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2 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没皮没脸的一个劲卖贱,文锦和宋康互相对视一眼,文锦无奈又好笑的蹩蹩嘴:“你赢了,快起来吧,别特么驴打滚啦。”

“姐夫,么么哒!”我一骨碌从地上翻了起来。

文锦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么你姐,我问你,你怕死不?”

“这话跟特么用腚眼子出气似的,你说我能不怕死嘛。”我抽了抽鼻子,余光瞟了一眼爆炸的阁楼,此刻那地方已经围满了人,基本上都是昆西府上的士兵。

文锦长出一口气道:“我现在也只是猜测,不敢随便下结论,咱们假设一下,如果昆西没有死。作为正常人的第一件事情要干什么?肯定是报复偷袭他的人,你说现在谁的嫌疑最大?”

我怔了怔,指向自己道:“肯定是我的嫌疑最大呗..”

文锦点点头,正色的说:“所以我刚才问你怕死不,如果你怕死。现在完全可以趁乱离开帅府,麻溜的飞回石市去,但是以后就得时刻防备会不会有人往你的场子里丢手雷、藏毒品,现在搞的这么僵,你别想昆西在履行当初的承诺。不往石市和崇州市贩药。”

我都吸了一口凉气,承认文锦说的句句在理,求助的问他:“那如果我不怕死呢?”

文锦笑了笑:“假如你坦坦荡荡的留在帅府,至少可以给昆西表明一种态度,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但是保不齐有心胸狭窄的或者打算趁乱摸鱼的狗逼会整你,这期间没人敢保证你的安危。”

“我会死..是么?”我抽动两下鼻子。

文锦神色复杂的点点头:“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你会被偷袭,如果你真死在他们府上,那你就值大钱了,你内个叫罗权的战友势必会疯,而你身为罗家现役士兵的身份兴许会被追封,给你个校官、尉官当当也不是没可能,同时还可以给罗家一个光明正大动手的借口,昆西或许会消停几年,罗家“华夏无毒”的理念短时间内肯定达成,罗权加官进爵指日可待,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我脑子快速转动几秒钟,点点头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谁也不知道昆西到底死没死,所以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走,完全取决于昆西的死活是么?”

“总算特么聪明一回了,没错!现在你是走是留完全就是做给活着的人看的,昆西死了,六号营势必大乱,这个节骨眼谁也顾不上搭理你,至于昆西后面的人会怎么报复你,那都是将来的事情,昆西没死的话,你至少拿自己的小命告诉他,王者是诚心实意跟他们交朋友,这就为你们将来的和谈打下一个夯实基础。”

文锦斜楞眼睛白了我一眼。伸了个懒腰道:“不论你们怎么选择,我们天门肯定会留下,我们受不了三天两头有人往场子里丢两颗麻雷子或者投三斤麻古。”

离开金三角,王者和昆西的关系肯定破裂,王者将永无宁日。不用上面打压,昆西的人就能把我们祸祸完犊子,但是留下的话,我可能会死,到底应该怎么选择?

我扭头跟王瓅和鱼阳对视两眼。现在的形势有点尴尬,小佛爷、王一他们都属于居无定所的浪子,没有固定的家口,我们不一样,金三角的人如果报复起来,铁定疯了似的拿金融街和不夜城以及我们在崇州的制药厂开刀。

“留下吧。”王瓅深呼吸两口:“我在这边呆的时间久了,见识过昆西手下那帮死士有多疯狂。”

“我无所谓,反正我媳妇怀孕七八个月了,我们老鱼家有后。”鱼阳大大咧咧的掐着胯骨咧嘴笑道:“王者好的时候,我是王者的人。王者遇上难了,我必须是王者的神,不然将来让胖子、强子那帮老兄弟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王叔的声音最先透过对讲机传过来:“小三子,太危险了,不管昆西死没死。他那帮干儿子都肯定疯狂报复你们,听我的命令,马上离开帅府,我们在指点地点等你们,来日方长!”

小佛爷沉寂了几秒钟后也开腔:“三子。计划有变,你马上离开帅府,这是命令!”

