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6 背后的枪声/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厄运哭撇撇的匍匐在地上冲着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哀求...

我冷眼瞧着他,心里不住的打小鼓,这家伙实在太阴险了,而且做事不择手段,跟曾经的阎王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留着他将来不定得为我们制造多大的困难,可要是现在就把他埋尸“鬼林”,我们对哑巴的计划又不得而知。

如果能够联合天门的人把哑巴这条疯狗消灭在金三角那是最好不过。首先这地方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其次在这里我们更容易发挥优势,别说开枪、丢手雷,就算从昆西那借几门大炮轰狗日的,也不会有太大麻烦。

“草泥马,还特么敢提条件,老子问你哑巴他们到底在哪?”鱼阳一脚直接踹在厄运的脸上,从地上捡起来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照着厄运的脑袋上“咣咣”就是几下子,厄运捂着脑袋“唔唔”的嚎叫,就是死活不往下说。

“说不说!”鱼阳攥着石头往厄运的脸上很盖几下,打的他至少吐出来五六颗牙齿,厄运仍旧一语不发的摇头,这狗犊子其实特别聪明,他知道自己只要紧咬住秘密不开腔,我们就不能把他怎么滴。

“风华大哥,你身上带盐了么?”王瓅眼角闪过一抹凶光,冲着风华问道。

风华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小包锡纸,王瓅拆开包装抓起一把粗盐颗粒直接洒在厄运脸上和身上的伤口处,厄运疼的在地上来回的打滚,死死的咬着嘴皮叫喊:“赵成虎,只要你给我一条活路,我肯定把哑巴的计划原原本本告诉你,保证我后半辈子永不会踏足华夏!”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蹲到厄运的面前微笑:“好啊,不如你先表示一点诚意,告诉我,哑巴他们选择哪条路线回国?”

“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至少我得保证自己绝对安全。”厄运的脸肿的跟个小号猪头有一拼,因为掉了几颗牙齿的缘故,说起话来跑风跑的特别厉害。

“怎么样你才会觉得自己足够安全?”我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道。

“先带我过湄河,缅点境内有我们的人接应,届时我会把哑巴的计划原原本本告诉你,你们可以在湄河对岸狙击哑巴,我保证自己说的句句属实!”厄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我面前如同忏悔一般的狂抽自己两个嘴巴子:“我向天皇起誓。永生不会冒犯天门!”

“天你爹个篮子皇,不好使!”鱼阳抡圆胳膊就是一拳头砸在厄运的脑袋上,厄运再次从地上滚了几圈,丧家犬似的只剩“哎哟哎哟”的悲嚎。

“狗操的。就是他妈欠捶!”鱼阳和王瓅将厄运再次吊到树上,皮带、藤条的卖力招呼起来。

此刻的天色已经完全大亮,晨曦透过茂密的枝叶斜射进林子里,折腾了整整一宿。哥几个的体力和精神都有些下滑,再这么耽搁下去,鬼知道哑巴他们会不会已经渡过了湄河,我制止住暴躁的王瓅和鱼阳道:“带上他,咱们启程!”

“三哥,这小子太阴了!带着他..”王瓅犹豫的望向我。

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点头:“带上他,咱不能拿家里的兄弟当赌注。”其实我心里还打着另外一个算盘,湄河的对岸有罗权他们辅助。到时候我们的武器配备更加精良,罗权还可以动员缅点的官方替我们掩护,想要消灭掉哑巴一行人,应该更加轻松。

“算你小子命好!”鱼阳恨恨的将厄运解绑。往他脖颈上套了一条麻绳儿,牵狗似的薅拽着往前走,我侧头看了眼边上的风华邀请道:“老哥,一起不?到石市做几天客。刚好可以看看祖国这些年的变化。”

“呃..还是算了吧!”风华明显有些动心,可是权衡半天仍旧拒绝了我,苦笑道:“我身上还背着几份A级通缉令,到时候更是给你们惹麻烦。将来如果有机会,兄弟再到金三角可以去北部的喀什省找我,保证好酒好菜的管够。”

人各有志,看他并没有心思回内陆发展,我也不好多做挽留,抱了抱拳头笑道:“行吧,那咱们有缘再见,这次酬劳风华大哥可以到六号营去找安佳蓓。她会替我暂时垫付,保重!”

