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1 万丈荣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是当天中午启程回国的,罗权动用家族的关系为我们包下两架飞机,带着满身的伤痕和无尽的悲哀我们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临近傍晚的时候,飞机缓缓下坠,脚踩在故乡的土地上,我心里百感交集,临行前我们一行人说说闹闹的画面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中,那会儿王叔就像个话痨似的总是跟我嘟囔,回国以后的计划。

他说往后的日子要陪在陈花椒的身边,带带孙子,和老兄弟们一起钓钓鱼、养养花,颐养天年。然而一切最终只能成为他的奢想,一想到这儿我就悲从心中起,眼泪控制不住的打转。

我和小佛爷、扈七、蔡亮一人抬起水晶冰棺的一角,缓缓的朝着大厅方向走去。我伸手在棺材上轻抚两下,哽咽的出声:“叔,咱们到家了!这一次我要带你行走在阳光下体味荣光,享受万人的敬仰!”

机场大厅。肃静无比,偶有行人也是脚步匆忙的离开,接客的大厅里,聚满了人,站在最前面的一些身袭黑衣的人,有男有女,有青年有中年,这些人全都是黑色的T桖短衫。胸口的地方赫然绣着“血色”二字,打头的正是瓜爷,两只眼睛通红通红的,宛如泣血一般的骇人。

血色成员的身后,赫然是王者各个堂口的马仔整整齐齐的排列几行,耐心的等候我们归来,清一水的白色紧身西装、黑皮鞋,见到我们出现的一刹那,不管是血色的成员还是王者的兄弟一起悲镪呐喊:“恭迎老大(王叔)回家!”

瓜爷脚步踉跄的走过来,怀抱着水晶冰棺老泪纵横,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什么都能说出口,已经泣不成声。

“瓜叔,节哀顺变..”伦哥和雷少强低声安慰。

“大哥,你欠咱们这帮老兄弟一个交代啊,你说血色永远不会散。还说从缅点回来就把失联的兄弟全都找到,带着我们去旅游去享受,如今兄弟们我全找回来了,你呢?你为什么无声无息的躺着不动!”瓜爷嚎啕大哭的拿脑袋狠狠撞击棺材。让人瞅着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我这才注意到血色队伍的最前面好像全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估计这些人都是最早一批跟随王一打天下的,有的已经头发谢顶,有的身材发福。每个人的眼中都噙满泪花。

我木讷的望着他们,很想开口安抚,可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像尊雕塑似的陪着他们默默流泪。

二十多分钟后,车队从机场离开,直奔桥西区的金融街,把王叔的灵棚安放在金融街,是我跟瓜爷、陈花椒商量好的。于公王叔是为了救我才会发生不幸,于私陈花椒是王者的人,王叔是我们的长辈。

开丧那天,所有的公司、证券厅全都歇业。整条金融街挂满了白花黑纱,几支职业的丧吹队,唢呐齐鸣、哀乐长啸,按照规矩。灵堂前只有陈花椒、胖子和扈七、瓜爷几个直系亲属负责伺灵,我们剩下人则站在门外守护,清一水的黑色西装,胳膊箍着麻布。

小佛爷走到丧吹队的跟前。低声道:“几位兄弟,人这辈子儿就他妈这一回,好好的整,喇叭声儿别停。动静儿有多大给我弄多大,钱不是问题!”

“妥了,弟兄们咱们送送爷们儿最后一程,听说他是个英雄!”带队的鼓手点点头,冲着自己的同行们大声招呼,一瞬间锣鼓震天,哀乐响彻整个街道。

“天门陆峰、林恬鹤、狐狸到!”负责喊号的鱼阳扯足嗓门长啸。

接着陆峰、林恬鹤和狐狸带着几个手下走进灵堂,他们先是给对着老爷子的黑白相片鞠躬,接着恭敬的上了三炷香。

陆峰长叹一口气朝着我点了点脑袋:“三哥,节哀!”

