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5 金钱说话/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扈七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耐烦我的态度,不过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沉闷的“嗯”了一声。

我瞟了一眼他,朝着白狼道:“去财务上拿三十万现金。”

十多分钟后,我们一行人出发栾城区,直奔厄运藏身的城乡结合部,这几年石市大建设,栾城区的郊外新起了很多工厂,一些紧邻工厂的村庄瞬间涌入大量外来务工人员,久而久之就发展成了另类的城乡结合部。

厄运藏身的地方是个叫高家庄的镇子,汽车驶入一条肮脏杂乱的街道里。两旁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老式建筑,什么防盗网加工厂、音像出租店、保健品大药房应有尽有。

电锯的噪音不绝于耳,路旁的十字路口堆着臭气熏天的垃圾,流浪狗随处耳机。环境简直差的让我怀疑堂堂稻川商会的天之骄子的厄运真的会躲在这种地方么?不过说老实话,这种地方人流复杂,确实是个藏身的绝佳地方。

白狼将车子停在一间挂着粉色窗帘的“洗头房”门口,朝我道:“大哥。厄运内个逼养的就躲在里面。”

我眯缝眼睛看过去,洗头房的门外的卷帘门紧紧的闭合着,两边布满灰尘的窗上贴着“按摩保健,足疗休息”的字样,看窗户玻璃上浑浊的“云彩团”,我感觉这地方像是很久都没人住了,距离洗头房大概十多米的地方,有一间独立小院。门口立着“高家庄派出所”的牌匾。

“厄运会躲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你不会弄错吧?耽误大家白跑一趟是小事,可要是让他趁机逃了,到时候我肯定找你后账。”扈七不满的嘟嘟囔囔。

白狼皱了皱眉毛,竭力挤出个笑容道:“放心吧七哥,不会有错。”

“这种鸡八地方,狗都不会住,堂堂远东集团的东家会来这里,纯属搞笑!况且人家把门锁着,旁边就是派出所,总不能硬砸吧?”扈七歪着脑袋看向窗外,脸上依旧是副不相信的模样。

被人一再质疑,本来脾气就不好的白狼当时就有些不乐意,不过见我微微摇头,白狼还是硬压着怒火没有出声,这时候蹲在不远处路边抽烟的两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凑到汽车跟前跟白狼打招呼。

一个青年剃着瓜皮头。脖颈上戴条金链子,另外一个穿件白色小背心,胳膊上密密麻麻的纹了一大堆“花活儿”,标准的社会人造型。白狼把车窗玻璃放下来,朝着纹身的小伙问:“人确定在里面是么?”

“白狼哥,我敢拿自己的脑袋发誓,厄运绝对躲在里面。中午是我送的饭,他让我俩在门口把风,有什么不对劲的马上通知他。”两个社会小哥拍着胸脯保证。

“嗯,如果事情办成了,好处少不了你们的。”白狼冷着脸冲他们摆摆手驱赶。

“咳咳..白狼哥,我们的家里人还好么?”剃“瓜皮头”的小青年惶恐的问白狼。

白狼邪恶的咧嘴一笑:“现在都很好,吃的香睡的棒,不过你们要是敢拿瞎话搪塞我。就不一定了,我的办事原则,你们懂的,所以有啥抓紧跟我说啥。别等我自己发掘,到时候哭可就来不及了。”

两个小伙儿互相对视一眼,胳膊上纹花臂的青年小心翼翼的出声:“白狼哥,厄运确实躲在里面。不过他不是一个人,还有两三个岛国的刀手和他一起,那些人身上有没有武器,我不太确定。厄运好像是在等什么人来跟他碰头,我知道就这么多了。”

“你小子眼皮眨的那么欢实,看来不老实呀。”白狼猛然把手伸出车窗外,一把勾住那个小伙的脑袋拽到车里。然后将车窗放上去,青年的脑袋刚刚好卡在车窗上。

白狼阴森的摸出一柄匕首,贴在小伙的眉骨上,锋利的刀尖划破小青年的皮肤,一抹鲜血慢慢滑落,白狼“桀桀”怪笑:“你说挖你哪只眼睛好?”

