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3 爹,我求你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诈吼声,王瓅搀扶着鱼阳急冲冲从屋里蹿了出来,这回两人没有空着手,一人拎着一根凳子腿。

“卧槽!”

“日尼玛!”

刚刚涌进院子的这帮黑衣人和鱼阳、王瓅异口同声破骂。

鱼阳暴躁的抡圆凳腿就朝打头的那个黑衣人脑袋上抡了过去:“没完没了了是吧,草泥亲爹的,今天老子就算横尸当场,也肯定崩断你们几颗牙不可!”

不怪我鱼总暴戾,谁碰上这种不间断的袭击都肯定抓狂。更别说他此刻的侧脸上被刮出来好几条血痕,大腿上也让刺中一刀,鲜血几乎把他的裤腿都给染红了,本来还算帅气的小伙彻底叫毁容了。

“stop!”对方带头的黑衣人敏捷的躲开鱼阳的进攻,比划了个“停止”的手势,扯着个公鸭嗓门喊:“你们这是咋地了?自虐还是互相虐啊?”

对方一说话我就立马听出来是文锦的声音,朝着上蹿下跳的鱼阳和王瓅摆摆手道:“先缓几分钟,听听他们要说啥。”

“你们到底咋地了?怎么把自己给造这副逼样?”文锦没有摘口罩。两只眼睛里透着一股子迷茫。

鱼阳愤怒的吐了口唾沫:“装特么什么装,不到五分钟整了我们两次,咋地?真拿我们当二妈养的了?我们王者确实不比天门,但也不是小猫小狗。想怎么踢打就怎么踢打。”

“老弟你特么魔怔了吧?我们这才刚刚就位,之前在宴客厅我不是跟你们说好了么?”文锦更加的一头雾水,眨巴两下眼睛道:“难道我们之前还来过人?”

“你说呢?”我指了指锁骨上的伤口,呲牙怪叫:“你当我闲着没事干,自己抠出来的?”

“卧槽!真鸡八完犊子,有人赶在我之前袭击了你们?”文锦皱了皱眉毛,沉思了了几秒钟后问我:“你看清楚他们长相没有?”

“你感觉问这话符合你的智商不?”我摸了摸脖颈上火烧火燎的伤口鄙夷的朝文锦撇撇嘴。

其实不用文锦多解释,我也看出来了。刚才那拨人跟他们肯定不是一伙的,先前那帮人身披束体的黑色尼龙衫更加方便隐匿和进攻,手握尼泊尔的军式战刀平常人根本弄不到那玩意儿,反观文锦他们几个还跟昨晚上的装束一样,黑色运动服,看上去特别的业余。

最主要的是那几个人之间的配合用的完全是军队的战术手语,虽然和姜扒皮教我们的不太一样,但意思大同小异,职业的装备,职业的进攻方式,那帮家伙绝对是从军队出来的,其实对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得!将计就计吧。”文锦沉思了几秒钟后,掏出一把匕首递给我:“你抓紧时间再给自己来两下子,完事让王瓅呼喊救命,门口的守卫被我们的人引开了,最多十分钟肯定能回来。”

“你快滚你大爷的吧。老子已经这样了,你还让我扎自己?”我当时火气就喷出来了,朝着文锦破口大骂。

文锦挺无所谓的歪了歪脖子:“我就问你想不想见昆西?想不想完成罗家给你的任务?相见的话你就对自己狠点,不想你随便。可以继续窝在帅府里养膘。”

“自己捅,总比别人捅强!”文锦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后,胳膊一挥,带着几个人又从暗门离开。大概几秒钟后,他又折回来,走到我边上,抬起腿没轻没重的就踹了两下,怒斥:“小狗篮子,本来今天还准备好好收拾你的,既然你已经受伤了,老子放你一马。别以为中午在宴客厅打完我白打了。”

“去尼玛得,跟谁俩呜呜喳喳的比划呢!”鱼阳不甘示弱的也拔腿一脚踹在文锦的屁股上,文锦摔了个踉跄,刚爬起来寻思跟鱼阳扳下手腕。暗门的天门马仔催促:“文哥,守卫快回来了。”

