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5 爷们,纯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剩下的时间里,鱼阳和王瓅将厄运吊到树上剥掉身上的衣裳,抄起各种家伙式一通猛揍。

折腾了半个多钟头,我总算从那股子酥麻酥麻的感觉中缓和过来,记得老早以前到天桥底下买砍刀,有个算命先生曾经跟我说过,“你命有大劫。”混了这么多年我没觉出来有过啥差错,这次在金三角再次遇上鱼阳。我信了,这狗日的绝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大劫”。

见我挺尸似的躺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鱼阳走过来,弱弱的朝我伸手问:“三子,你没事吧?”

眼瞅着他的手指尖要碰到我,我立马蹦了起来,冲着他双手合十的作揖:“哥,求你了。离我远点行不?我就想活动六十岁,你满足下我这个愿望成不?”

“...”鱼阳一阵无语,从怀里抽出电棍,照着厄运的身上又是“噼里啪啦”的狠抡起来。一边打一边骂:“都他妈怪你个王八蛋,害我的三哥跟我有了距离感。”

厄运被打的高一嗓子低一嗓子嚎叫,我看着别提多特么解气了。

“哈哈..”坐在我旁边的风华爽朗的大笑起来:“你这个兄弟蛮有意思的,我就喜欢和这种性格的人交朋友。”

“希望你俩友谊地久天长。”我忙不迭的点头。头一次生出想法要不要把鱼阳就留在金三角,让他成为王者和昆西之间的友谊大使。

趁着他俩修理厄运的功夫,我抓紧时间跟风华套关系:“哥们,你是跟着张天旭混饭吃的啊?”

我感觉这家伙挺有两下子的,人品姑且不论,毕竟相处的时间还短,但是那一手牛逼的弩法就绝对可以算作顶尖战力,要知道内陆地区不比金三角,你敢拿枪,警察就敢铐你,想玩枪除非你豁出去蹲了三五年,平常帮派对抗完全就是靠着片刀、镐把近战,要是有他这么一个百发百中的远程高手从旁边压阵,我看看还有哪个龙头老大还敢跟我叫板。

风华一脸忠厚的摇摇头回答:“不是,我有自己买卖,平常往韩国走私一些药品,之所以和张天旭比较投缘,就是觉得我和他都是军人出身,大家共同话题比较多,对了你那个女朋友。我已经安排人把她送到张天旭那里去了,张天旭会把她送过湄河。”说起自己职业的时候,风华甚至有些不好意思。

听到江琴安然无恙,我积压在心头的巨石也算彻底沉下去。同时也告诫自己跟她彻底拜拜,继续藕断丝连下去,不光是害她,更是在害我自己。大家还是早点形容陌路的好。

风华?毒狼?我记得之前跟着王一去拜会张天旭的时候,小佛爷曾经跟我们提起过这号人物,当时小佛爷说,风华还有个什么药娘在金三角都属于独树一帜的大狠人,连昆西都颇为头疼,估计说的就是这家伙。

怪不得一看到这家伙,我就有好感,合着大家都是吃大锅饭出身的。我乐呵呵道:“军人啊?好巧,我也是,我这趟到金三角就是替所属连队做任务,我是卫戍区呢。你过去在哪服役?”

可能是听到了我的身份,风华的态度变得亲昵了很多,笑着道:“跟你们御林军比不了,我们连队没什么番号。说了你也不知道,呵呵。”

“那你怎么想着干这一行的?我没有别的意思哈,就是单纯的好奇,一般军人对这行都比较排斥。”我疑惑的问他。

他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叹了口气道:“我说是因为生活所迫你信么?”

“信啊,那有啥不信的,我们商社有很多军人出身的兄弟。”我忙不迭的点头,开始尝试拉拢他,既然他不是张天旭的人,那我撬起墙角就没任何心理负担。

“我答应过几位去世的战友,会替他们照顾老小,因为我所属的连队比较特殊。我除了杀人和开枪以外,不会别的,退伍以后,上面只给了十几万块的退役金,正好又赶上一个战友的母亲病重住院,我把钱全都交了还不够,只能借高利贷,哪知道利滚利。我永远都还不清,后来一怒之下就犯了错,最后只身逃到金三角。”风华苦笑着摇摇头:“在金三角想要谋生和赚钱,只能干这一行。”

