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5 三个条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昆西这个老滑头的话,我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嘴上喊着不会坑我,心里恨不得要将我论斤卖钱,当然我脸上肯定什么都不会表现出来,经历的越来越多,我也慢慢学会了隐藏自己的表情。

“将军还是先说条件吧,成不成咱们再议。”我没敢把话说满。模棱两可的笑了笑。

昆西竖起一根指头道:“第一个条件,我要亲耳听见罗家许诺,从今往后再不会为难我。”

我思索几秒钟后道:“我只能保证让罗权跟你对话,毕竟身份在这儿摆着呢,至于罗权会不会给你许诺,这事儿我不敢保证。”算

起来这个条件并不过分,罗老爷子如此大动干戈的要换掉昆西,无非就是想要帮助罗权上位。等罗权真正上位,鬼才会想管金三角到底谁说了算。

“第二个条件,我要一个亿!将近三年不走货的损失至少六七个亿,我不想让别人以为我是惧怕罗家方面才会不往华夏售药。我要确保我在金三角的地位,况且我还冒着得罪稻川商会和另外几个大势力的危险。”昆西翘起第二根手指头娓娓道来。

“嚯..一个亿!”我倒抽了口凉气,迄今为止我都没见过那么多钱,这昆西是真特码敢开口,不过我随即又一想,昆西说的确实没什么水分,两三年的损失,带给他的绝对不止几个亿的损失。

我仍旧笑容满脸的推着太极:“这事儿。我不敢瞎承诺,毕竟真金白银的往出撂票子,还得看看罗家的意思。”

昆西咧嘴一笑道:“第三个条件对罗家来说最简单,也是增进我们双方友谊最直接的方式,我希望罗家给小佛那个畜生一个功名,用国内的话说叫军职。”

这把我再也忍不住了,从床上蹦起来直接吼:“你怎么不去飞啊!你当军职是你家地里的大白菜,弯腰就能随便捡?”

吼完以后,我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给小佛军职?小佛爷和昆西虽说有父子之实,可俩人的关系完全就是水深火热,不然小佛爷这次也不会主动参与刺杀昆西的行动,可是现在昆西却反过来替小佛求官职,这俩人到底是整什么幺蛾子。

昆西很友好的朝我笑了笑:“条件我都提完了,成虎老弟慢慢考虑,如果可以的话。咱们再继续下一步的磋商,如果老弟认为我过分,咱们也就不要再继续浪费时间见面了,待会我会让蓓蓓给你送一部手机。你跟罗少慢慢商量一下。”

这个时候安佳蓓从门外走进来,先是认真的观察了一下昆西的浑身上下,确定没有多出来任何伤痕后,她才推着轮椅慢慢走出病房。没多会儿安佳蓓又将一部造型特殊,有点像过去大哥大似的移动电话送到了我房间。

整个过程安佳蓓一句话都没有多说,直到临出房间的时候,她才转过头冲我凝声道:“成虎,希望咱们能够一直是朋友,永远都是好朋友。”

“我也想..”我有些百感交集的微笑。

虽说昆西的几个条件都不算太苛刻,但我也没有着急给罗权打电话,不能让丫觉得太容易。回头再给我们扯什么幺蛾子,打算吊个两三天再做打算。

三个条件,第一点我可以理解成昆西想要明哲保身,第二点可以认为他是想捍卫金三角的一点尊严。那么第三个条件又是图了什么?替小佛爷谋取军职,难道两人之间一直都有什么猫腻,又或者老东西良心发现了,打算弥补一下这些年的父爱?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病房门被人“咣当”一声推开,王瓅和鱼阳这俩虎逼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刚一进门鱼阳就扯着个老粗脖子喊:“三子,你没事吧?”

“你敢不敢把音量关小点?我耳朵不背。”我无语的拍了拍脑门。

“槽,老子这不是关心你嘛。”鱼阳一屁股崴到床边,随手抓起床头的香蕉撕开皮,凑到我嘴边问:“你吃不?算了,你身上有伤少吃点水果吧。”

没等我开腔。他就一口吞下去半截。

我实在不明白身上有伤跟不能吃水果有啥实质的关系,斜眼瞅了瞅他俩道:“昆西的人没难为你们吧?”

