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0 谁开的枪!/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着昆西距离我如此之近,我心里就跟撑起来一面小鼓似的“咚咚”的乱响,一刹那间各种念头在我脑海中来回翻滚。

“小四还好吧?最近一段时间都没舍得给我通个电话,是不是又到什么险地区旅游了?”昆西声音洪亮的端起酒杯和宋康碰了一下,接着一饮而尽,直接坐在了我旁边。

我耳边立马传出小佛爷略带颤抖的询问:“三子,昆西是不是到了你身边了,是的话你别吱声,不是的话嗯一下。”

我侧头看了眼安佳蓓和薛跃腾,安佳蓓的半个身体正好横挡在我跟前。她的眼睛被帽檐遮盖,根本看不起眼神儿,如果我想要暴起伤人的话,就必须得跃过她,但是那样一来成功的几率就会锐减。

薛跃腾则完全处于走神儿模式,脑袋左顾右盼不说,距离我如此之近竟然压根没往我脸上多瞅一眼。

“将军勿怪,两位嫂子最近同时有孕,所以比较忙...”宋康忙不迭的再次替自己和昆西蓄满酒杯,安佳蓓拿出一根银针刚要检测,昆西很大气的摆摆手:“金三角和天门是挚友,不需要有任何怀疑。”

“可是干爹..”安佳蓓担忧的想要开腔。

昆西直接打断:“天门雄踞上海滩多年,张竟天更是个有勇有谋的枭雄,枭雄比任何人都明白什么是敌什么是友,我说的对么?赵先生..”昆西说着话突然把脑袋扭向了我,冷不丁喊出我的名字:“我没记错的话,赵先生的全名应该叫成虎。”

被昆西直接戳破身份,我吓的“啊?”一声打了个哆嗦,惊慌失措的哆嗦了一下,手掌刚好把酒杯“咣当..”一声给碰洒。酒水流了昆西的胸襟一大片,我慌忙手忙脚乱的要站起来替他擦拭,同时念念有词的赔礼道歉:“不好意思昆西将军,我有点紧张...”

我手指还没触碰到昆西的衣服上,站在他左边的薛跃腾如同支离弦的箭的似的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腕,皱着眉头低喝:“你要干什么?”

“兽。不得无礼!”昆西稳如泰山的摆摆手:“成虎小兄弟虽然年龄不大,但是成就不低,王者商会在石市现在可谓一手遮天,占据三省交界的崇州市也尽在成虎老弟的掌控之中,论起成就虽不及天门,但也绝对不是一般年青人可以比拟的。”

“将军奉承我了,我就是运气好罢了..”我不自然的笑了笑。

昆西摇摇头,像是个老学究一般的咬文爵字:“也不尽然,运气本身就是实力的一部分,况且成虎老弟义薄云天的美名我也略有耳闻,当初在石市和崇州市,感谢成虎老弟照顾蓓蓓。”

“将军客气了,我跟蓓姐是好朋友。”我干涩的抓了抓头皮。

安佳蓓至始至终都没有将帽檐往前抬,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有没有正眼看过我。

昆西爽朗的大笑道:“既然来了,就在这里多住几天,明天后天让蓓蓓带着老弟到附近转转,我们金三角不仅产黑金,还有很多翡翠坑,到时候带点特产回去走亲访友也不错。”

“多谢将军美意。”我半推半就的拱了拱拳头。

昆西浓眉一挑,微笑道:“其实我特别想跟令尊畅谈一番。是怎么想到给你起成虎这样的名字?”

“乡下人讲究贱名好养活,我爸没什么文化,名字起的也随便。”我余光瞟了瞟旁边的宋康,他宛若没事人似的捧着酒杯饶有兴致听我们聊天。

昆西正色道:“老弟你错了,你这个名字起的好呐。按照中国父母的心愿,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是令尊偏偏望子成虎,为什么?因为令尊比那些学富五车的文化人都清楚。龙只存在传说,虎才是真正的百兽之王,现如今老弟不是真的成虎成王了嘛,做人就得脚踏实地,拿到手里的才是自己的,别人许诺给一个天下,也得有命去坐才行,你说对不?”

“听将军一席话,胜读百年书,我没啥文化。就简简单单祝将军一句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我也赶忙捧起酒盅,给自己蓄满一杯酒,仰脖一股脑灌了下去。

当酒刚刚下喉。我差点没一口气吐出来,硬捏着鼻子生咽下去,这酒实在太特么烈了,而且还冲,我小丑似的“嘶嘶”从嘴边扇着风。感觉胸口像是揣了块炭火,火辣辣的烧,吧唧嘴:“将军,您这到底是酒还是酒精啊,真特码烈!”

