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0 假戏差点真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把将文锦的脑袋按在桌上,咬牙切齿的怒吼:“你特么那么会算,算到自己今天要挨操不!”

说着话,我一拳头照着文锦的后脑勺上重重怼了下去,旁边的宋康估计没想到我们会这么虎,说翻脸马上就动手。

他吊着一条胳膊从边上呲牙咧嘴的撂狠话,我就是吃准他这一点了,甭管是装的还是真的,我们动手宋康肯定不会上,他要是一动手。指定得露馅。

“别特么呜呜喳喳的,要不是瞅你狗日的是个残废,我连你一块削!滚一边撅着去!”我不客气的一巴掌推在宋康的胸口,朝着摁住文锦的王瓅和鱼阳摆手大喊:“狠狠的揍他,麻痹的!真拿自己当美利坚了,谁也想咬两口..”

说罢话我就冲到宋康的面前,拿身体挡在宋康的面前,咧嘴冷笑:“康哥,要不咱俩碰碰,让我见识一下您的拳脚?”

宋康气的脸色发灰,瞪眼吼我:“赵成虎,你是在玩火!”

“玩火就玩火呗,大不了就是尿顿炕,打今天起在金三角见到我们王者的人,天门主动往后稍三步,听懂没?”我满不在乎的挖了挖鼻孔,至于往后的说辞我早就想好了,文锦不说演戏嘛,我们也是在配合演出,只是为了让效果更显著一点。

另外一边鱼阳和王瓅围着文锦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猛踹,文锦手上多少还是有点功夫的,起初被我们仨联手偷袭搞了个措手不及,这会儿慢慢适应节奏,也开始慢慢还击,不过好虎还架不住狼多,更别说文锦不说宋福来,他刚刚一把推开鱼阳,马上就被王瓅拦腰踹倒,双手才搂住王瓅的腿,又被鱼阳骑到身上胖揍,总得来说我们总算把便宜又讨了回来。

“姓文的,老子想揍你不是一天两天了!”鱼阳骑马似乎压在文锦的身上,抡圆胳膊“突突”两拳砸在文主任的脸上,文锦咒骂一声,揽住鱼阳的腰扳翻,王瓅又凑过去,照着文锦的身上“咚咚”两脚,脖颈上青筋凹出的低吼:“别特么废话,待会宋福来来了!”

周边围满了各方势力的巨头,纷纷伸长脖子看热闹,要知道昨晚上我们两家还一起抗敌,关系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今天就撕破脸皮大打出手的殴斗在一起,这种热闹可不是天天有,比小姑娘跳脱衣舞还要有劲道。

王者虽然名头差点。可天门在国内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大势力,能见到他们挨收拾,也多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谈资。

“谁找我..”猛不丁一尊庞大的身躯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一对铜铃般大小的虎目扫视了一圈,最后径直定格在我身上。拔腿就冲我走了过来,把我吓的打个哆嗦,我连忙朝着鱼阳和王瓅摆手:“风紧,扯呼!”

真是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谈鬼。王瓅才念叨完“宋福来”的名字,这尊杀神就立马现身了,哥俩慌忙退到我身边,如临大敌一般的纷纷抓起把凳子,早晨刚见识过这家伙的威力,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我们确实跟他不是一个段位的。

“福来哥..”文锦鼻青脸肿的从地上爬起来,气的原地蹦跶两下,委屈的指这我们几个低吼:“这仨逼崽子欺人太甚!”

宋福来没有任何废话,很干脆的挽起袖管就冲我们走了过来。

这时从人群外面冲进来七八个配枪的士兵。安佳蓓神色慌张的拦住宋福来的去路问:“怎么回事?福来大哥为什么又如此暴躁?”

一米六高的安佳蓓站在庞然大物宋福来对面,简直就像个稚嫩的孩子,脖颈仰的高高的跟对方说话。

见到安佳蓓现身,我立刻有种看到亲人的即视感,赶忙哭丧着脸哀嚎:“蓓姐。你可算来了!天门的人实在太欺负人了,我们哥几个从这儿好好的坐着,他们莫名其妙就上来闹事,打我们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不给昆西面子。”

边说话我变冲安佳蓓挤眉弄眼的递了个感激的眼神儿。我相信安佳蓓是故意选择这个时候出现的,目的当然是怕我们吃亏,只不过她没敢做的太过明显。

“不要脸..”围观的人群中哗然一片,不少人窃窃私语的嘀咕。

以宋福来的霸道肯定不会在意被几个士兵拿枪指着,满不在乎一胳膊胡抡开面前的士兵,不紧不慢的仍旧冲我们走过来,那架势就恨不得要把我给撕碎。

见吓唬不住宋福来,安佳蓓又赶忙走到宋康的跟前出声:“康哥,你们都是我金三角的朋友,高抬贵手别让我们难做可以么?”