“算你小子命好!”文锦狠狠的剐了鱼阳一眼,快速奔出院外。

我盯着地上的匕首,迟疑了半天。犹豫的攥了起来,院外隐约已经传来哨兵的叫喊声,再耽搁下去今晚上这顿揍又白挨了。

“三哥,你真准备给自己放血啊?”王瓅诧异的看向我。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狠声道:“放血总比丢命强!”说罢话我咬牙鼓足勇气,猛然挥动胳膊,刀刃冲下直接捅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噗”的一声轻响,刀身没入我的身体。鲜血顺着刀身“滋滋”的外喷着。

我咬牙咒骂:“草特么,文锦这个狗逼,给我的刀子没血槽,只疼不见多少血。”

“三子。你别冲动..”鱼阳慌忙想要拽住我。

我瞪着眼珠子抽出匕首,硬忍着剧痛,对准我的大腿“噗”的一下捅下第二下,一瞬间我疼的“啊!”惨叫一声。踉跄的摔倒在地上,感觉身体像是被掏空一样,疼是一方面,自己捅自己把我吓的也够呛。长这么大我都没对自己这么狠过。

鱼阳和王瓅俩人也傻了,大眼对小眼的呆滞望着我,我痛苦的喝斥:“瞧个鸡八瞧,还不赶紧喊人?我晕过去以后,王瓅啥话也别说,就直接跟安佳蓓要手机,说要给罗权打电话,鱼总你就可劲作,爱怎么作怎么作...”

“救命啊!杀人了!”哥俩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纷纷扯足嗓门喊叫。

“能不能演的逼真点,好赖过来搀扶我一下,抹两滴眼泪啥的行不行?”我完全被这两个一根筋给打败了,实在是没法控制自己什么时候能晕过去。要不然我现在就恨不得长眠不醒。

鱼阳晃了晃脑袋,赶忙蹲在我跟前,伸手从我腿上抹了一把血迹涂到自己脸上,然后剧烈的摇晃我身体嘶吼:“三哥你没事吧?三哥你倒是说句话啊..”

“爹。轻点..我求你了!抻着我伤口了..”我满脸是泪水的朝着鱼阳哀求,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此刻的感受,反正我从心里发誓,以后出门办事如果再带鱼阳我就是傻逼。这家伙性格变得开朗以后,话多了,脑子还是缺了,完全就特么是个虎逼。

“咣当..”院门被人重力踹开,接着几个端枪的士兵焦急的涌了进来,见到他们,我也算将心底那块大石头彻底落下,意识越来越模糊。慢慢的闭上眼睛,直到昏迷前我脑子里就一个想法,下次见到朱厌肯定要抽他,怎么把个好好的鱼阳教的如此掉链子。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是躺在一间消毒水味道很重的白色小屋里,浑身的骨头像是都要断掉一般,稍稍一动弹就疼的不行,两个护士打扮的女孩正往我胳膊上扎输液管。

“姐妹儿,我问下..是不是我昏迷以后又被人胖揍了一顿?”我虚弱的看向距离我很近的一个护士,晕倒前我明明记得自己就扎了两刀,不知道为啥此刻浑身都疼。

两个护士妹妹像是听不懂国语,迷惑的跟我喃呢半天越南语也不知道缅点话,最后干脆开门将安佳蓓给拽了进来。

安佳蓓满面担忧的问我:“成虎,你没事吧?”

“我要说我没事,你信不信?”我苦涩的指了指自己。此刻我全身都被扒光了,只留下一条小裤衩,小腹上和大腿上肯定缝针了,缠绕着好几圈白色绷带。胸口和胳膊上也有很多地方涂抹了药水。

“唉,对不起啊!是我们保护不利,才让你受这么重的伤,我代表我干爹给你赔不是了。”安佳蓓心有余悸的叹口气:“这次你真是捡了一条命,结肠差点被扎穿,右腿的大动脉也有些损伤,估计需要修养一段日子。”

“那两个虎出呢?”我转了转脑袋问道:“鱼阳和王瓅去哪了?”

“我们暂时把他们控制下来了,你受伤以后王瓅一直要跟罗权打电话,鱼阳好像疯了,见人就打,看东西就砸,我们人抬着你上台阶,他一脚把士兵给穿趴下,你从二楼上滚了下来。”安佳蓓低声解释。

“真是特么个二逼..”我欲哭无泪的眨巴两下眼睛,难怪我浑身都疼,敢情是被自己人给祸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