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3 毒狼 【为Lee712大哥的玉佩加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厄运像条狗似的吐了吐舌头,随即摆了摆手,接着那几个马仔就淫笑着围向了江琴,有人还故意把江琴嘴里堵的破布头拽下来,江琴吓得花容失色,惊恐的尖叫。

江琴叫的越是惊恐,那帮畜生的笑声就越是放肆,有两个家伙甚至已经把手伸向了江琴的胸口,我扯着嗓门吼叫:“厄运,你他妈还是不是人了?操你爹的。有啥招你冲着我来!”

厄运歪着脖子看向我轻笑:“冲你来不了,我兄弟想要的三哥身上也没用啊,三哥喜欢看表演吗?我这几位兄弟都是金三角流窜多年的好汉,禁欲很久了,今天不如现场表演给你看,如何?值得一提的是他们都是华夏人,自己人欺负自己人的戏码我从小就喜欢!”

我这才注意到,这几个家伙好像确实不是岛国人,虽然岛国人、韩国人和国人长得都一样,但是他们身上那股子猥琐气质。完全是没法掩盖的,这几个家伙个头都不算太高,但是却异常的魁梧,应该中规中矩的汉人长相,难怪抓捕我们的时候。厄运可以如此轻松。

“不要,不要碰我!”江琴满脸是泪的哀求,可此刻的她怎么可能说服几个完全被兽欲占据大脑的禽兽。

“厄运,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朝着厄运狞声问道。

厄运耸了耸肩膀,病态似的“哈哈”大笑:“我什么都不要。就是很单纯的想看到你痛苦,反正你死了,王者早晚会分崩离析,石市也好、崇州也罢,早晚都会纳入我大稻川的版图,我就是要让你痛不欲生!”

厄运的表情变得极度扭曲起来,手里的电棍一把塞进我嘴里,额头上的青筋乍现,低声嘶吼:“你知道么?蔡亮上次把我们远东大厦炸掉,不光死了一批高能的科技人才,我的妻子和孩子也全都葬身火海,我唯一的妻子和孩子!”

巨大的电流在我身体里乱窜,我身体一阵痉挛,痛苦的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厄运放肆的仰头大笑,眼眸中闪烁着病态的凶光。

不过我却特别想笑,特别想指着厄运的鼻子告诉他:“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和哑巴合伙将蔡亮的妻儿害死,蔡亮反过来又把他的家人给炸烂,这叫啥?这就叫报应!”蔡亮还不知道这个喜悦,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笑。

另外一边那几只畜生已经把江琴的衣服给褪下来,一个个如同色中饿鬼似的对着江琴上下其手,可江琴除了哭嚎,什么都做不了。人为鱼肉、我为刀俎。

我半死不活的被吊在树上,更是什么事情都干不了,我慢慢闭上眼睛,心道:“对不起了,如果这次我能侥幸。一定会把这些禽兽挨个扒皮抽筋!”

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男人发出“啊!”的一声惨叫,紧跟着第二声惨叫也随即而起,我豁然睁开眼睛,见到包围江琴身边的几头畜生。趴在地上两只,一个后脑中箭,另外一个胸口中箭,全是一招毙命。

剩下的三个家伙纷纷转过去脑袋,伸手想要去抓立在旁边树干上的枪,连着三支弩箭如同下雨一般从对面的一根树桩上飞射而出,直接钉子似的钉在那仨人的脚下,威胁之意不言而喻,弩箭的尾部有好像用孔雀羽毛装饰,特别的漂亮。

三头禽兽立马呆若木鸡的杵在原地。谁也不敢再多动弹一下,靠近中间脸上长了一颗大痦子的家伙惊恐的喃呢:“凤尾箭?是..是毒狼风华!”

我这个人很少相信什么神佛,可是眼前的这一幕却又不得不让我膜拜一声苍天有眼,至于这个毒狼风华到底是什么人,我并不知晓。只是感觉名字很熟悉,感觉像是在哪听过。

“江湖仇杀,我不多说什么,但是奸人妻子就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对面的灌木丛中传出一个男人略微沧桑的声音,接着一个约莫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消瘦身影从阴影中慢慢走出。

厄运下意识的想要把手伸向腰后。结果那个男人抱起手里的手弓弩“咻..”的就是一箭钉在厄运的脚下,阴影中走出的男人很淡定的出声:“不要拔枪,你的速度一定没有我快!”

那男人大概三十出头,剃着个很平常的短寸头,淡眉小眼。并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他上身穿件紧身的黑色背心,一对孔武有力的胳膊跟他单薄的身体配起来,感觉极其的不协调,底下套条绑腿靴裤,宛如一棵松柏一般站在距离我们七八米的地方,左手拎着一把连发弩,右手攥着几只箭,腰上扎着一把五四式“大黑星”,肩膀上背着一个水蓝色的旅行包,看起来异常的利落。

“朋友。江湖仇杀,我理解,毕竟谁在道上都有几个仇家,可是当面奸淫人的妻子是不是就有些违背道义了?祸不及妻儿,别让社会这碗饭变得越来越埋汰!”男人嘴唇蠕动,朝着厄运冷笑:“我叫风华,和你一样都是在金三角混口饭吃的华夏人,咱们虽然当贼,但是起码的人性不能丢,你说对么?”

这个男人估计只是路过。并没有看清楚具体什么情况,以至于连厄运到底是哪国人都分不清楚,而我嘴巴又被电的发麻,啥话也说出来,只能“唔唔..”的磕巴。

男人略微扫视我一眼,有些嘲讽的摇摇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不管什么原因你被对方寻仇都是罪有应得,我不会救你,我只希望几位朋友把女人放走如何?”

看起来像是在商量,实际上男人的口吻带着一种毋容置疑,右手已经将几只弩箭安进了手弓弩里。

厄运皱了皱眉毛,似乎在权衡对方的实力,沉思了几秒钟后,咧嘴一笑,朝着男人抱了抱拳头:“好说,既然风华老哥开口,这女人我们就网开一面!”

“我要亲眼看着她离开!”风华微微昂起脑袋。

厄运摆摆手,几个手下快速将绑住江琴的麻绳解开,衣衫不整的江琴跌倒在地上,朝着风华“咣咣”直磕响头:“大哥。你行行好,救救我朋友,求你了!”

“我刚才说过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既然选择了吃社会饭。就该早有身死的准备,你快点走吧,我还有别的事情。”风华有些不耐烦的打断江琴。

“大哥,我求求你了..”江琴捣蒜一般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风华轻声道:“我给你十分钟时间,你要走的话就赶紧走,如果你不愿意离开,那就当我多管闲事!”

见风华的态度如此决绝,江琴愣了几秒钟,抹干净脸上的鼻涕和眼泪,转身就朝密林的深处跑去,风华则抱起手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