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 处处透着邪门/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咣当”的一声把江琴的房门一脚给踹烂,匆匆忙忙的就跑了进去,前脚刚刚才迈出去一步,江琴随即就从屋里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我心底一沉,不由加快步伐。

江琴住的是堂屋是个小套间,外面有个半大的厅堂,里面有个小卧室,听到江琴的尖叫声,我也来不及想那么多,随手抄起厅堂里的凳子,又一脚将小卧室的们给踹开。

当我踹开门的一刹那。先是突兀的飞过来一个枕头,我赶忙拿着凳子摆开,接跟着又一个花盆迎面砸出,我连连往边上躲闪。安佳蓓房间的灯是开着的,我眼睁睁看着一个穿身藏青色运动装的背影撞开窗户跃出,着急的扯足嗓门吼叫:“草泥马的,别跑!阿瓅、鱼阳抓住他!”

院外顿时传来鱼阳叫骂的声音和“噼里啪啦”打砸的动静。

我焦急的看向江琴,此刻的她就穿了一件水粉色的小吊带,双眼紧闭趴在床上,两条雪白的大腿毫无遮盖的暴露在我眼前,好像陷入了昏迷,脖颈上勒着一条很细的钢丝绳,白皙如玉的脖颈上被圈出一条血印子,隐隐有血珠泛出。

“喂,醒醒..你没事吧?”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使劲摇晃她的身体,又连续掐了几把她的人中。

好半晌后,江琴才微微睁开眼睛,“咳咳..”的剧烈咳嗽几声,一张小脸吓得毫无血色,紧紧的咬着嘴皮,两手死死的揽住我的胳膊,牙豁打着摆子小声念叨:“成虎,有人..有人要杀我。”

“没事儿哈,贼已经跑了。”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微笑着安抚。

江琴弱弱的摇头,带着哭腔:“那个人好可怕,是真的要杀我..”

我俩此时的姿势稍微有些暧昧,她半个身子几乎依偎在我怀里,圆润而又细腻的香肩瑟瑟发抖,两条如同羊脂的胳膊环在我的手臂上,浑身带着股特别的香味。不是洗发水的味道,应该是女性身上特有的香气。

我不适应的将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微笑着说:“不用害怕,我出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放心吧,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江琴像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一般,一把又拉住我的胳膊,拨浪鼓似的摇头:“你别走。我害怕!”说话的时候,泪水已经在她的眼眶里开始打转,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薄薄的红唇宛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望了一眼她脖颈上的红印子,我叹了口气道:“我不走。”

即便警校毕业,即便本身就是个出类拔萃的女警,当遇上这类突发情况的时候。江琴其实还是像个普通小女孩一样的不安。

几分钟后,王瓅和鱼阳怒气冲冲的闯进屋子,当见到我俩紧靠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又一齐退了出去。我和江琴都闹了个大红脸,我趁势站起来,替她盖了一层毯子,轻声道:“你先穿好衣裳。我问问抓到人没?待会咱们找医生看看你脖颈上的伤口。”

“你脖子也受伤了。”江琴指了指我的喉咙。

我伸手摸了摸,摆摆手:“我不碍事!”就麻溜跑出了房间,院外王瓅和鱼阳蹲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着闷烟,小院里的花盆被砸烂,一些摆设也都被推倒,就像发生过什么浩劫一般。

“没逮到贼?”我左右看了看,除了他俩以外并没有见到什么人。

“跑了!”鱼阳嘬了口烟嘴,闷着脑袋吹口烟雾恼怒的咒骂:“这伙狗逼绝对是昆西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我皱着眉头问道。

鱼阳走到院墙跟前。伸手从墙上微微一推,墙面顿时“吱嘎”一声开了,另外一边赫然正是院子外面的长廊,敢情墙上有一扇和墙漆一模一样的暗门,难怪刚刚那个家伙偷袭完我,蹿出院子就没了踪迹。

王瓅黑着脸低吼:“刚才那个家伙就是从这里逃掉的!这是昆西的府宅,一草一木,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还真被宋康给说准了,有人想要取咱们的命。”

这个时候江琴穿好衣裳从屋里走出来,面色平复了许多,身体的颤抖也不再那么厉害,欲言又止的望向我:“成虎,我刚刚..”

