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5 遭贼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苏菲要来,我顿时着急了,怒吼:“你疯了,跑特么缅甸干啥?扔下孩子不管,是不是脑子有秀啊?”

“即便没有我,她也会慢慢长大,可是没有你,我可能会死!”苏菲的声音有些哽咽:“三三你知道么?我特别羡慕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因为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见到我朝思暮想的人。”

“可是..”我焦急的出声。

苏菲打断,无比果断的说道:“没什么可是,你有事情要忙,我可以在缅点等你,在距离你最近的地方等你,你一天不出来,我等你一天。你一年不出来,我等你一年。”

我抽了抽鼻子重重回应:“好!”

挂掉电话以后,我没有任何迟疑,又拨通了罗权的电话,行动发生大变故。我相信今夜不管是昆西的帅府还是罗权他们,乃至远在京城的罗老爷子都注定无眠,果然当我电话那头的罗权几乎没有半分停顿的接起了电话:“喂!”

罗权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疲惫还有一丝沙哑,想来那头的他估计也接近暴走的边缘,我长话短说:“通话可能会监控。我只说几句话,你认真听!”

“嗯?好!”罗权稍微迟疑几秒,听出来我的声音。

“第一,我媳妇几个小时后会到缅点,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把她保护好。”我深呼吸一口气道:“第二,不论生死,我都会助你功成名就,但你必须记住当初给我的承诺。”

罗权的嗓子眼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含糊了半天才咬出一个“好!”字,接着我俩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我爽朗的大笑:“别跟个娘们似的偷摸擦眼泪,哥们我干的就是卖命的苦力活,富贵险中求,我从来没怪过你,就这样吧,保重!”

“兄弟,保重!我不死,王者不散!”罗权有些哽咽的挂断电话。

我盯着手机屏幕,如同雕塑一般发了好半天的呆,最终将窗户打开,精神病似的自言自语:“哪有什么岁月安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寒月如钩,漆黑的夜空中没有半颗星辰,就跟我此刻的心情一样的释然。

年少的时候,我和所有男男女女一样,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个世界本来就该四海升平,这个国度本来就该歌舞盛宴,可是现如今,一次次穿梭在故土和金三角之间。我才明白我们之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泡吧、上网、恋爱、成家,不是因为世界有多美好,而是因为有无数上不了新闻、登不了报纸的“傻子”手握钢枪守卫在边界线上,守卫这个国家的一土一疆。

诚然我选择留下,跟什么民族大义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甚至于我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小家,但我们出发的目的是伟大的,“华夏无毒”是个梦想更是个理想。

“不知道我挂了以后会不会被追封个烈士,大概可以吧..”我躺在床上喃呢嘀咕,慢慢闭上眼睛。既然已经看淡了生死,我干脆没心没肺的酣睡起来。

不过我留个心眼,将我们刚才从外面喝酒的几只酒杯拿进屋里,分别放在我的床头和脚下,我睡觉比较稳,一般不会怎么乱动,如果有什么敌袭的话,黑暗中对方不可能看到酒杯这么小的东西。

可能是晚上喝的有点多,我入眠很快,几分钟不到就打起了呼噜。有两次呼噜打的把自己都给震醒了,睁开眼看看,外头仍旧漆黑一片,我则翻个身子继续梦呓。

将近凌晨的时候,我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猛地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我床头的酒杯好像被碰到了地上,一瞬间我慌忙睁开眼睛,赫然发现一道黑影矗立我床头,当时就把我给吓惊了。我急忙要起身。

那道黑影也突然动了,两手不知道抓着什么东西很突兀的勒到我的脖子上,我急忙摆动双臂挣扎,两条腿“咣咣..”的乱蹬床板,感觉快要窒息,我想要喊人呼救,可是喉咙里除了“唔呃..”的声音以外,再难发出半点动静。

勒住我脖颈的应该是条细铁丝或者尼龙绳之类的东西,虽然很细但是特别的耐,对方如此大力的拉拽都没有断掉,我痛苦的扭动身体,两条腿使劲踩踏在床板上试图发出声音,引起隔壁房间的鱼阳和王瓅注意,可没有半点用途。

