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8 好大一个圈/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去帮你们倒点茶。”江琴很懂事走回了屋里。

文锦很难得的没有埋汰我,反而美滋滋的就着我的碗抿了一口米粥,斜眼瞅着我直晃悠腿:“昨晚上挨削没?”

“差点鸡八挂了!”我指了指自己脖颈上的印记冲文锦吐苦水。

文锦从上衣口袋掏出眼镜框装模作样的架在鼻梁上冲我咧嘴一笑道:“年轻啊,还是太年轻,多好的机会不知道把握住,我再问你一遍怕死不?”

“哥,你敢不敢别闹了,阎王爷又不是我家亲戚,我能不怕死嘛。”我抓狂的跺了跺脚,说老实话我是真不爱跟文锦打照面,这家伙一天神神叨叨的,我总觉得跟他接触久了,我指定能疯。

文锦跟宋康对视一眼,文锦轻声道:“动手不滴?”

宋康点点头,扭头朝着一手抓着包子一手捏着油条正大快朵颐的宋福来道:“哥。待会看你的了。”

接着两人精神病似的全都咧嘴笑了,这一笑弄得我更加渗得慌,我不自然的梭了口气道:“两位大爷,你俩能给我指条明道不?这大清早的你们跟我唠啥鬼嗑呢,别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啊。”

“怕死,你今天也还得再死一回,你不死,昆西不会露面,我也没法印证自己的猜测到底是真是假。”文锦推了推眼镜框,跟个牛头梗似的趴在碗边“呼啦呼啦”的咽了两口稀粥,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边上的鱼阳一下子就火了,唾沫横飞的指着文锦鼻子就是骂街:“卧槽,你特么有心没心啊,拿我兄弟小命来印证你的猜测,你咋自己不去死呢!”

“怎么?你有意见?想练练呗!”宋康脸色一沉,手指“哒哒哒”敲击起桌面,那副模样一点都像是跟我们开玩笑,就感觉他随时要翻脸似的。

“我有意见咋地,你他妈吓唬我呢!”鱼阳属于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主。要是好好跟他聊,什么他都能听明白,可是要是跟他玩硬的,哪怕明知不敌,他肯定也敢犟到底,很干脆的掐着腰冷笑:“怎么滴?你是打算教我怎么做人么?”

“鱼总别闹腾,大家都是哥们。”我冲着鱼阳摆了摆手,鱼阳可以不顾及情面的大喊大叫,我要是也跟着没有轻重的折腾,那指定把我们跟天门的关系处僵。

哪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另外一旁的宋福来一声不响,直接上去就是一个大肘子怼在鱼阳的胸口,粗声粗气的喝斥:“跟我弟弟说话客气点,不是谁都会惯着你毛病。”

“草泥马得,你什么意思?”王瓅不干了,也“蹭”一下蹿起来,两手推在宋福来的身上,梗着膀子嘶吼:“欺负我家没人是吧!”

“就欺负你了,怎么滴吧!”宋福来胳膊一摆,轻描淡写的推开王瓅的拉拽。左脚往前微微一勾,差点把王瓅给扳倒,这下不光王瓅火了,我也愤怒的瞪着宋康低吼:“康哥,这么整就没意思了啊。大家都是朋友,拌两句嘴你们就直接动手,是不是太不拿我们不当一根菜了?”

“我这是在替你教手下怎么跟人对话,这样没大没小的手下带出去不光丢自己的人,还丢王者的份儿。不用太感谢我哈。”宋康轻飘飘的眯着眼睛,冲我昂头冷笑:“你要是不服气,也可以上场比划比划。”

宋康跟我絮叨的时候,另外一头的鱼阳和王瓅已经跟宋福来彻底动上了手,王瓅拳拳到肉的攻击宋福来的上三路,鱼阳咬牙呲眼的光招呼宋福来的下盘,宋福来不慌不忙的连退带让,庞大的身躯显得格外利索。

之前朱厌说过宋福来的速度慢,那是针对他而言,跟我们这种普通人比起来。将近一米九的宋福来可以轻松躲避开两人的进攻绝对不能用慢来形容,最主要的是宋福来面色轻松,一点都不像跟人对敌,那种感觉类似在哄孩子玩。

一直闪躲大门口的位置,宋福来突然停下脚步。生受了王瓅怼在胸口的一拳头,微微皱了下眉毛,吧唧嘴:“力度还不错,不过击打的地方不对,没意思!”

说话的功夫。宋福来骤然挥拳,王瓅连连伸出胳膊抵挡,但是仍旧没有挡住他那砂锅一般的铁拳,被狠狠的捣在肋骨靠上一点的位置,哼都没来得及哼出声,王瓅就踉跄往后倒退了几步,宋福来一个欠身,抬起拳头狠狠砸在王瓅的脸上,冷喝:“这一拳是教你嘴巴干净点!”