说话的功夫。宋福来已经走到了我们对面。

“你想干..”啥字还没说出口,鱼阳就被宋福来拎小鸡崽儿似的提留了起来,我和王瓅同时抬起拳头照着宋福来的小腹砸过去,拳头打在他身上,却疼的我不住呲牙。狗日的衣服里肯定揣了块铁板,不然我手不会有骨折的疼痛感。

“去!”宋福来看都没看直接将鱼阳给扔了出去,鱼阳从地上滚了好几圈,捂着后背痛苦的哼唧:“卧槽你爹个篮子!”接着宋福来又是一把攥住我的脖领提了起来,王瓅愤怒的连续几拳击打在他的胳肢窝下,宋福来吃痛的闷哼一声,刚打算把我也丢到旁边。

江琴突然掏出她那把黑色的小手枪指向宋福来娇喝:“把他放下!”

见到我们这头掏枪了,周边围观的人群“哗..”的朝后散开,昨晚上的枪击事件给大家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宋福来怔了怔,拧着眉头没有动弹。

“康哥,你非要让我们金三角颜面扫地才肯罢休么?”安佳蓓的声调顿时提高,朝着江琴喊:“妹妹,你先把枪放下,有什么话好好商量,枪一响,那就真的没有退路了。”

“你先把成虎放下!”江琴咬着嘴皮,不为所动,黑漆漆的枪口径直对准宋福来的脑袋。

说实话我压根不记得江琴的身上有枪这茬,可是眼下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如果我让江琴撂下枪,傻子都知道我们在作秀,可真开枪的话,那我们跟天门之间的假戏怕是就得真做了,毕竟宋福来再狠也不可能刀枪不入。

场面一瞬间陷入了僵持。宋福来回头看了眼宋康,两人眼神交汇,接着宋福来突然“嗷!”的咆哮一声,将我狠狠的抛摔在地上,同一时间“呯..”的一声脆响,江琴叩动了手里的扳机。

宴客大厅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所有人呆若木鸡的望着江琴和宋福来,如果说之前我们动手,在外人眼里看起来还有缓和的余地,那么随着这声枪响,王者跟天门之间就彻底进入不死不休的局面。

混社会的都明白一个道理,你打我一巴掌,大家还有可能坐下来和谈,可你要是奔着弄死我,那咱们就甩开肩膀开磕吧,我睁大眼睛在宋福来的身上寻找枪伤,宋福来深呼吸两口,摸了摸自己肩胛的地方,冲着对面明显有些吓傻的江琴粗声粗气的大笑:“小妹妹,准头还有待提高啊!”

我这才看到宋福来的肩膀的地方好像破了个小洞。但是没有血流出来,这才松了口大气。

“你们双方各退一步,有什么矛盾出了帅府再解决,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安佳蓓冷冰冰的分别朝我和宋康看了一眼,胳膊一挥,几个士兵强制的将我们分开。

“给昆西将军面子,咱们不闹了,赵成虎你给我记住,从今天开始王者就是天门的敌人!”宋康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我也分不清楚他是在作戏还是动了真气,说罢话宋康就返身朝他们那桌走去。

文锦捂着隆起的腮帮子,一瘸一拐的指向我诈骂:“赵成虎,这事儿不算完!”

“草泥马,你嘴巴不干净,下次还削你!”王瓅搀扶住鱼阳。两人横眉冷对的吐了口唾沫。

周边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开,不过嘴里的话头都没有停止,我很清楚这一刻“王者”这俩字才算真正走进这群大枭们的耳中。

安佳蓓拉长个脸走到江琴的面前,伸出手:“枪给我!念在你初犯,我不予追究。但我有必要提醒在场的所有叔伯们一声,帅府不允许你们私配枪支,不知道规矩的记得待会把枪交出来,否则就是我们金三角的敌人。”

江琴弱弱的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道:“给她吧!”

“成虎,我是不是给你们闯祸了?”江琴低声问我。

我笑了笑道:“没事儿。”抬头朝宋康他们的方向望了一眼,宋康和文锦风轻云淡的在商议什么,没往我们这边多瞅一眼,我心说该不会玩笑开大了,真把他们给惹急眼了吧。

闹腾过后,安佳蓓走上主席台,先是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声音清脆的道:“首先小女代替家父给各位叔伯大佬们道歉,关于昨晚寿宴上发生的意外,我们深表歉意,所有受伤的朋友,帅府都会予以补偿。”

“大小姐见外了..”

“就是,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那么客气,昆西将军的伤势无大碍吧?”

底下的大亨们一个个惺惺作态的抱拳回应。

安佳蓓点点头:“家父还在危险期,但是怕耽误各位大佬们发财,所以一再要求我跟大家说下今年合作的初步动向,我长话短说,金三角每年药品的产量你们都有数,各位的份额基本不变,不过有几个例外,稻川商会、山狼帮和淮南商会以及领袖商社今年的份额暂时未定,具体情况,需要等家父伤好再做研究,你们可以即日回程了。”

“为什么所有往华夏国内售药的商会,份额都没有定下来?昆西将军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意见?大小姐,我强烈要求和昆西将军会面。”坂田竹君第一个站起来质问,与此同时还有几个势力的头目也纷纷嚷嚷起来,敢情我们国内的所有药品销售都控制在这几个社团的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