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9 睚眦必报是我的性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晚上我看的清清楚楚,阁楼大爆炸,确实死了不下二三十口子昆西的兵,难道这么干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消除一切证据,让人查不出来到底是谁动的手么?那昆西这个人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大枭雄。

“也就是说天门的人是故意跟咱们闹事,想要引出来哑巴和昆西?”鱼阳愕然的长大嘴巴望向我。

我点点头:“大概是这样。”

“卧槽,昨晚上他们要嫩死咱的时候可不太像演戏啊。”鱼阳咬着牙吐了口唾沫。

王瓅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干笑着叹气:“如果连咱们自己都不信。别人会上套么?只是这种当鱼饵的感觉真特码不爽,尤其是宋福来刚刚怼我那一拳头,说实话就跟当面扇一巴掌没多大区别。”边说话他变轻捏脸上的肿块,两只眼睛几乎快要喷出火来。

“成虎,你没事吧?我刚刚看你疼的呲牙咧嘴。”江琴给我们一人倒上一杯水,将手枪递给我:“要不这枪还是你用吧,我感觉你的处境好像比我危险的多。”

“没事儿,我皮厚抗揍。”我摆摆手。

现在这局面整的我们挺被动的,完全都没有方向,更不知道应该怎么进行下一步,我掏出安佳蓓昨晚上给我的手机按下罗权的号码,犹豫了几秒钟又挂掉了,烦躁的点燃一支烟道:“算了,大家补一觉吧,晚上还得挨收拾呢。”

说罢话,我起身往外走,走到院子里,随便往旮旯一顿,仰头就望着天空开始发呆,这种给人当牵线木偶的感觉别说他们哥俩不爽,我都恨得抓耳挠腮,可是不这么干又该咋整?

昆西借着伤势严重的幌子躲起来不见面,任务进行到现在却等于没有任何实质进展,我没法交差,罗权更没法交代,劳师动众的在缅点混了那么久,付出的财力和人力肯定是个天文数字,最后却无功而返,到时候罗家指定要被他们那个圈子嘲笑,这些都是小事儿,最重要的是我不甘心。

“吱嘎..”小院的房门被人推开,安佳蓓悄然走进来,见我蹲在院子里“吧嗒吧嗒”的抽闷烟,她迟疑了几秒钟走了过来,轻声问我:“你..你没事吧?”

“消息传的够快的哈,你也知道了?”我咳嗽两声。苦笑着看了她一眼。

安佳蓓叹口气道:“天门的人昨天被偷袭了,宋康差点发生意外,脾气免不了有些大,刚刚还和印尼的一个社团暴发了点矛盾。把人家龙头打的满脸是血。”

“你这意思是我还得感谢他们手下留情呗?”我皮笑肉不笑的踩灭烟蒂,冲着安佳蓓摆摆手道:“行了,如果你是来当和事佬的,那就打住吧。这事儿说破大天也不算完,别让我逮着机会,否则我肯定将天门那几个逼给埋在金三角。”

既然答应了文锦要配合演出,我肯定要装的逼真点,不等安佳蓓说完话,我就捶胸顿足的站起来嘶吼:“操特妈的,老子早晚要把天门那几个装逼犯活埋掉!”

安佳蓓蹙眉皱鼻,低声道:“三子你这是何必呢。王者和天门先前的关系多好啊,不至于因为一场矛盾就闹的要杀要打,真的。”

我梗直脖子,踹着粗气低吼:“你刚才没听见宋康说么?完全是可怜我们。因为我师父才会跟我们交好,最近我师父病重,他们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非要我们当他们的附属组织。操!真拿我们当二妈养的了。”

反正刚刚的事情没有第三方在场,我们到底是因为闹起来的,谁也不清楚,我干脆把矛盾添油加醋的夸大了几分,保不齐安佳蓓回去跟昆西如实汇报,昆西再把这个事转告给哑巴,能够加速文锦的计划。

安佳蓓怔了怔,拍拍我肩膀道:“别发火了。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中午我代表我干爹安排所有在帅府借宿的人吃顿便饭,一来是给大家道个歉,二来是替我干爹跟大家交代一下近期的合作安排。你们也来吧。”

“嗯。”我闷葫芦似的又点燃一支烟。

安佳蓓从兜里掏出两支小药管递给我道:“这是我们六号营自己生产的外伤药,效果很不错,我看你和内个姑娘的脖颈上都有被勒出来的伤痕,你们擦一点吧。”