此刻我再也忍不住了,天门简直欺人太甚。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趁着这个空当,我和鱼阳同时抬腿,纷纷踹在宋福来的膝盖和小腹上。

“你们也一样,对敌人都下不去腿,还练什么功夫!”宋福来眉毛拧在一起,身体如同一只小坦克似的猛然冲击,将我和鱼阳两人给撞翻在地,接着宋福来才拍拍手,轻蔑的撇嘴:“整个王者只有朱厌可与我一战!”

我不知道鱼阳这会儿是啥感觉。反正我此刻胸口闷的难受,就感觉像是被一台小轿车给撞倒一般,五脏六腑在身体里来回翻滚,从地上挣扎了半天,我才勉勉强强爬起来,不得不承认,我们跟宋福来确实不是一个级别的。

王瓅本来就是军人出身,加上这两年在金三角风餐露宿,手上的功夫自不必多说。

鱼阳老早以前就是我们这帮哥们里最彪悍的一个,只是后来大家都在进步。他一直都啥良师益友跟大家拉开了差距,不过后来跟随朱厌学艺,功夫也明显见高。

我更不用多形容,这两年摸爬滚打,拳脚功夫早已今非昔比,可即便如此,我们仨人愣是没能把这尊庞然大物怎么样。

“赵成虎,别觉得这两年王者混大了,走道都开始飘,我告诉你。狗爷能把你捧到九霄之上,我同样可以把你打入万丈深渊,以后跟我们对话,拿出来百分之二百的客气,不然我下次还教你们怎么做人。”

宋康将碗里的粥喝干净。满意的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冲着我森然的一笑:“听明白没?今天就是个开始,往后在公开场合,见到我们天门的人,王者给我主动往后退三步,真是特么把你们惯出来毛病了!”

“今天的事情不算完。”我咬牙切齿的瞪着宋康嘶吼。

我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过了一夜,天门对我们的态度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早上宋康他们完全就是报着没事找事的目的跑过来调侃我们的,可自己本事不济,让人白白胖揍一顿。我也愣是没半点脾气。

“没什么,你想怎么玩咱就怎么玩,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治的卑服就完事。”宋康不屑的吐了口唾沫,用吊着绷带的手冲我比划了个小拇指,然后大摇大摆的往门外走去。

文锦也站起来,蹲在我面前,似笑非笑的拍了拍我的脸颊嘲讽:“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我提点你两句,能不能想明白就看你自己的悟性。”

“少他妈动手动脚,有屁就放!”王瓅冷着脸一把摆开文锦的手。

文锦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昨晚上要杀你的人,你跟他过没过招?”

“怎么?”我冷哼了一声。

文锦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道:“好好想想,你伤没伤到他,伤到哪了,至于脑门上纹个天眼这玩意儿,稍微有点绘画功底的人都能整出来,另外我再告诉你个秘密,袭击昆西的人很有可能是他自己,嘴巴咧小点,不想挨收拾就老老实实配合我..”

“别碰他。不然我开枪了!”这个时候江琴突然从房间里跑出来,手里攥着一把手枪指向文锦尖叫。

文锦怔了怔,声音很轻的捅咕我一下:“不想让你姐守寡就特么制止住你背后的小娘皮。”

“江琴,你回屋去!”我扭头朝江琴瞪了瞪眼。

江琴歇斯底里的咆哮:“成虎,要勒死我的人..”

“回屋去!”我嗓门骤然提高,吓了我一哆嗦,一瞬间我脑海中飘过好几道想法,冲着江琴挤眉弄眼。

文锦满意的笑了:“脑子还不算笨,就这样吧..”

“你告诉宋福来,今天这个事儿不算完!”想明白归想明白。但我们刚才确实是吃了哑巴亏,我余怒未消的低吼。

文锦摆摆手,一步三晃的踏出我们小院,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仨逼现在有多得意。

等宋康他们离开以后,我冲着哥们问:“没事吧?”

“没事!”两人摇摇脑袋,不过脸上都写满了不甘心。

我苦笑着摆摆手:“不行得承认,挨打要站稳,等朱厌来了,让他拖住宋福来,咱们群殴宋康和文锦,说啥也把这个场子找回来,去把门关上,都跟我进屋。”

回屋以后,我朝着大家低声道:“昨晚上要杀咱们的人是宋康!”

“什么?”哥俩瞬间懵逼了。

我扭头朝着一脸委屈的江琴问:“你刚刚是不是想说,内个想勒死你的人就是文锦?”

“嗯。”江琴点点头,委屈的噘起小嘴。

“卧槽,天门的人真是不想好了吧?麻勒个痹的!”鱼阳脾气暴躁,“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我瞪了他一眼笑骂:“虎了吧唧的像个什么样子,我估计文锦和宋康下套了,今晚上咱们还得挨一遍收拾,晚上咱们都受点伤,我觉得他们是想趁着借口把昆西逼出来,还想把哑巴给逼出来。”

“啥意思?”鱼阳不解的问。

我笑着道:“哑巴跟天门是世仇,刚刚天门的人揍了咱们,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帅府,哑巴他们也在帅府,如果听说咱们挨操了,估计会冒出头来找我谈合作,只是昆西为什么自己袭击自己,还搭上一个警卫连,这事儿我属实有点懵圈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