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 人生如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宋康脸上出现一抹哀伤,我抽了抽鼻子低声道:“康哥节哀。”

宋鹏摆摆手苦笑:“没什么事儿,反正都已经过去了。”

我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边上的宋福来显得尤为紧张,两只铜铃大小的眼珠子来回的转悠,我乐呵呵道:“福来哥,这是咋地了?为什么看起来紧张兮兮的?”

宋康押了口茶水,眼神正经的看向我:“今晚上你们的行动最好小心点。处处透着一股子邪性,我总觉得不太好对付,如果你听我建议,只要有风吹草动就马上取消行动,昆西想从六号营做掉你们,随便找个坑埋了,三五年都够呛能把你们尸体刨出来。”

“康哥,你是不是知道点啥?”听宋康这么一唠,我心也马上悬了起来,冲着他轻声问道。

“啥也不知道,完全就是有种本能的感觉。”宋康摇摇头,神秘兮兮的盯着台子上的昆西道:“你们要整死昆西的事儿,他内个干闺女应该知情吧?”

“知道。”我没有任何掩饰,天门和王者的关系亦师亦友,虽说牵扯上利益关系时候可能会拧巴,但是在这种生死大事儿上绝对站在一条线上。更何况安佳蓓跟和尚好像达成什么协议了,应该不会把这事儿跟昆西言语。

宋康瞥眉笑了笑:“如果雷少强或者林昆告诉你,他要整死你爹,你会不会提醒你爹注意点?就算你明知道现在雷少强一统王者。林昆立足第九处,跟他们对抗你绝对不是对手,还会尝试反抗一下?”

“这不一样吧..”我一时间有些语塞。

宋康点燃一支烟,轻飘飘的吐着烟圈反问:“哪里不一样?”

我吱呜了半晌也没说清楚个所以然,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安佳蓓有求于我们,肯定会替我们将事情彻底隐瞒下去,可是现在听宋康这么一分析,再瞅台上的安佳蓓,我都觉得处处透着股邪性。

小舞台上的昆西正意气风发的一甘大小药贩子在声情并茂的“怀念曾经”和“展望未来”,这家伙虽然面相显老,但是精气神儿特别好,说话中气十足,架势摆的也是有模有样。

宋康弹了弹烟灰,似笑非笑的看向我道:“想听听我对你们这次行动的看法么?”

“康哥你说。”我点了点脑袋。

宋康面露讥讽的哈了口气道:“实事求是的讲,我觉得设计出这次行动的人真特么是个二逼,落实行动的人就是一群炮灰。从十九世纪开始,罂粟的种子出现在这片土地上,这里就彻底沦为了黑金的发源地,为什么称之为黑金。因为药这玩意儿比金子更值钱而且更泛滥,将近二百年的历史,为什么金三角依旧屹立不倒?”

“还是因为打击的力度不够吧。”我懵逼呼呼的回答,我一个高中都念完的盲流子哪了解历史这玩意儿。

宋康笑了笑道:“因为这里头涉及到利益不知道有多少人。我说句不耐听的话,真不是罗家一个中将能扛得住的事儿,一位中将在咱们眼中可能是老天爷,可是在别人眼中兴许啥都不是,这话你别跟人乱说。”

“我明白..”我忙不迭的点点头。

宋康轻笑道:“天门从来不走毒,更不会和任何药贩子打交道,甚至上海滩境内严禁有任何毒贩子出没,但是四哥却常年都跟昆西保持良好的关系。经常免费提供给金三角一些衣物粮食之类的必需品,你知道为啥不?”

“不知道。”我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说起处世之道,我跟张竟天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宋康蘸着茶水从桌上画了两个圈。乐呵呵道:“就像警察和贼的关系一样,只要贼一直存在,警察就永远不可能失业,除了一些警校刚毕业的生瓜蛋子。没有哪个警察会对人赶尽杀绝,这种看似敌对的关系,其实也是互相依存的,因为如果没有了贼,那警察也再没有存在的价值,咱们可以禁毒,可以杜绝自己的地头出现,但是绝对不能逼的人走投无路。”