“白狼哥,我想起来了..这家洗头房的背后还有个后门!”社会小哥吓得失声大叫,忙不迭的哀求:“厄运的身上有一把大黑星,他昨天和一个打扮的特别妖娆的女人碰过头,我知道的真就这么多了。”

“打扮的很妖娆的女人?知道叫什么吗?”我低声问道。

青年摇摇头:“好像是叫桐桐还是什么的,我只看到那个女人一个侧脸,厄运就把我赶出来了。而且他们是用日语交流的,我也听不懂那玩意儿。”

“七哥、金哥,你俩先下车。”我回头冲扈七和胡金说道,胡金二话没说,直接点头走到车外。

扈七反而拧着眉毛反问:“干嘛?”

“你先下车,我交代完亮哥和小白事儿以后,有任务安排你和金哥办。”我耐着性子微笑,扈七满脸不爽的嘟囔:“有什么事儿你在车里跟我说不一样嘛?为啥还非要我先下去?”

“我他妈让你下车,你是不是听不明白?”我粗暴的一把揪住扈七的脖领,指着他鼻子冷喝:“扈七,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你他妈要是还想在我们这圈人里混,那我说一,你就不能说二,我让你下车,你不能问任何,听不听的懂?”

扈七一脸的懵逼,嘴唇蠕动了半天,恼羞成怒的低吼:“赵成虎,你是不是觉得我义父没了。血色就没人了?可以随便欺负我?”

不理会他心里怎么想的,我还是把要表达的态度跟他说清楚,我严肃的盯着他的眼睛说:“扈七,你过去一直是跟着王叔办事的。在翠屏居也都是一言九鼎的横主,论起辈分,我喊你一声哥确实不吃亏,平常咱们玩都可以,你高兴了喊声兄弟,不高兴了骂我声狗篮子都是无所谓的事儿。”

不等他说话,我话锋一转道:“但是出来办事,只能有一个声音。就是我赵成虎的声音,王叔确实让把血色并入王者,你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以走。我也可以给你拿足够的钱,你现在明确告诉我一遍,走不走?”

扈七咬着牙,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两下,低吼:“我不走!”

“不走也没问题,我举双手双脚的欢迎,但我有言在先,只要你呆在王者。出来办事就他妈必须无条件的听我的!能不能明白?”我的嗓门骤然提高。

扈七抿着嘴皮,迟疑几秒钟后,点了点脑袋。

“下车!”我粗暴的摆摆手,扈七阴沉着脸摔开车门走了下去。

不是我故意要摆什么老大的威风。只是我发现自打王叔去世以后,扈七好像没法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位了,过去他在翠屏居养成的那股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臭毛病有增无减,对我的兄弟习惯性的吆五喝六,血色毕竟是半路加入,如果处理不妥的话,很容易导致王者的内部出现问题,所以我才寻思着整一招“敲山震虎”。

“亮哥、小白,你俩就守在前门等我,千万不要打草惊蛇,问清楚这位小兄弟还有什么遗漏的消息没,咱们等天完全黑了在动手。”我指了指脑袋被卡在车窗上的小青年,冲着蔡亮和白狼交代道。

看蔡亮掏出来手枪准备上膛,我摇摇头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要动军火,石市不比金三角,在这地方咱们大开大合的闹腾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我去跟派出所的哥们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他们集体出警俩小时。”

“能说的明白不?”蔡亮关切的问道:“毕竟是跟警察谈,别再出啥茬子了,实在不行联系一下邓州吧,让他帮帮咱。”

“这种小事欠邓州人情划不来,好钢得用在刀刃上”我摇摇头,拍了拍三十万现金微笑:“当金钱站起来说话的时候,所有真理都他妈得保持沉默,甭管他是穿啥衣裳的。”

我提起装钱的手提袋走下车,冲着郁郁不快的扈七和胡金道:“你俩跟这位小兄弟把后门堵了,不要蛮干,哪怕让他们跑了,也千万别让自己受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