“保重!”风华同样回以一拳。

告别了这个性格爽快的纯爷们,我们哥仨牵着厄运,如同难民一般跌跌撞撞的冲着湄河开拔。因为我身上伤势的缘故,我们行进的速度并没有多快。

期间我尝试过很多次呼叫王一,但是那头都没有任何声息,其他战友也没有丝毫动静,大家完全失联,记得遭遇厄运之前,王一说他距离我八九公里,按理说一夜的时间。他怎么也该赶过来,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出现,我觉得他肯定是碰上了别的麻烦。

我心底一阵的烦躁,眼瞅着整件事情马上进入尾声。罗权跟昆西达成圆满交易,这个节骨眼上王一要是再出点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将来应该怎么面对陈花椒。

王瓅的丛林经验是我们几个当中最丰富的,剩下的路程基本上都是他带着我们走。每走几里地他都会在树上做下标记,从鬼林出来我们又走了两个多钟头,王瓅兴奋的出声:“最多再走一个多小时,咱们差不多能够抵达蓝旗寨,蓝旗寨的对面就是湄河。”

听到希望就在前方,我和鱼阳也变得激动起来,只要渡过湄河,剩下的事情完全可以由罗权操心了。我则能打着“养伤”的幌子心安理得的退居二线。

厄运赤身裸体,像只大马猴似的被鱼阳牵着往前走,膝盖和胳膊上全都磨的鲜血淋漓,又走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厄运哀求的望向我:“三哥,能不能给我找条裤子,前面马上就要到寨子了..”

“咋地?你还要脸啊?”鱼阳一脚将厄运踢了个踉跄,顺手从边上的灌木丛抓起一把树叶甩在厄运的脸上怒斥:“反正你那玩意儿也废了。就用树叶凑合挡一下吧。”

“这..”厄运明显想要骂娘,不过考虑到自己目前的处境,狗逼还是机智的将话咽了下去。

“操你爹,瞪我干啥?别特么老给我制造揍你的借口。”鱼阳抱起枪托,劈头盖脸的照着厄运猛抡了几下,一路走来,大家都累的气喘吁吁,唯独我鱼总始终精力充沛,几乎走几步就会扁厄运两下子。

堂堂稻川商会的天之骄子,愣是让鱼阳打的没有半点脾气,我估计这篮子就算能够侥幸活下来,这辈子想起“鱼阳”俩字都会如同梦魇。

“不对,有枪声!”走着走着,王瓅突然停下脚步,侧脸竖直耳朵朝我们比划了个“停止”的手势。

我们几个全都立在原地,静静听了半晌,鱼阳大大咧咧的摇头:“哪特么有枪声啊,老瓅你丫该不是出现幻听了吧?”

“不可能,绝对有枪声,只是咱们距离比较远!”王瓅严肃的摇摇头,我也竖起耳朵听了几分钟,始终没感觉到任何动静,冲着王瓅笑道:“确实没什么动静啊,阿瓅你不用太紧张。”

我话音刚落,突然就听到“呯..”的一声乍响,那动静就跟过年时候放的“二踢脚”一样,就算是个聋子怕是也能听到一点动静,而且那枪声好像就在我们身后。

“我去特么的,这么大动静,肯定是狙击步枪?”王瓅的眼珠子立时间睁大,我们几个人快速左右观察寻找掩体,最后一起钻进了边上的一簇灌木丛里,纷纷拿起搅和厄运的半自动戒备起来。

往灌木丛里藏躲的时候,厄运起了幺蛾子,死活就不往里走,气的鱼阳攥着匕首给他放了几刀血,狗日的这才老实。

枪声是从我们后面发出的,也就是说我们身后有追兵,而且那追兵还和什么人相遇了,“是不是稻川商会的余孽没有清理干净?”我皱着眉头问道。

“不可能,我去检查过。”王瓅摇摇头。

“你们手里有狙击步么?”鱼阳甩手一巴掌抽在厄运脸上。

“没有,绝对没有!”厄运嗓门很大的摇头回答。

鱼阳一拳头砸在厄运的嘴里:“草泥马,你丫是故意这么大声!”

这时候我们身后的林子里传出一阵“簌簌”的脚步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