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2 奔着要命来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边抽泣一边跟随那个士兵朝着门外缓缓走去。

“唉..”

“唉。”

王瓅和鱼阳同时叹息一口。

我没好气的白了二人一眼骂:“你俩叹个鸡八气,整的好像老子是陈世美似的。”

“你不是陈世美,关键那小妞是潘金莲呀。”鱼阳幽幽的撇撇嘴。

“潘你妹,人家叫秦香莲,秦香莲!记住没?山炮!”我气的差点蹦起来,也不知道怎么跟这帮文盲称兄道弟的,一个个大字不识几个,还特么偏偏想给我整点文采。

“卧槽,你丫再跟我大呼小叫。信不信我削你。”鱼阳攥着拳头从我面前挥舞了两下,臊红着脸辩解:“幽默你懂不懂?”

明知道鱼阳是在故意逗我,可我现在就是乐不出来,抓了抓头皮道:“懒得跟傻子较真,行了!抓紧时间吃饭,吃完咱们回去补觉,这一天天挨收拾还特么得欢呼雀跃的等着。”

“啥菜也没上来,你让老子啃碗吃盘呐?”鱼阳轻轻拍了拍桌面,斜楞眼睛冲我撇嘴:“三子,我觉得你有时候就是太特么认真。说的好听点叫有原则,说的难听点就是犯驴,你说人家姑娘都送到你面前了,你抽空怼两下子能咋地?好歹是给对方都留下点美好的回忆。”

“怼个鸡八怼,她要是个水性杨花的小野鸡儿。怎么玩我都不觉得内心有愧,可人家..算了!别他妈研究我的事儿了,闹心!”我摆摆手,有些压抑的一口气闷了半杯酒。

“等下次碰上小野鸡儿,你又肯定有别的借口,说真心话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鱼阳满脸关心的探到耳边小声墨迹:“咱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害臊,你要是真不行,回头我给你介绍个老中医,治不举绝对有一套。不开工不吃药...”

“滚滚滚。”我一把拨拉开鱼阳咒骂:“你知道老子拤一次二十多分钟是件多痛苦的事儿不?”

鱼阳很认真的点点头:“知道,毛太多找不着家伙式呗,十九分钟拨拉毛,一分钟解决战斗,确实够痛苦的。”

“你能不能滚蛋?别跟我对话。”我无语又无奈的干脆扭转脖颈。

王瓅咳嗽两声问我:“三哥,既然昆西已经答应不会往国内放毒了,你算不算完成任务?”

“不算,没有任何承诺和保证,兴许人家今天承诺不贩了,明天又反悔,咱到时候找谁说理去?我还是得跟他面对面的谈谈。”我摇了摇脑袋。

王瓅又问:“那你觉得昆西会跟你见面么?”

“短期内不会,他得吊着咱,吊到咱忍无可忍主动上门求他,完事狮子大开口的提出一大堆要求,今天开这个茶话会,安佳蓓当着所有人面宣布金三角暂时不会往国内放任何药品,目的是啥?昆西无非想告诉咱,他知道咱们来的目的,他也可以做到,不过肯定有条件。”我沉思了几秒钟后摇摇头。

“你怎么知道的?”鱼阳斜楞眼睛看我。

我无奈的拍拍脑袋道:“为啥安佳蓓刚刚刻意提到暂时俩字?”

“为啥?”鱼阳迷茫的睁着大眼睛摇头。

我真是要绝望了。能够深刻体会到文锦每次跟我对话时候的无奈,绝对不是装的,碰上脑袋注水的傻缺确实忍不住想动手,我指了指宴客厅的大柱子努嘴:“看见那根盘龙柱没?玩命撞过去,你就能找到想要的答案。”

“你特么当老子彪啊。”鱼阳撇撇嘴:“算了。懒得琢磨这些屁事,你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干得了。”

“那你先闭会儿嘴,消停消停行不?”我双手抱拳做祈求状,一直都觉得鱼阳性格内向。哪知道这家伙外向起来这么吓人。

不大会儿功夫,开始上菜,一叠叠精致的菜肴被端了上来,我们几个人也甩开膀子开始胡塞起来,刚吃到一半,旁边的王瓅抻了抻我胳膊低声道:“三哥,你快看!宋康他们走了。”

我仰头望去,见到宋康一行人揣着口袋离开了宴会厅,临走时候文锦鼓着一对肿起来的金鱼眼狠狠的剐了我一眼,那副模样恨不得要把给扒皮抽筋。

“得!这把算是彻底将文主任给得罪了。晚上他不定怎么收拾咱呢。”我苦笑着撇撇嘴。

吃过饭,我们跟随大流也慢悠悠回到自己的小院里,跟哥俩闲扯了一会儿后,我们分头回屋补觉,从这地方住着吃喝都不错。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没自由,和蹲监狱没多大的差别。

