在会客,根本没把外面的动静当成一回事儿。”

按照我们的计划,和稻川商会发生矛盾这个环节最为重要。如果昆西不出面阻拦,后面的行动根本就没法进行,现在我们完全被卡在了这一步不知道如何往下继续。

“容我想想啊..”小佛爷沉思了几秒钟。

蔡亮冷不丁出声:“要不我这会儿到昆西住的地方转悠一圈,看看能不能使啥方法把他勾搭出来,实在不行,往狗日的屋里开两枪!”

自打媳妇孩子发生变故以后,蔡亮整个人都变得很阴郁,既不跟我们开玩笑,也很少出谋划策,完全钻进牛角尖,稍微碰上点什么事,就想冲锋陷阵的冒在前面。

“别特么胡闹!想死不用这么明显,你当昆西的住所是超级市场呢,想怎么溜达就怎么溜达,那地方明哨暗岗不知道有多少。”王一沉稳的出声:“花园之所以会这么混乱,我觉得一个是因为有人授意,再有就是昆西故意避开不见,你们想啊,这儿的人说起来都是昆西的合作伙伴,打起来。他屁股应该偏哪边?要我说,都先歇着,静观其变,今天是他的大寿。他不可能不出来。”

听完王一的分析,小佛爷拍板确定:“照老王说的,大家静观其变,先散了吧!三子为难你了...”

“你奶奶个哨子的。让点火的是你们,叫灭火的还是你们..擦,下次再有这种活,老子高低也猫在后面去。”我撇撇嘴吐槽两句,走到被两个马仔搀扶着的坂田竹君跟前,冲他挑了挑眉毛冷笑:“小逼崽子,今天看在昆西将军大寿的份上,老子让你一道。以后给我注意点。”

坂田竹君脸上的鼻血和嘴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捂着高高隆起的脸蛋憎恨的瞪了我一眼,没有敢继续再放什么屁话,完事我又冲王瓅使了个眼色。王瓅会意的点点头,双手抱拳朝着刚刚帮忙的那些“老乡们”感激:“多谢各地的大哥大佬们刚才鼎力相助,这份人情咱们王者记下了,以后路过石市、或许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各位龙头尽管言语,咱们先散了吧,毕竟今天是昆西将军的生日,互相给个面儿..”

“王瓅这家伙,办事越来越老道了。”鱼阳由衷的感叹。

我笑了笑:“生活逼出来的。”

就事论事现在的王瓅确实成长了很多,说起场面话来简直滴水不漏,再加上他那一脸貌似忠厚的长相,叫人看着就容易心生好感。

“王者的兄弟客气了..”

“就是,中国人走到哪都应该帮中国人...”

各地的大佬们纷纷拱拳寒暄,带着自己的手下走回原来的座位,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大部分人都不想再继续恶化。毕竟玩社会也好、贩毒卖药也罢,图的就是一个财字,谁也不愿意多生事端,刚好借着王瓅的这个“台阶”脚底抹油才是最完美的解决之道。

“滚一边去,瞅着你就鸡八篮子疼。”鱼阳很不客气的一巴掌呼在坂田竹君的脸上,大开大合的走在最前面,我们一行人又摇摇晃晃的回到了自己座位。

我们这边的斗殴刚刚散开,马上就冒出来七八个模样清秀的小姑娘收拾残局。接着三四十号穿戴整齐,抱枪喊号的六号营士兵整齐的迈着步伐走进花园,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将花园绕成一圈。

五分钟后,安佳蓓带着两个长相帅气的男人走上临时搭建的舞台,不卑不亢的先鞠了一躬,然后声音清脆的致歉:“承蒙各位叔伯朋友赏光,特地前来参加家父的五十岁寿辰,小女名唤安佳蓓是昆西将军的养女。这里给大家鞠躬了。”

安佳蓓说完话,她身后的两个青年马上跟复读机似的分别用英语和缅语复述了一遍她刚才的话。

“整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我捏了捏鼻头,兴趣满满的看向主席台上的安佳蓓,今天的她刻意梳洗打扮过,头上戴了顶黑色的鸭舌帽,掩盖住自己的大部分脸,下身穿条修身的牛仔裤,黑色的高帮鞋。上半身套着一件草绿色的迷彩短衫,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却又不失女人的阴柔之美。

她一席话过后,马上迎来了满堂喝彩。安佳蓓作为主持人跟大家声情并茂的畅谈了一会儿后,我耳边传来小佛爷的声音:“正主就位了!大家注意寻找机会。”

小佛爷刚说完话,安佳蓓同时清了清嗓子宣布:“那么接下来,邀请家父昆西将军入场!”

“哗啦啦..”底下的人说白了就是奔着巴结昆西一个个才不远万里跑到金三角的。眼瞅着这位威震一方的霸主要临场,马上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不得不说,昆西的名头还是值点钱的。

“祝将军万寿无疆,寿比南山不老松!”围着花园站成一排的士兵们整齐响亮的一齐呐吼,瞬间礼炮齐鸣,烟火飞腾,一朵朵绚丽烟花在空中绽放出美丽的色彩。

二分钟不到就见到安佳蓓和“兽”薛跃腾一左一右搀扶着一个老人从花园后面的红毯上慢慢走出,老人满头白发,剑眉虎眼,身姿魁梧挺拔,一身合体的绿色军装更家映衬出他的不凡,只不过现在正当夏天,金三角这边的温度能达到三十五六度,我很好奇他穿这么一身难道不热么?

老头龙行虎步一般的走上台后,老头背手而立,声若洪钟的朝着下面的人微微摆手:“感谢世界各地的亲朋好友前来参加我的生日宴,这么多年承蒙各位的帮扶,金三角才能与日俱进,老夫抱拳了!”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昆西的庐山真面目,不由多观望了几眼,朝着旁边的王瓅请问:“上面的真是昆西?”

“嗯,别看他面相老,这家伙手上的实际功夫应该不输咱们这种年轻小伙。”王瓅微微点头。有些疑惑的小声喃呢:“我记得昆西从来不穿这种毛料的长袖军装,有一次听他的亲卫说,昆西的胳膊有严重的皮肤病,穿长袖会起水痘。”

“估计是觉得今天的宴会比较正式吧。”鱼阳勾着眼睛打量主席台下面几个穿水蓝色衬衫的青年,冲我压低声音道:“三哥,看到那六个穿衬衫的青年没?据说都是特么昆西的干儿子,而且每个的拳脚功夫都不错,单挑咱们没啥大问题。”

我目光扫视了眼昆西的几个干儿子,每个看上去都精神抖擞,而且太阳穴朝外凸的很明显,一看就知道是擅长外加功夫的狠人,扶正耳朵里的对讲机冲其他兄弟道:“正角上场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等!”小佛爷简略的回应一个字。

对话的过程中,宋康和宋福来沉着脸从侧门坐到我们桌上。

“康哥,怎么样了?找到哑巴没?”我赶忙问道。

宋康阴郁的摇摇头:“没有,但是有人告诉我哑巴就在帅府,你们都小心点,那个家伙不光功夫了得,还擅长远程狙击,指不定正从某个角落里拿着杆大狙在瞄准。”

“康哥你和哑巴有过故事?”我多嘴问了句。

宋康点点头:“当初我入天门的时候,跟哑巴有过一场生死战,那一战我一个特别敬爱的长辈去世,也就是第九处和尚的拍档,我无时无刻不想手刃这个杂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