提及往事,风华的眼睛有些红了:“服役的时候,我一直觉得绿营现实,等我真正褪下那身衣裳才发现社会其实比大营更加现实,没有钱,就只能挨饿,没有钱,狗都不会理你。”

“其实你可以考虑去找你的老领导帮忙的。”我冲着他低声安慰。

风华摇了摇头:“确实可以,可他能帮我一次两次,总不能一直帮我吧,我虽然犯了错,但我始终记得自己曾经是名军人,哪怕贩药。我都从未染指过自己的国家,只是卖给整容国那些无良整容师和药品加工厂。”

“爷们!纯得!”我朝着风华翘起大拇指。

风华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后脑勺说:“对了,你如果有女性朋友的话。一定告诫她们别去韩国整容。”

“为啥?”我不解的问他。

风华嘲讽的淬了口唾沫道:“你没听女人们经常说的一句话么?整容是上瘾的,其中的缘由不用我多解释了吧?”

我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明白了,难怪没听过那帮伪娘有啥厉害的贩药组织,合着他们把东西全都糅合尽整容药材里了,真是特么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啊!对了风华大哥,你有没有考虑回国内发展呢?”

“这个..”风华明显犹豫起来。

我跟风华正聊的起劲的时候,鱼阳兴冲冲的跑过来指着被吊在树上的厄运问我:“三子这个狗日的,咋整?要不要直接弄死?”

“哥,下次再喊我的时候,你敢不敢稍微停顿一下?不知道的人还特么寻思你骂我呢?啥叫三子这个狗日的?”我简直快要被鱼阳折磨崩溃了。

自打我鱼总的性格变得开朗以后,他的“二”劲儿随着拳脚功夫每天都在同步增长,我真想揪住朱厌的脖领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拿啥祸祸鱼阳的,可以把一个沉默寡言的闷葫芦变得这么虎逼嗖嗖。

鱼阳倒是很无所谓的撇撇嘴:“别特么在意细节,我问你厄运,咱们是直接埋了还是待会石市?他不死也废了,刚才王瓅拿电棍一个劲的捅咕他篮子,这会儿那俩篮籽估摸都快熟了。”

“带回石市干啥?供起来么?”我瞟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厄运,此刻那个傻子哪里还有半点先前意气风发的模样,耷拉着脑袋已经开始神志不清,嘴里念经似的嘀咕:“杀了我吧,求求你们杀了我吧。”

身上被电的青一块、紫一块不说,裤裆的货完全糊掉了,脸更是比先前活脱脱的大了好几圈,嘴唇肿的好像两片烤肠,之前他电我的时候就是为了折磨,至少搁个十几二十分钟才出溜一下,王瓅和鱼阳倒好,完全是奔着要他命去的,能把电棍给捅咕没电了,可想而知这哥俩是得多用心。

“那我俩就找地方把他埋了,得鸡八了!”鱼阳打了声口哨,招呼王瓅将厄运从树上放下来,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厄运被他俩放下来的时候,突然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狗一样爬到脚跟前,含糊不清的哀求:“三哥,给我一条活路,我愿意告诉你们,哑巴他们的动向,还有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求求你放过我吧。”

“去尼玛得,你舔个狗脸咋好意思说出来放过你仨字的?”鱼阳抬腿就狠狠的踩在厄运的指头上,拿起已经没了电的电棍打篮子似的照着厄运的后脑勺上“噼啪”猛凿。

我制止住鱼阳的拳打脚踢,俯视厄运冷笑道:“我给你一分钟时间说点值钱的内容,否则这一分钟就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分钟。”

厄运的嘴巴立马像是开挂一般的嘟囔起来:“哑巴带着一大批的药品准备过河,他准备拿这些药品陷害王者,还安排好了天门的内奸交易,到时候他再举报你们两家合伙做药品生意,周泰和会发动雷霆抓捕,直接绕过石市的警局,直接将你带到成X战区。”

“哑巴为啥那么热衷于搞我呢?我跟他没啥大仇吧?”我拧眉问他。

厄运摇摇头:“我不太清楚你们之间的恩怨,但我感觉他并不是想整你,只是想要借着王者的手和天门斗,如果你被抓走,王者到时候势必大乱,再加上有心人的挑唆,肯定会和天门开战,这个计划的具体步骤我全知道,哑巴他们选择哪条路回国我也清楚,只要你给我个活口,我愿意帮你们铲除哑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