那条黑影就站在我的床头,两臂异常用力的往上提拉。我伸出胳膊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死死的掐在他的手腕上,可是那家伙依旧不为所动,稳如泰山一般的想把我从床上拖下来。

此刻我的喉咙疼痛难捱,脖子就好像快要断裂一般。眼珠子更是凸的圆圆的,求生的本能让我没有放弃,眼瞅着我就要被他拖下床,我刚好趁着那股劲儿,用脑袋狠狠的撞在他的肚子上。

那家伙吃痛的闷哼一声,同时我也被他拽了床,将他给带倒,就是这个空当,我觉得勒住我脖颈的东西微微松弛了一下,大量的新鲜空气流入我的胸腔。

我没敢有丝毫的停顿。回手就是一肘子砸在那条黑影的身上,狗日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身子还没完全爬起来,又再次勒紧我脖颈上的东西,坐在地上用力的拉扯起来。这个时候我已经从背对着他的姿势变成了面视他,两只拳头抡圆的照着他的面颊“噗噗”的猛捣。

黑暗中我也看不清楚这狗日的到底长啥样,只能凭着朦胧的月光大致看出他的轮廓,但是我不敢停歇,就那么一拳接着一拳的往他脸上、身上狠抡。打了半分钟左右,黑影可能觉得勒死我的计划告吹,径直松开手里的绳索,我借着惯性,仰头摔倒在地上。

接着那家伙竟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直愣愣的戳向我心窝,明晃晃的刀身在月光下泛着寒光,我张开大嘴,使劲抽了口气,驴打滚一般的往旁边狠滚两下。对方手里的匕首划破我的胳膊,“铛”的一声插在水泥地面上,溅起两多火花,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气力。

“卧槽尼玛!”我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小腿上,黑影躲闪不及时被我踢了个踉跄,跌跌撞撞的摔倒在地上,将桌上的茶壶给碰到地上,“咔嚓”一声脆响,茶壶碎片飞了满地。

我从地上快速摸索到一片碎片,想都没想就朝那个杂碎的身上扎了过去。

黑影也不是吃素的。胳膊肘挡在自己脑袋上,我手里的碎片只来得及刺在他的胳臂上,接着那家伙单手支撑地面,身上就跟绑了一根弹簧似的,“扑棱”一下蹿了起来。抬腿就是一脚踢在我肚子上,将我给踹坐在地上。

没给我半分钟的喘气时间,黑影攥着匕首再次冲我逼了过来,我急忙往起爬,结果没想到那条黑影只是跟我玩了招虚的,猛然拐弯,身体一跃跳向窗口,没做半分停留就潜窗而逃。

我没敢撵出去,背靠着墙壁“呼呼”的大口喘气,浑身都被汗水给浸透了,刚才的情形真是险之又险,假如我不是在睡觉前多了点心眼,恐怕现在已经长眠不醒了。

我应该感谢姜衡,如果不是他当初逼迫我每天必须打木人桩,我的拳头可能不会像今天这么硬。如果没有他当初非人一般的魔鬼训练,我的肺活量也不可能这么好。

休息了半分钟,我喃声自语:“刚才闹出那么大动静,为啥王瓅和鱼阳都没有半点反应?卧槽!偷袭的不止一个!”

我猛然醒悟过来,既然对方可以偷袭我。为啥不能同时偷袭他俩,我光着脚丫就朝门外跑,一个没注意还被地上的茶壶碎片划破了脚心,等我跑出门的时候,鱼阳和王瓅也分别穿条小裤衩狂奔而出。

“遭贼了?”鱼阳急促的问我。

“嗯,你们没事吧?”我心有余悸的点点头,猛然间我们仨人一齐看向正当中的堂屋,江琴睡的那个房间,“卧槽!”我连蹦带跑的冲过去,抬腿就一脚狠狠的踹在她的房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