看我滑稽的模样,昆西咧嘴一笑:“哈哈,这酒叫将军泪,浓郁中带点苦涩,虽然不太好下口,但是你慢慢品,又会觉得有点甜,老爷们喝酒不就是要让胸腔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嘛,能醉还能品出味,就跟做人似的,所有人都能看到你的风光无限。但是没人会注意到你的沧桑悲凉,苦也好、甜也罢,只有自己能体会。”

“嗯,冷暖自知。”我认同的点点头,要不是特么我们的任务是干掉昆西。我真有想法坐下来好好听老头唠会儿嗑,这老家伙说的句句在理,还不让人有种卖弄文采的感觉。

昆西重重叹了口气:“是啊,冷暖自知!就好比很多人想要杀我,却还不得不对我微笑以待,人在这世上走一遭,完全是在渡劫,好了老弟,这几天就住在我们帅府吧,蓓蓓待会给成虎安排几间房。”

“照顾不周,天门王者的兄弟多担待,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侍应,在这里就当作自己家一样的随便。”昆西缓缓起身,带着安佳蓓和薛跃腾又朝别的桌子走去,直到她们走出去四五步远,安佳蓓才微微抬起帽檐,朝我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昆西..走了么?”小佛爷喃声问道。

我简单的“嗯”了一声,那头的小佛爷幽幽叹了口气,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也没用埋怨我刚刚为什么不动手,说老实话刚才我确实有点抑制不住,但是旁边的宋康死死的踩着我的脚。

宋康捂嘴咳嗽了两声,问向我:“刚才演的有点过头了,你好歹也是个社团龙头。见到大人物就算会紧张,但绝对不会惊慌失措到碰翻酒杯,刚才我要是不踩着你,你是不是打算那会儿动手的?”

我微微点点头,刚才确实想要趁着替昆西擦拭衣服的时候动手,可是先被薛跃腾拦了一把,接着又被宋康一脚给踩住,所以才没能得逞,宋康挑动眉毛,示意了一下花园旁边站着那些个持枪的士兵,我这才注意到昆西坐在哪,那些士兵的枪口就很微妙的对准哪。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我估计周围至少有不下十杆狙击枪在一眨不眨的监视。”宋康端起酒杯给我碰了一下笑道:“尝尝这将军泪吧,说不准外表风光的昆西将军背后真的隐藏什么难以言表的苦衷,他不是邀请你在帅府多住几天么,你其实可以探探他口风,求他让一步,进两年不要往国内送药,兴许能见奇效,当然肯定得付出代价。就看罗家舍不舍得了。”

“唉..只能这样了。”我叹了口气摇头。

宋康似笑非笑道:“其实昆西已经很让步了,他清楚的知道你的来意,假如一声不响的直接命令手下开枪,你就算死也白死,但是他没有,反而像朋友似的坐下来跟你明里暗里的提醒了半天,估计也是不想得罪罗家吧,好好的沟通一下,我在旁边再帮忙陪衬一下,必要时候我会联系四哥跟昆西打一通电话,也许...”

“呯..”我刚把酒杯捧到嘴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子弹击中正在跟昆西一块对饮的一个中年人,“呯!”又是一枪,昆西身体一僵,摔倒在地,地上瞬间滩出一大片血迹,生死不明。

“爸!”安佳蓓和薛跃腾惊声尖叫,叠罗汉似的趴在昆西的身上,拿自己的身体挡住上面。

“有敌袭、有敌袭!”花园旁边放哨的四五十号士兵马上训练有素的朝昆西聚拢,几秒钟的时间就将昆西包围了个水泄不通,用肉体筑起一道人墙。

花园里乱作一团,不过毕竟都是些刀口舔血日子的药贩子,很快各位龙头就镇定下来,纷纷招呼手下将圆桌立起来,身体则藏在桌子后面,小心翼翼的应敌。

“操,谁他妈开的枪?阿亮、老王是你们么?”小佛爷粗声低吼。

“不是!”

“不是。”蔡亮和王一马上回应。

“扈七、佛奴、肥波、拐子,是你们么?”小佛爷接着又低吼。

“不是!”几人异口同声回答。

“所有人马上撤出帅府,咱们身上有枪,不能替别人被黑锅。”小佛爷慌里慌张的出声:“三子、王瓅和鱼阳留在原地不要动,不然容易暴露!”

接着“嘣,嘣..”又是连续几声枪响,挡在前面的几个士兵应声倒地,同时也暴露了他们自己的方位,就在花园对面的一栋阁楼上,一瞬间士兵们和黑暗中隐藏的几把狙击枪全都把枪口对准了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