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7 情义奇女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我一顿急赤白脸的冷嘲热讽,安佳蓓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招招手示意身后的几个士兵将满地的狼藉收拾整齐。

见她没有吱声,我也没再多说什么,一屁股崴到石凳子上跟鱼阳、王瓅和江琴闲扯起来,就是故意把她晾到旁边。

“我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里的事情,你信不?”安佳蓓深吸一口气走到我旁边,看的出来她应该是一宿没有合眼,两只眼睛遍布血丝,说起话来有气无力的模样叫人心头有些不落忍。

我叼着烟卷,故意语气冷冰的问她:“安小姐。我想问问昆西将军的伤势怎么样了?这个时间段安小姐不是因为守候在令尊身边才对么?我们这种小人物的生死就不劳烦安大小姐挂念了。”尽管我知道错不在她,可是胸口依旧有一口闷气难以发泄。

“三子,何必说这样的话,你应该清楚我没有任何害你的心思。”安佳蓓声音略显沙哑的叹了口气:“他还在急救过程中。今天晚上帅府大乱,至少有五处地方被偷袭,各种破坏和暗杀!”

“这么多杀手潜进来了?”我心头“咯噔”一跳,暗道成X战区这是要特么干啥?难不成他们的目的跟罗家一致,同样是希望昆西下台?当然这些话我没有往外说,先不说安佳蓓的话是真是假,单是这些在院里打扫的士兵我就信不过。

安佳蓓点点头:“嗯,这帮杀手训练有素,而且对帅府特别的熟悉,应该还买通了不少我们的护院,包括之前给你放哨的那组人,现在那几个家伙已经逃出了六号营。”

安佳蓓招招手。招呼那几个大头兵出去,然后她一脸诚心的冲我道:“三子,我知道你们肯舍命留下来,就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想要跟我干爹开诚布公的谈谈,我也很感激你们今晚上没有行动,至少咱们不需要刀剑相向。”

我撇嘴笑了笑,等着她把话说完。

安佳蓓接着道:“但是你们刚刚被刺杀的事情真的不是我们做的,咱们双方现在完全是被一只巨大的手在推着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今天晚上另外被袭击的几伙势力可能只是幌子,我猜那帮人的真实目标应该是你们和天门!”

“宋康他们怎么样?”我皱紧眉头问道。

安佳蓓叹口气:“宋康比你们聪明的多,他故意让杀手刺中了一刀,现在天门反客为主,紧咬着我们不放。四爷张竟天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催促事情进展,宋福来恼怒的直接将两扇大门给掰烂,本来他们和王者一样都是这次袭击我干爹的主要嫌疑人,现在人家不光洗干净了自己。反而扼住了我们的喉咙。”

“什么意思?我没太明白。”我抓了抓侧脸,越发看不懂天门到底在下什么棋。

安佳蓓揪心的捋了捋自己耳边的碎发道:“如果说王者的后盾是卫戍区,那么天门的背景就是福X战区,况且宋福来和张竟天都是有军职在身的人。宋康的事情处理不善,我们引来的可能就是福X战区的疯狂打击,毕竟人是帅府受的伤,不管怎么辩解我们都难辞其咎,唉..”

姜还是老的辣啊,我怎么就没想到也使这一招,如果方才我也被捅伤几刀,完全可以给罗权通个电话。我有些懊悔的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沉思了几分钟后,我语重心长的看向安佳蓓问:“蓓蓓,你跟我撂句实话。你们心里有数这次袭击昆西将军的人是谁么?”

安佳蓓的眼神有些闪烁,表情极其不自然的摇摇头:“这个真不知道,如果我们清楚的话,早就去抓元凶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乱成一锅粥,三子,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你放心,我已经通知我干爹的警卫营,加强对你们的保护了。”

安佳蓓绝对在说谎,她应该清楚一点什么,只是不愿意告诉我罢了。

“好。你不方便说,我也不逼你什么了,那成X战区的人在没在你们府上,这事儿总可以告诉我吧?”我捏了捏鼻头,微笑着问安佳蓓。

安佳蓓轻轻点头:“在,这次成X战区来了差不多二十多个人,是一个哑巴带队的,我干爹的生日宴开始前。哑巴带着一个手语翻译跟我干爹聊了很久,谈话内容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跟你说句实情,成X战区的人不针对你们,他们是希望借我干爹的手将天门的宋康和宋福来干掉。”

