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 姐夫,都是实在亲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突兀的枪响,划破夜晚的长空,枪火乍现,声音传出去老远,对面阁楼上就如同放烟花一般,蹦出一连串的火星子,整个花园里完全乱套了,昆西的士兵朝阁楼疯狂的射击,阁楼里的悍匪不畏死的同样往这头还击。

两边手里都有军火,这就苦了园子里这些前来贺寿的各方大佬们,进入帅府前,大家都很规矩的没有配枪。现在两方交火,我们只得很被动的钻到桌子的后面躲避,能做到就是祈祷老天爷睁着眼,千万别让子弹打偏了。

小佛爷的声腔中带着浓浓的愤怒。但思维还算清晰的发号施令:“三子你们保护好自己!其他人有序撤离。”

估计四五分钟左右,王一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和阿亮已经撤出帅府!”

紧跟着肥波、拐子和佛奴也纷纷出声汇报坐标,最后小佛爷和扈七也不紧不慢的离开,听到大家都安然撤离。我心里头才松了口大气,眯缝眼睛望向对面的阁楼上,心里盘算到底是什么人下的黑手。

“成虎,不是你们人动的手吧?”宋康和宋福来蹲在桌子后面。他冲我急促的问道。

我摇了摇脑袋回应:“绝对不是。”

“那就有意思了。”宋康意味深长的翘了翘了嘴角。

十分钟后,急促的枪声熄灭,估计阁楼上的悍匪被消灭掉了,几个士兵头目操着缅甸尖吼几声,一众训练有素的士兵开始朝着阁楼慢慢逼近,冷风瑟瑟,花园里彻底变得一片狼藉,很多倒霉的药贩子被流弹射中,“哼哼哈哈..”的躺在地上惨嚎,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血腥味。

从园子里又冒出不少士兵,井然有序的抬起受伤的倒霉蛋们撤离,一瞬间整个园子里的大灯全都打开,灯火通明,如同白天一般,把人们脸上的恐惧和后怕展示的一览无余。

别看在场的都是刀口舔血的亡命徒,可实际上这帮人比谁都怕死,拥有的太多,不舍也就越多,他们漠视的只是别人的生命而已。

当那些士兵冲着阁楼方向挺近的时候,我惊愕的发现昆西、安佳蓓和薛跃腾早已消失原地。寿星佬昆西不知是死是活,只留下一大滩的血迹证明之前发生的惨事儿。

宋康探出脑袋环视了眼院子,朝着我低声道:“为了避嫌,这两天咱们还是都住在帅府吧。你跟你那帮兄弟们言语一声,如果信得过我,就让他们到天门的营地去住几天,我的地盘绝对安全。”

“谢了康哥。晚点我跟小佛爷他们联系一下。”我没有往下接话,行动开始前,我们就已经选好了藏身的地方,此刻为了大家的安危,我不方便说太多。

作为天门一个区的大佬,宋康的眼力劲自然不一般,见我搪塞,也没有深问。只是轻轻点了点脑袋,小声喃呢:“你们没有动手,我这头更是没安排,那会是谁玩的这一招险棋?完全就是在拿命换命啊。”

“不好说。”我心情沉重长叹一口气。

刚才我脑中飘过很多人的名字。最终定格在成X战区上面,我觉得这起意外更像是成X军区的人组织发起的,包括我们准备对昆西动手的事情保不齐也是成X战区的人走漏的风声,目的就是嫁祸给我们。

“走一步看一步吧。”宋康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扭头跟宋福来耳语了几句,宋福来点点头,径直站起身子朝花园外面走去。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彭..”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阁楼的方向瞬间火光冲天,楼顶都被炸弹掀起了好几丈高,那些前去侦查的昆西士兵因为距离的太近,压根来不及闪躲,好多人都被炸出去老远,顿时间哀嚎声四起,现场叫人看的心里发寒。

很多还没没来得及撤出花园的人跟我一样错愕的望向爆炸的地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这一起爆炸事故。三四十号昆西的士兵最多逃出来三分之一,剩下的人非死即伤,那种心悸的感觉骇的我瑟瑟发抖起来。