“谢了!”我没有客气直接揣了起来,冲着安佳蓓问:“蓓蓓,我屋里内个姑娘算起来跟我没什么关系。”

“嗯?”安佳蓓迷惑的看了眼堂屋,抿着一笑:“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不会把这儿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的。”

“...”我无语的撇撇嘴:“我意思是你能不能打声招呼把她送到缅点去,一个女孩家从这种风口浪尖实在太危险了,人家要是因为我再发生点意外什么的,我这辈子都觉得内疚。”

“还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会那么担心人家,我也是个姑娘,你咋不说让我也找个风平浪静的地方猫着去呢,偏心眼..”安佳蓓掩嘴坏笑:“好嘞,吃过中午饭我来安排。”

“你不是有马哥担心着嘛,实在是你不想脱身,你要真想走,王者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最近马哥咋样了?老朋友来金三角。他都不说出来碰个头。”我诚心实意的微笑:“女孩子本来就应该远离争端和硝烟。”

安佳蓓幽幽的叹了口气:“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他一起回石市生活,他性格太单纯,我没有让他进帅府,这几天忙着也没顾得上跟他见面,唉..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打算吧。”

望着安佳蓓飘飘离去,我凝皱眉头思索,刚刚我们的对话她会跟昆西复述多少。

“中午组织所有人一块吃饭?”我喃声念叨刚刚安佳蓓说的说:“替昆西交代近期的合作安排?”也就是说正如文锦猜测的那样昆西应该没什么大碍,要不然安佳蓓怎么可能替他安排。

“三子,安佳蓓啥意思?来给天门当说客?”鱼阳和王瓅一块走了出来。

我点点头,比划了“嘘”的手势:“别吵吵,让我想想...”

几分钟后,我压低声音冲着哥俩道:“中午安佳蓓宴请所有人吃饭,到时候天门要是不招惹咱们,咱就主动挑事。马勒个巴子的,打不过他们,我就不信还骂不过他们,虽然是作秀,但咱不能尽吃亏。”

我这个人没啥优点,睚眦必报就是我的性格,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吃什么都行,我唯独不能吃亏,谁给我亏吃的,就算三年五年我也肯定要再还回去。

“成虎,你要让我走是么?”江琴也从屋里出来。两只秋水一般的眸子定定看向我。

我点点头道:“回去吧,这里不适合你,我的生活方式同样不适合你,回忆这玩意儿就是有点遗憾才完美。你跟我注定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回去好好当你的片警,找个高富帅嫁了,以后摆喜酒的时候记得通知我哈。”

江琴沉默了几分钟,最终点点头,没有任何矫情的说:“好。”

半晌午的时候,两个士兵带着我们朝宴客大厅出发,我再一次见证了昆西的财大气粗,足足能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庞大厅堂完全是用金丝楠木搭建而出,浑然一体的石桌石凳看着就叫人赏心悦目。

我们来的时候,宴客厅里已经坐满不少人,远远的我就看到宋康和文锦正被一些势力众星拱月似的包围着拍马屁,见到我们几个人走进来,宋康轻蔑的挑动两下眉头。

“呸..”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挑衅的冲宋康冷笑两声,随便找了张空位置坐下,昨晚上偷袭我的人既然是宋康,也就是说我俩是交过手的,我虽然打不过他,但也没吃多少亏,至少我还把胳膊给伤到了。

“准备开凿!”我歪着脖颈目视他俩邪笑,嘴里很轻声的念叨。

见到我们四个人坐下,宋康和文锦从人堆里挤出来大摇大摆的走到我们边上,文锦一脚踩在把空凳子上,叼着牙签嘲讽:“今早上教育你们的时候怎么说的?以后瞧见我们天门的人主动退三步,是不是没听懂?”

“退你麻痹,宋福来没在,你跟我狂你爹个篮子!”鱼阳“蹭”一下蹿起来,一脚将凳子给踹翻,大肘子猛抡,直接就朝文锦的脸上招呼过去,文锦急忙抬起胳膊抵挡。

这时候距离文锦最近的王瓅更是直接将文锦脚下的凳子给掀起来,文锦踩了空,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趔趄,我顺势一把抱住他的脑袋按在了桌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