“同样,今天台子上为什么站的会是昆西?而不是别人,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一点猫腻?仔细想想吧,兄弟..”宋康抹了抹头皮,冲我笑道:“挖人祖坟和断人财路一样的可恨。本来我还以为那些躲藏在暗处的势力多少会给罗家点面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人家根本就不打算让昆西下台。”

我这边跟宋康正窃窃私语着。台上的昆西大臂一挥正式宣布宴席开始,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怎么,我感觉昆西在走下舞台的时候好像特意朝我们这个方向望了一眼。

随着昆西的一声令下,不少长相可人,穿着短纱裙的漂亮姑娘就开始端着托盘往每张桌子上上菜,菜品很丰富,看得出来昆西真是财大气粗,单单是几个凉菜,就把我给看傻眼了。

宋康盯着几碟精致的小菜念念有词:“茼蒿拌梭子蟹、茶香熏鲈鱼、田七缠海虹、翅丝搅螺片,光是这几样开胃凉菜就得五位数,明知道要挨操,还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这昆西的魄力不是一般人拥有的,看来这次行动注定要铩羽而归了。”

“康哥,行动万一失败,你们怕是也得受罚吧?为什么看不出来你有任何紧张呢?”王瓅眼珠子微微转动两下。轻声问道。

宋康很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傲然道:“充其量明面上的生意受到点打压,我这个替罪羊进去蹲段时间,但只要天门不倒。我就没有大碍,罗家确实有实力,但华夏毕竟不姓罗,我们天门肯定有自己的生存之道。”

“你还好,我可就苦逼了,我完全绑在罗家上,到时候必定承受罗家的怒火!”我苦着脸叹气。

宋康“哈哈”一笑道:“你没啥可担心的,罗家需要代言人,王者刚好可以填补这个空白,罗家那位老爷子着急想把昆西换掉,让罗权建功立业,不是身体欠恙,就是权利要被削减,等不了罗权一步一步往上爬,这才兵行险招,但计划是在没成。他也需要你来辅佐罗权,所以不用害怕..”

我跟宋康距离的很近,我俩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透过对讲机传到其他兄弟的耳中,好半晌后,小佛爷干涩的出声:“如果待会真应验了天门那位兄弟的话,今晚上的行动取消,大家有序撤出六号营就好,等到九点多缅点驻军进入六号营,咱们再行定夺,拐子、老王你俩负责狙击,千万隐藏好自己。”

“收到!”

“收到!”大家陆陆续续的回应。

漂亮的侍应女孩一道菜接着一道菜的往桌上盛,我们一桌人全都心猿意马的左顾右盼,就连宋康和宋福来也没用例外,正中心的主座上,昆西已经开始带着安佳蓓和薛跃腾敬酒。

“照这个架势,轮到咱们敬咱们这桌酒的时候差不多得二十分钟以后。”宋康抬手看了眼腕表,自言自语道:“那会儿缅点的驻军差不多也快兵临城下,哥你问下兄弟们,出城的车备好没有。”

宋康刚说完话,耳麦里骤然传出小佛爷的声音,小佛爷略微有些紧张的喘气:“行动取消,刚刚罗权给我打来电话,因为边界线的问题缅点驻军和越喃方面发生了矛盾,没办法横堵湄河,槽!”

我心头不由一紧,目光顺势看向了正跟宾客们举杯换盏的昆西,昆西仰头“哈哈”大笑,不经意间也朝我们这个方向转了下脑袋,不待我反应过来,昆西跟几个宾客摆摆手,竟然带着安佳蓓和薛跃腾朝着我们这张桌走了过来。

“不用紧张..”宋康面色平常,用牙缝挤出一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当你演技炉火纯青的时候,全世界都是你的配角,你们没有动手,昆西就算再心知肚明也绝对不会撕破脸皮,放心吧,前面还有我们天门呢。”

说话的功夫,昆西一行人已经热热闹闹的走到我们桌前,宋康瞬间满脸堆笑,毕恭毕敬的端起酒杯:“昆西将军生辰快乐!我们天门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当时昆西就站在距离我不到半米的位置,如果我动手的话肯定一击必杀,可安佳蓓和薛跃腾分别护佑在他左右,只要我一动手,今天肯定就跑不出去了,到底动不动手,我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