“你先稍微等会再说,我们说正事呢。”我摆摆手,拧着眉毛看向王瓅:“阿瓅你在六号营呆的时间长。根据你的了解刚才的杀手像不像昆西的人?”

王瓅沉思了几秒钟后摇头:“我感觉不像,昆西手下的六个干儿子确实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横茬,但他们身法没那么高,刚刚袭击咱们的人怎么看怎么像从军营里走出来的,我和其中一个有交手,他使的很正统的擒拿格斗术,再有如果真是昆西的人要害咱们,为什么不干脆用枪呢?别人带不进来枪。但是昆西的手下肯定不会差那玩意儿。”

鱼阳不服气的梗着脖子辩解:“兴许是他们怕发出响声,毕竟没凭没据的干掉咱们,他们也会有麻烦,除了昆西的人。还有谁那么本事可以从帅府里这么进出自由,连暗门这种秘辛都知道。”

“我还是觉得不太像..”王瓅抓了抓头皮,满脸的迷惑:“我还是想不通,昆西的人真想弄死咱们根本不需要费劲,饭菜里下点药,咱们就可以长眠不醒,那样干死咱们不是更轻松么?”

被偷袭了,鱼阳的情绪也有些躁。跺着脚提高嗓门:“就算不是昆西的人干的,至少也和他们有关系,不然门口的守卫为什么突然不见了?早不消失、晚不消失,偏偏在咱们被袭击的时候不见人影儿,你敢说这里面没猫腻?”

这事儿处处透着一股子邪门,粗看觉得像是昆西要嫩死我们,可是仔细琢磨又觉得不太像。

眼瞅着王瓅和鱼阳吵吵起来,江琴瞬间提高嗓门喊:“成虎,我刚才看到要杀我内个人的模样了!”

“什么?”我们仨一齐看向江琴。

江琴深呼吸两口,红着脸小声道:“刚刚那个人想要杀我的时候,我正好准备..准备起夜,所以就把灯给打开了,哪知道我一开灯,突然发现床头站着个人,我吓得尖叫了一声,那个人可能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开灯。所以当时迟疑了几秒钟,才用钢丝绳儿勒住我的脖颈。”

“那人长什么样子?”我不耐烦的打断。

江琴抿着嘴皮,思索了几秒钟后:“他脸上戴了口罩,盖住了大半张脸,具体样子我其实不太清楚,但是我见到他的额头有纹身..”

“纹身?纹了什么!”我再次急促的问道。

江琴眨巴两下眼睛,有些不确定的回答:“好像是纹了一只眼睛,就像神话故事里二郎神的那种竖眼。不过当时我太惊慌了,不太敢肯定。”

“额头纹了只天眼?”我都抽了一口凉气,一瞬间一个人的名字出现在我脑海中,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这次动手的元凶,想来就是郑义,就是成X战区的人。

“还有什么特征么?”我又问道。

江琴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了,不过那个人要杀我的时候骂过一句脏话,如果再听到她声音的时候,我估计能认出来。”

“没意外的话应该是成X战区的人。”我点燃一支烟,蹲在地上,使劲嘬巴了两口,也就是说现在成X战区的人混到帅府,而且还跟昆西搭上了线,不然他们不可能在帅府里如入无人之境。

剩下的事情就是看看天亮以后,昆西他们怎么说吧,我将江琴给我的那把小手枪递给她:“你现在比我需要,别拒绝,你保护好自己,就是给我们做贡献了。”

“对不起成虎,没想到给你们招惹这么大的麻烦..”江琴轻声喃呢。

我刚要回话,房门突然被人“咣”的一身撞开,安佳蓓身着一身女士军装,带着七八个士兵急急忙忙的闯进来,当见到我们几个人全都蹲在院子里时候,安佳蓓愣了一下,不过明显松了口气,冲着我问:“没事吧?”

“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回答合适?”我拉下来脸,斜眼瞟视她:“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