这一觉睡的很踏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完全黯淡下去,我赖在床上琢磨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猛不丁我听到隔壁房间鱼阳传出一声怒吼。赶忙爬起来拽开门往出跑,结果手刚碰到把守上,木门就被人从外面“咣”的一脚踹开。

紧跟着两条黑影很突兀的闯进来,两人一身黑衣,脸上捂着口罩,头上戴着毡帽,手里都攥着把二尺多长刀子,抬手就冲我胸脯刺了过来,我反应稍稍慢了半拍,锁骨的位置裂开一条半掌多宽的大口子。鲜血当时就渗了出来。

我连连往后倒退几步,惊愕的冲他们低吼:“差不多得了,还他妈真打算把我弄死啊!”

不用说也知道,这俩捂的严严实实的家伙肯定是天门的人,不是宋康就是文锦。两人微微愣了一愣,接着个头稍微高点的那个家伙又是一个猛子蹿到我跟前,举起手里的尖头径直要往我眼睛上戳。

“卧槽尼玛,没完了是吧!”我伸手一把抓起床头的装饰花瓶,往前横跨一步。抡圆了花瓶就直接灌了下去。

那家伙的反应也不可谓不快,左臂横挡在头上,花瓶“嘭..”的一声脆响,在他胳膊肘上炸开了花,玻璃渣子四溅。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矮个家伙也操刀直扎我的心口,我抬起左腿踹向那个家伙的小腹,他手里的尖刀也同时蹭着我的裤子划了一刀。

我的右腿上立时间也出现个挺深的伤口。

疼的我“嘶嘶”了两声,瘸腿倚靠在墙角,两人阴郁的冲我一步一步逼了过来,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里刀手不像是在演戏,分明就是照着要我命来的,我扯开嗓门嘶吼:“哥们,戏演过头了喔,再他妈这样,我可要掏枪了。”

边说话我边把手伸向胸口,作出一副掏枪的模样。

别说还真把这俩王八羔子给唬住了,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家伙伸手比划了两个手势。我心头瞬间闪过一股子凉飕飕的感觉,这俩玩意儿用的军队的战术手语,大概意思是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我。

“我去尼爹老篮子!”我猛地从怀里掏出打火机,照着地面狠狠砸了下去,“嘭..”的一声脆响。把他们给吓了一跳,趁着这个空当,我拖下来外套迅速裹在左胳膊上,咬着牙就冲门外狂奔出去,这俩家伙纷纷举起手里的刀子往我身上劈砍。我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只能被动的举起胳膊抵挡。

胳臂上瞬间被砍出来几条伤口,我也完全凭借蛮力撞出了门外。

刚刚跑到小院里,我就扯足嗓门吼叫:“救命啊,杀人啦!”

事已至此,就算特么打死我也不信,他们是天门的人,宋康他们哪怕跟我有再大的仇恨也绝逼不会往死里弄我,我喊叫的同时,那两个混账也从屋里蹿出来。如同虎狼一般的攻向我,手里的刀子舞的很快,刀刀直冲我的要害,用的招式也是部队最常见的“破锋八刀”,以劈和刺为主。

几个腾挪闪躲的功夫。我的胳膊和身上就被砍中了好几刀,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我空有两只壮实的拳头,但是却没法攻到人家身前,只能被动的防守,这种滋味真特码不好受。

眼瞅着我被人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方,这时候王瓅的房间突然传出“嘭..”的一声乍响,一个一身黑衣的青年就从屋里飞了出来,接着王瓅横着脸手里攥着一根皮带也龙行虎步的撵了出来,王瓅的脸上和胳膊上也全是寸寸伤口,不过好在没有受什么重伤。

攻击我的两个家伙同时停下手脚,其中一个家伙打了声尖锐的口哨,接着他们一起冲王瓅攻了过去,眨眼的功夫,鱼阳的房间也跳出来一条黑影。几人纷纷挥刀直逼王瓅,我急忙跑过去救援,哪知道这几个熊玩意儿根本就是虚招,接着攻击王瓅的趋势,迅速撞开院子里的暗门飞奔逃离。

“阿瓅。别追!小心调虎离山,去看看鱼总咋样了!”我喝住打算撵出去的王瓅,摇了摇脑袋,刚才的争斗中我虽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但胳膊和身上也被划出来好几条挺深的口子,稍微一动就疼的不行。

王瓅黑着脸朝鱼阳的房间跑去,我倚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哪知道还不过五秒钟,从暗门处又钻进来几条身影,见到我从地上坐着,那几道黑影明显吓了一跳。

“草泥马,还他妈来呀!”我恼怒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