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9 三个响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瓅和鱼阳没作任何犹豫,慌忙拔腿朝着蓝旗寨狂奔而去。

“老首长,我错了也服了!您给我条活路走行么?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求你看在同为军人的份上,饶我一马吧...”郑义满脸血污,趴在地上冲王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求饶。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你觉得你还能走么?既然干了,就别怂,别既糟蹋了军人,又把社会人的角色给玩埋汰。”王一又咳嗽了两声。目光深邃的摇摇头:“做错事情就得偿还,不论你有任何理由!另外你不配再自称军人,你玷污了这两个字!”

“叔,一枪干死他得特麻个痹了!”我咬牙切齿的咒骂,今天如果不是王一及时赶来,我估计此刻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应该是我们弟兄三人,对这个逼玩意儿,我是一点怜悯的感觉都没有。

王一扬眉笑了笑:“把他做掉很容易,我何苦废掉他的双手双脚?杀了他,谁来证明哑巴藏毒贩毒的事实?罗家又凭什么给周泰和致命一击?小三子,以后做人做事千万别只看眼前,眼光放的远点,未来计划久点,没什么坏处,叔特别感激你,要是没有你,叔到死恐怕都洗脱不了罪人的身份,真的,谢谢你!”

我皱了皱眉毛,不知道为什么王一会突然之间这么感伤,摇头道:“叔,别扯没用的,我跟花椒是兄弟,咱们都是一家人!”

王一左手撑枪,右手轻怕自己的胸口,朝着我气喘吁吁的说道:“你正好再去看看那几个家伙背包里的玩意儿是不是药。”

“稳妥,叔!”我点了点脑袋,然后径直走到郑义那帮人的跟前,从他们的背包里翻出来足足十多块跟板砖差不多大小的白疙瘩,这些玩意都是纯度特别高的药品,随便往里兑点东西丢到市面上都是有价无市,最少得有百十公斤。

哑巴这个狗逼打算拿这么多东西栽赃我,到时候我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枪毙的,想到这儿我恨恨的朝着“半残废”郑义踢了一脚怒骂:“哑巴呢?”

“我不知道..”郑义的手脚全都被王叔干废,只能挺尸似的躺在地上,眼神闪躲的朝我摇头:“赵成虎,士可杀不可辱,如果你想要凌辱我的话,还不如一刀杀了我!”

“你跟我装你麻痹的大瓣蒜!”我抬腿就往他的脸上跺,打地鼠的似的连续蹬了丫七八脚,我才吐了口唾沫咒骂:“这么有骨气,你咋不咬舌自尽呢?草泥马,来你自杀,我绝对不拦着!”

郑义仰头躺在地上,一张大脸被我“加工”的又大了几圈。

“郑义。你真对不起爹妈给你起的名字,既不正也没义,行了,咱俩别墨迹了,你直接告诉我哑巴去哪了。也省的我耗费精力折磨你,咱俩都省事。”我一脚踩在郑义的脸上,用力的碾压了两下。

“他..他走了,两天前带着他干儿子就回国内去了,故意跟我们兵分两路。他身上也带着将近十公斤的药品。”郑义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当了叛徒。

“走了?”我不信邪的照着他的脸又狂踩几脚,愤怒的嘶吼:“你他妈逗我玩呢?给老子说实话!”

“走了,真走了!”郑义哭嚎声乞求:“狗日的骗我们,说是他会负责吸引所有火力,我们放心大胆的渡河就可以,三爷,我要是说一句瞎话,天打五雷轰!”

“去尼爹裤衩子的,你这种人早就应该被雷劈死!”我恼怒又跺了他两脚:“有什么方式可以联系到他么?”

“有。我上衣口袋有一部军用电话,专机专线的,可以联系到哑巴..”郑义忙不迭的点头。

我弯腰刚打算从他口袋取电话,哪知道紧挨着郑义突然动了,拦腰搂住我扑倒在地上。嘴里发了疯似的嘶吼:“草泥马,你不给我活路,老子也不让你好过,小秦动手!”