“你干爹是怎么回复的?”我急忙问道,天门跟王者同气连枝,说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也不为过,况且我们跟哑巴也有不共戴天的大仇。蔡亮妻儿的死跟这个狗贼脱不开的关系,如果这回能把哑巴彻底整死在金三角,也算是场巨大收获。

安佳蓓犹豫的几秒钟,摇摇头道:“对不起,我不知情。”

“哦,那算了!天马上要亮了,有时间的话你赶紧眯一会儿吧,鱼尾纹都冒出来了。”我没有太过为难。反而真心实意的朝她笑了笑,说老实话安佳蓓挺不容易的,一个女儿家夹在这么多大势力当中苦苦挣扎,不是绝对的情义之辈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安佳蓓内疚的带着人离开了。我和鱼阳、王瓅、江琴面面相觑的彼此对视。

“她不容易..”王瓅长长的叹了口气。

是啊,安佳蓓属实不易,很多年以后,当我风平浪静再去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愈发能感受到这个奇女子的内份情深意重是件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

至少在今天这样一个狗跟狗靠舔、人和人靠演的现实社会里,安佳蓓这种的人简直比大熊猫还金贵,繁荣昌盛的和谐社会让人类的情感变得越来越单薄,可以说我们变得现实了。也可以说七情六欲渐渐湮灭在钞票的大潮中。

很多时候,我们和人发生了矛盾,翻开通讯录,却发现电话薄里连一个能帮你站脚助威,借你肩膀依靠的人都没有,当然遇事就拎刀跟人开磕的年代早已经过去了,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想想,混了一辈子,临了连两个敢为自己出头的朋友都没有,何尝不是一种悲凉。

“三哥,宋康受伤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瞅一眼?毕竟都不是外人。”王瓅侧头看向我问道。

我摇摇头自嘲的笑道:“不需要,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会过来,跟咱传授一下成功经验啥的,瞅安佳蓓的意思明显知道到底是谁袭击的昆西。咱们再等个两三天,相信昆西大将军吉人天相突然抢救成功了,到时候我跟他谈谈,他要是同意消停一两年,咱们皆大欢喜,他要是不同意,我就找根绳子吊死在他面前。”

王者、金三角、天门之间的关系其实特别有意思,王者和天门不敢得罪金三角。因为承受不起昆西的怒火,昆西同样不敢直接干掉我们,因为招惹不起我们背后的势力,大家处于一个谁也不鸟谁,可是谁又很怕谁的畸形圈子。

跟昆西开诚布公的谈判,我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能成功,罗权希望拿昆西的人头助罗权上位,昆西渴望保住自己的小命多活几年,这么多年赚钱的话昆西怕是早已经赚腻了,让他消停几年,只当是为自己出份买命钱,我估摸着可能性很大,现在唯一的不安定因素就是成X军区那帮狗娘养的,我实在揣测不透他们的目的所在。

天色渐渐放亮,我本来还想招呼大家再去补个回笼觉,刚好几个士兵端着早点走进了小院,紧跟着宋康、宋福来和文锦三人大摇大摆跟逛自己家后花园似的闯了进来。

漂白身份的宋康看起来心情不错,冲着我得意的打招呼“吃着呢,哥几个?”

我看到他的胳膊上吊着根绑带,左手臂打上了石膏板。

“一块喝点粥呗,康哥!”我连忙给他们让出位置。

文锦是真心不跟我客气,直接一屁股崴了下去,随手抓起一根油条就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吧唧:“金三角的后厨还是蛮人性化的,知道咱们吃不惯这边的早点,特别弄了点家乡货...”

心情这玩意儿是会传染的,之前大家都愁眉苦脸,我不自觉的心情也很压抑,大清早看到他们哥仨如此精神抖擞,我的情绪也好转了很多,乐呵呵的问:“文哥肯定是有好消息要分享,看你喜上眉梢的模样,就知道错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