“劳烦峰哥了。”我朝他回以一礼。

“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三哥尽管言语!”陆峰也知道不是寒暄的时候,跟我简单的叙了几句旧后就带着人到旁边的灵棚等待出丧了。

“石市杜家到!”鱼阳的号声再次响起。

接着杜馨然带着勇伯一身黑色职业短裙缓缓走进。

“石市孔家、王家到!”

孔令杰和王建豪领着几个随从步入灵堂..

“石市东方建材到!”

“石市宏大商社到!”

一批人接着一批人的走入灵堂。然后又自觉的挪步到旁边准备的几间灵棚等候,没有一丝拥挤,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悲伤,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的,他们当中有的是跟王者真的关系好的,有的只是为以后铺垫,不管怎么样,我应允王叔万丈荣光没有食言。

“崇州市市委书记赵杰到!”

“崇州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柳志高到!”

猛然间鱼阳的语调骤然提高,喊出来两个我意想不到的名字。

接着就看到赵杰和柳志高表情肃穆的相伴而来,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人会来,而且还是公开身份的出现,赵杰之前摆了我一道,差点把我整死在石市,要不是看在他后来认苏菲当干女儿,而且对我们王者还算不错的份上,我早安排人做掉他了,柳志高更不用说,柳玥的亲爹、胖子的老丈人,在我们初期制造了一个接一个的麻烦,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

但是人家既然来了。我总不好甩脸子,抽搭了两下鼻子跟他们打招呼:“赵叔、柳叔。”

“我们是来给英雄送行的,王一烈士是千千万万守卫这片领土的无名英雄中的一个缩影,感谢他们!”赵杰神情严肃的开腔:“王者也是一支正义之师。别的地方我管不到,但是在崇州市,海空凭鱼跃!”

赵杰一句颇为官方的话,说的我心底百感交集,我咬着嘴皮轻轻点头:“谢谢!”

人群中突然挤出一帮穿戴整齐的士兵,有序的组成一道人墙,将所有人挡在外面,接着一个肩膀上挂着两杠四星的中年军官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先是走进灵堂冲着黑白照片鞠了一躬,接着朗声道:“王一班长,我是卫戍团现任团长,不过晚你几批。对你一直心生崇敬,这次我过来是代表石市卫戍团,正式宣布你军复原职的命令!并且追授大校军衔,一路走好!”

“脱帽、敬礼!”中年带着一众士兵“咔”的一声冲王叔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那帮军人没有跟我们多说任何话,只是和陈花椒细谈了几句后就又龙行虎步的离开,当听到王叔军复原职几个字的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他躲了一辈子。挣扎了一辈子,目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再披上那身久违的军装,这一刻他真的夙愿以偿。

在这个灯红酒绿,现实的不能再现实的社会里。或许已经没有人还会去稀罕什么授封、褒奖,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夸我一万句好听话不及给我一万块钱来的实在,可是仍旧有那么一帮人却傻傻的守佑着自己的梦想,坚守边疆、慑敌于远方。

“第九处林昆、朱厌到!”鱼阳的声腔中带着一丝亢奋。

紧跟着就看到他俩并肩出现,两人都穿着制式的灰色中山装,胸前别着一朵白花,跟我目光相对时候,朱厌有些内疚的低头:“对不起..对不起三子,答应..答应你会去金三角..啊就金三角,我却没能..没能应约。”

“没什么的。”我摇了摇脑袋,事已至此,说再多埋怨的话,也没任何用途,还不如保持缄默的好。

林昆拍了拍我肩膀,和朱厌一起走进灵堂..

“金三角安佳蓓、南疆张天旭到!”又是一阵唱号,安佳蓓带着“兽”薛跃腾和王叔的那位老兄弟张天旭缓步而来。

“天门商会四爷、狗爷、黄帝到!”

“石市副市委书记邓州到!”

“卫戍区装备部参谋长罗权到!”

随着鱼阳的一声唱号,几个重量级别的大拿一起走进灵堂。

尤其当听到罗权的军职以后,我长吐一口浊气,轻声喃呢:“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辅佐罗权上位,这次缅点之行,敌我双方到底死了多少人,我们谁也没有统计过,硝烟和凌冽的枪声犹在我耳畔响起,万丈荣光的背后却是无尽的悲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