“卧槽,炸了!狠。真他妈的狠!”宋康错愕的扬起脑袋,嘴里念经似的嘀咕几句:“一个警卫连的精英士兵拿来陪葬,真是特么绝对的枭雄。”

王瓅和几个恶虎堂的兄弟慌忙护在我身前,鱼阳皱着眉头低声道:“三子,咱们先离开这里吧,谁知道这周围还没有埋着炸弹什么的。”

“放心吧,如果我猜的没错,事情应该到此为止了。”宋康拧着眉头来回打量几遍周围的环境。笃定的冲我们摇头:“咱们就呆在原地吧,一会儿会有人安排咱们住宿。”

我不解的问道:“康哥,你猜到什么了?”

宋康没有作声,反而是从不远处桌边走过来一个穿件黑衬衫。梳着板正平头的青年接腔:“对方既然是来刺杀昆西的,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制造爆炸,迫使昆西的警卫连死伤惨重?”

看清楚那人模样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喊了声:“文主任。你怎么来了?”来人竟然是文锦,那个骗走我19姐芳心的混蛋,文锦这俩字同样也是我年少时候的噩梦,跟我师傅的比重几乎一样。

“当然了。我可是我康哥的智囊,没我的话他揭不开锅。”文锦很臭屁的撇撇嘴,先是跟宋康击了下掌,然后又互相碰了下拳头。宋康出声:“搞定了?”

文锦很洒脱的咧嘴一笑:“必须的。”

两人之间的默契程度,叫我不经意间想起来王兴和林昆。

眼瞅他俩要唠家常,我赶忙打断道:“文哥,你继续说,对方既然是要刺杀昆西,为什么还多此一举的闹出这么大动静?”

“你的第一想法是什么?”文锦老神在在的盯着我的眼睛微笑,一对深邃的眸子在我身上来回游走。

我不确定的低声道:“制造混乱,方便让其他人逃走。”

不等我说完话。文锦走到我跟前,上来就是一个“脑瓜嘣”狠狠的弹在我额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低吼:“简直就是个猪脑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看事情别特么总联想,先看看本质,楼炸了,偷袭的人肯定尸骨无存,就算是神仙也辨认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动的手,这个时候到底是谁干的,还不是任由人家说么?”

“啥意思?”王瓅和鱼阳异口同声的问道。

文锦无奈的拍了拍脑门道:“如果昆西的人在残骸中发现一点猫腻,比如说对方身上有王者的信物又或者天门的东西,那咱们还能解释清楚么?死无对证,死无对证说的就是这个理。”

“啊?”我们几个全都吓了一激灵,假若这次动手的人真是成X战区那边的,他们想要嫁祸给我们确实易如反掌。这特么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三哥..实在不行,我们先护送你离开吧,别真让人瓮中捉了咱的鳖。”王瓅一脸严肃的出声。

文锦双手抱在胸前懒洋洋的打哈欠:“现在走,好像叫畏罪潜逃。更显出来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们确定要离开么?别觉得王者、天门有多强大,咱们跟这些真正拥有私人武装的狠角比起来,其实狗屁都不算,咱们顶多培养十几二十个信徒,人家动辄上百的死士不是闹着玩的,不多说,一天往金融街丢俩雷管,你看你们崩溃不。”

“那咋整?走不是,留下也不对,真特码闹心,操!”鱼阳恼怒的跺了跺脚。

我瞟了一眼笃定的文锦和宋康,我心说这俩货的心里头肯定想好了对策,清了清嗓子,一屁股崴到地上,两手搂住文锦的双腿就开始耍贱:“姐夫,咱都是实在亲戚,你看你跟我卖啥关子,我姐最近好不?我老想她了,昨天做梦都梦见她了,我是从睡梦中哭醒的...”

文锦哪想到我会突然整这一出,皱着眉头推搡我:“赵成虎,你还要脸不要了?你说你好歹也是个组织大哥,你这样不让你兄弟笑话么?”

“我们都瞎了!”王瓅和鱼阳齐刷刷的闭上眼睛。

我继续耍贱:“跟自己姐夫有啥好装的,况且我不要脸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姐夫,你就跟我说说,接下来应该咋办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