“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次事件或许是个转机,至少是个皆大欢喜的转机。”文锦神叨叨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跟宋康一起朝着几个昆西的士兵走去:“我们天门想留在帅府寻求保护,麻烦帮忙安排几个房间。”

等文锦和宋康走远后,我和王瓅、鱼阳互相又对视了几眼,全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破釜沉舟的决心,现在事情搞到这种地步,已经不单单是我们几个人死活的问题,更关系到日后王者是否永无宁日。

“三子,听到回话!马上、立刻执行撤离命令!”小佛爷焦急的低吼。

我点燃一支烟。又看了一眼不计其数正拎着水桶在扑灭阁楼大火昆西士兵,扶正耳麦轻声道:“大哥,我拒绝执行命令,你们按照计划先撤离金三角吧,我们哥几个留下。天门的人说得对,甭管是死是活,我至少得给昆西表明一种态度,事情不是咱做的,咱不能替别人背这个黑锅。”

“黑个鸡八,昆西那群干儿子都不是讲理的主,他们才不管这些呢,你听话,赶快带着王瓅、鱼阳离开,蔡亮已经去组织你们恶虎堂和疆北堂的兄弟往外撤离了。”小佛爷恼怒的咒骂。

“小三子。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你当金三角这群逼养的跟你过家家呢?你听佛爷的,咱们先走,大不了我再求求张天旭,让他从中间帮着和和稀泥。指定不让你们王者受打击就完了呗。”王一也着急的劝阻我。

我吐了口浊气道:“叔,张天旭到底有多大个能量,你又不是不清楚,行了!这事儿不用多唠了,你们先撤。出去跟罗权碰个头,把事情原原本本跟他说一遍。”

“三子..”哥几个焦急的齐声喊叫。

我打断他们的话,爽朗的笑道:“万一我真挂在帅府,至少能让他建功立业,也算不枉这次金三角一行。替我给他带句话,到他他飞黄腾达之日,毋要忘了当初承诺我保王者繁华的誓言!”

说罢话,我狠心关掉了对讲机的开关,朝着王瓅摆摆手道:“阿瓅你去给昆西的士兵说一声。咱们王者也寻求保护,请他们帮忙安排几个房间。”

“好。”王瓅很洒脱的打了个响指,径直走了过去。

十多分钟后,几个士兵带着我们走进一桩四合小院,“帅府”里这样的院子至少得有二三十栋,我们过来的时候,发现不少院子里住上了人,基本上都是这次前来参加生日宴的大枭、龙头们,看来打着证明自己清白的人不在少数。

将我们带到院子以后,几个士兵并没有走。而是井然有序的拖枪守在了门口,看起来像是在保护我们的安全,实际上是防止我们逃跑或者四处乱走。

“朋友,我想打听一下昆西将军的伤势如何?”王瓅掏出香烟走到一名士兵的跟前问道。

士兵没有接话也有回头,不知道是听不懂中国话。还是上面有什么规定,完全像是没听见一般,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对王瓅压根不理不睬。

“得了,听天由命吧。”我冲王瓅摆了摆手,一屁股崴到院子里的石凳上,这次决定留在帅府,我们几个其实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说句丧气的话,就是明白的告诉昆西,事情不是我们做的,如果您不信想要报复的话,就报复我们仨吧,不要再难为其他人。

瞟了一眼有些陈旧的木屋,王瓅叹口气朝着门外的士兵喊:“朋友。我们好歹也是帅府的贵客,要点吃的喝的不过分吧?”

这次守门的士兵倒是动了,没多会儿,两个士兵端着一个竹篮走进来,冷着脸往石桌上摆了几碟小菜和一瓶白酒后。又如同木头人似的离去,我招了招手道:“吃吧,当鬼也得当个饱死鬼...”

静下心来,我陷入了深思,整个计划算来算去,合着最后我成了那颗弃卒,我活着可以替罗家买命,死掉可以给罗家制造官方打压的借口,我估计当初制度出来这套计划的时候,罗老爷子就是想把我们几个战友都当成弃子的,只是他没想到我一个人承担了全部。

我叹了口气,替自己倒上一杯酒,冲着王瓅和鱼阳苦笑:“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人本身就他妈是个矛盾的结合体,走到这一步就叫命..”

正借酒消愁的时候,猛不丁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叫声:“让我进去,我是赵成虎的朋友,快让我进去!”我错愕的朝着门口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