“那倒没有,就是刚刚我们在门口碰到了文锦,文锦又给我们使绊子。碎碎念说什么让你通通答应昆西的要求,不过需要再给他说个附加条件,他还说你肯定知道附加条件是啥,三哥你和昆西碰着面了么?”王瓅替我撕开一根香蕉。低声问道。

“附加条件?”我舔着嘴皮琢磨几秒钟,瞬间想到了,文锦估计是想让我通过昆西的嘴问出来成X战区那帮狗逼藏在什么位置,只是昆西能告诉我么?罗老爷子是中将。周泰和是少将,虽然差点级别,可是对昆西来说都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会为了一个去得罪另外一个么?

见我一动不动,鱼阳捅咕了我两下问:“三子,你想啥呢?”

“哎我操!爹,你碰到我伤口了!”我一激灵蹿了起来,鱼阳这个虎出刚才一肘子打在我小腹上,疼的我脑门上当时就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使唯一健康的左腿,一脚把鱼阳踹下床,恶狠狠的低吼:“从今儿开始。你跟我保持最少两米的距离,不然老子早晚死在你手里。”

“我咋了..”鱼阳一脸的迷茫。

我回头朝王瓅叮嘱:“阿瓅,你以后少跟鱼阳玩儿,容易变二。”

王瓅点点头。笑着道:“我也这么觉得。”

“你滚蛋哈,王瓅你还好意思说我二,刚才咱们被人抓起来,是谁护着你的?昂?被人拿枪口顶住胸口。是不是老子一个大撇叉,上去就把那个狗鸡八士兵给怼了个底朝天?”鱼阳不乐意了,瞪着俩大眼睛“吭哧吭哧”的喘粗气。

“你快别鸡八说话了,本来人家安佳蓓就没打算难为咱,要不是你闹腾,那几个当兵的能开枪不?枪响以后,咱俩谁先往地上趴的?”王瓅吐了口唾沫嘲讽。

“老子那是防卫!人的正常反应好不好?”鱼阳臊红着脸较真。

王瓅撇撇嘴冷笑:“呵呵,正常反应?正常反应你哭爹喊娘的让安佳蓓给你准备三尺白绫。还说要给三哥披麻戴孝,三哥死了没?你就戴孝,你他妈就不能等三哥真咽气了再嚎?”

王瓅不甘示弱的横起膀子,说着话俩人就跟顶牛似的互相推搡起来。

刚开始听王瓅说话我还觉得像回事。哪知道越到后面他越跑偏,我叹了口气道:“鱼阳是二,王瓅你干脆就是彪,我特么对天发誓,以后我要是再让你俩一起行动,我是你们儿子,操!都出去..”

正跟这俩逗比互相骂街的时候,安佳蓓又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见到我们仨人跟没王的野蜂似的闹成一团,安佳蓓轻咳两声道:“要不等会我再来吧。”

“别介蓓姐,有啥事您直接安排,就当这俩傻逼不存在。”我瞪眼冲着二人喝斥:“都给我滚出去。谁再多逼逼一句话,马上回石市,老子不带开玩笑的。”

“哦。”两人这才消消停停的走出病房。

“真羡慕你们这种关系啊。”安佳蓓掩嘴笑了笑:“我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中午饭前。你不是让我安排人把你那位女性朋友送出金三角么。”

“嗯呐,多谢了蓓姐。”我赶忙朝着安佳蓓抱拳。

“谢什么谢,我还没感谢你呢。”安佳蓓微笑道:“行了,你快喊出来你那位朋友吧,我这会儿安排好车和人了,就等她出发呢。”

“你说啥?”我直接傻眼了,一下蹿了起来,情绪激动的攥住安佳蓓的手掌问:“你没安排人送她走?那中午那个兵是谁的啊?”

“成虎,你是不是还不清醒呢?中午我哪安排人了?当时主持完宴客厅的事情,我就回去跟我干爹汇报了,然后下午你又出事,刚刚才想起来那回事。”安佳蓓一头雾水的眨巴了两下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