这时候躺在郑义旁边一具“尸体”猛然跳了起来,飞速从地上捡起枪来。

“喂!”王叔赫然吼叫一嗓子。

“尸体”条件反射的朝着王叔“嘣..”的就是一枪。

距离不远处的王叔猛然直起身子。一脚挑起当拐杖的狙击步,右手接住枪托,甩手“呯..”的就是一枪,那具“尸体”硬生生的栽倒在地,鲜血顺着土地铺成一大片。

“咳咳咳..”王一剧烈喘息几口。朝着郑义轻笑:“小崽子,记吃不记打是吧?”

郑义的两只手腕都被干废了,只是凭借一股子蛮力将我撞倒,我回过神以后,拳头不要钱似的照着他的小腹“咣咣”就是一阵猛怼,完事骑马似的坐在他的身上,照着他的狗头左右开弓。

“你他妈不光侮辱军人的身份,还侮辱了人这个称呼!”我是真急眼了,刚刚要不是王叔的突然开枪,我这会儿指定已经到阎王爷那去报道了。我从郑义的脸上不知道具体挥舞了多少拳,打的他直翻白眼,我才气喘吁吁的作罢。

“小三子..”边上的王一虚弱的朝着我轻唤一声。

我马上跑到他跟前,拱腰问:“怎么了叔?”

“替我点支烟吧,我这会儿累的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王一像是肚子疼一般。欠下去身子,拿自己的膝盖顶在胸脯上,半蹲半坐的倚靠着背后的大石头。

我没有任何废话,快速点燃一根烟,塞到他嘴里,关切的问:“叔,你是不是哪受伤了?还是什么地方不得劲儿,我看你脸色蜡黄蜡黄的。”

“上岁数的人皮肤怎么可能比得上你们年轻人细皮嫩肉,我没事哈!”王一咬着烟嘴,用力的嘬了两口。身体哆嗦的打着摆子,露出一抹慈爱的笑容道:“见到花椒和胖子的时候,替我扇了两个大嘴巴子可以么?”

“啊?为啥呀?”我不解的抓了抓脑后勺。

“两个不孝子,我这辈子经历最大的事情他们都没能陪伴左右,不打他们打谁。不过打归打,你们之间的感情千万不能散,花椒这孩子没啥大志向,血色在他手里不可能发扬光大,以后就并入王者吧。”王叔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抽烟的速度也快了很多:“胖子是个实诚孩子,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城市之中仍旧信奉着所谓的忠孝仁义,与如今世界格格不入,好好的待他们。”

“叔,你看你,好好的说这些干啥。”我心头跳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王叔的身体不再像刚才那么颤抖,眯缝着眼睛看向我微笑:“你刚才不是说要给我磕三个响头么?叔,这辈子做任何事情都喜欢雷厉风行,你现在就给我磕吧。”

“叔,你到底哪不舒服?”我心里面那股不好的预感愈演愈烈。

“人呐。千万不要走错道,错了就得还!”王叔咳嗽两声,用力的又嘬了几口烟嘴,鼻孔喷出来一抹浓烟,仰头看向北方,本来浑浊的眼珠子瞬间变得格外的透亮,眼神中透漏着无比的留恋和怀念,像是自言自语的嘀咕:“磕吧,叔不喜欢欠别人的,也不喜欢被人欠着。”

“好。我磕!”我抽了抽鼻子,毕恭毕敬的跪在王叔的面前,脑瓜冲地面使劲撞击,发出“咚”的一声脆响,朝着王叔微笑:“叔,你看好了,真正的响头,一点水分不带掺的。”

王叔斜叼着香烟,目光依旧望向北方,家的方向,他没有出声也没有动,可是不知道为啥我的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下掉,王叔身后的青石板,发出“滴答滴答..”好像滴水的响声。

我倒头朝着他又重重的连续磕了两个响头,撞的脑瓜子有点迷糊,笑着问他:“叔,响不响?过瘾不?不过瘾我再给你磕俩,只当提前拜年了!”

王叔没有吭声,仍旧保持先前的模样,但是他嘴里的烟卷却“吧嗒”一下掉在了地上。

我心头猛然略过一抹悲伤,匍匐着爬到他跟前,使劲摇晃两下他的小腿,王叔的身体宛如长在了石板上一样,硬的吓人,僵的心悸。

“叔,叔..你别他妈吓唬我,叔!”我大口大口喘息着,爬起来摇曳他的身体,当我直起腰的时候才看清楚王叔身后的大石块上满是鲜血,殷红的血迹将石头完全浸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