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0 风险和机遇/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陷入沉默,张竟天抚摸着下巴颏上的青色胡茬冲我微笑:“怎么样?哥的建议如何?到岛国去组一支侵日华军有没有问题?天门、王者俩家的实力合股在一起,不把狗日的东京操个天翻地覆都对不起咱们龙的传人的身份。”

“到人家的地头去搞事,会不会有点太特么操蛋啊。”我倒吸了口凉气,有些不安的吧唧嘴巴,虽然我打心眼里反感稻川商会,反感岛国人,可是横冲直闯的跑到人家的地头闹事。属实有点夸张,一个整不好我有可能得埋骨他乡。

张竟天挑动眉毛,挑衅的朝我歪嘴冷笑:“咋地老弟,你是不是害怕啊?你要说你害怕就直说,哥哥也不难为你,待会我给夏威夷的朋友打声电话,你带上几位弟妹去那边冲冲浪,玩玩海得了,至于哑巴的事儿我自己搞定就ok。”

明知道张竟天是在给我使激将法,我还不得不往套子里面钻,别的不说,单凭哑巴这个畜生害死蔡亮全家,让王叔含恨辞世,我就不可能让他好过,我长吸了一口气道:“不就是去岛国嘛,多大个鸡八事儿。啥时候出发,我现在就安排兄弟们就位,操特妈得,祖宗见重孙有鸡毛怕的。”

“尿性。我就喜欢三弟这副谁也不屌敢日天的样子!”张竟天一脸阴谋得逞的贱笑,朝着我翘起大拇指道:“我就是现在上岁数了,如果再年轻个三五年,这种肥差哪里还轮得上你,岛国的红灯区那可是全世界男银的天堂,你小子偷笑去吧。”

“肥差?”我立时间抓到张竟天话里的语病,审视的望向他:“四哥不实在呐啊,敢情是趟公差,你给我整的这么大义凛然,天门要是这么整,以后我可得给陆峰穿穿小鞋了。”

“麻痹的,我就是嘴欠!”张竟天抬手轻扇了自己两个嘴巴子,朝着我微笑道:“实话跟你说吧,罗家确实给任务了,让咱们活捉哑巴,哑巴一旦抓到手。周泰和就算后台党中央也特别得洗干净屁股等着坐军牢。”

“罗家跟周泰和好像没有什么不死不休的冤仇吧,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如此上心?”我不解的问道。

张竟天叼起香烟,像个地痞无赖似的骂街:“玩政治的人都特么讲究个宁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歪理。原本周泰和跟罗家八竿子都打不着一起,可是自打那个老傻逼自欺欺人的把哑巴派过去以后,老罗家就认为周泰和是在针对他们。”

“所以才想着先下手为强呗?”我眯缝眼睛问道,这里头的关系我得弄清楚。杜绝发生类似这种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的傻逼局面。

“罗家老爷子检查出来得了肝癌,估摸着没几年活头了,他肯定得趁着自己临闭眼以前替罗权扫清所有障碍,保证罗大公子稳稳当当的坐稳卫戍区第一把交易。周泰和这种不和谐的声音肯定会被第一时间铲除,难为谁?肯定是难为咱这种跟着老大混饭吃的马仔呗。”张竟天神经兮兮的笑了笑:“你身为罗权的头号马仔,这种时候不冲锋陷阵表忠心还等啥时候?”

“说的好像你们天门能够置身事外似的。”我冷眼瞟了眼张竟天。

张竟天讪讪的笑了笑道:“我背靠福X战区,这事儿其实跟我丁点关系没有,我完全就是看在狗哥的面子上才会掺和一脚,老弟要是觉得自己吃亏,了,咱们大可以从长计议。”

没理会张竟天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我鼻子一撇,眼泪往下一斜楞,朝着师父就咧嘴干嚎起来:“师父,有人要拿你徒弟当小白鼠,这事儿你管不管?难道你想看到念夏从此有妈没爹孤苦伶仃的生活么?”

跟天门交锋,我没别的筹码,除了我师父以外,没别的指望,眼下明显张竟天组团来坑我,有理有据,我没任何反抗的砝码,只能争取给自己多还点好处。

师父不自然的干咳两声:“咳咳..小四你别逗他了,直接一口气把话说完,让老子夹在中间两头难办,赶紧谈正事,完事以后我好去看看念夏,好几个月没见到念夏了,也不知道小家伙最近长大没有。”

“狗哥你现在明显心眼长歪了啊,自打有念夏以后,都不带向着我的。”张竟天一脸夸张的耸着鼻子,冲我撇撇嘴道:“行了小三子,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直接把好处坏处全给你摊开讲。”

我没作声,静等张竟天指点江山。

张竟天清了清嗓子道:“活捉哑巴,好处你我心里都清楚,至少可以让这个老傻逼从今往后不再祸祸咱们两家,其次罗家和我背后的实力已经点过头,会帮着咱们组建一间打进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干这样的买卖,咱们一年不赚个百亿都对不起自己的名头。”

我相信机遇和风险肯定是成正比的,上面领导既然给了如此丰厚的报仇,那我们需要付出的血汗至少是这个十倍百倍不止,顿了顿问:“坏处是什么?”

“不会得到任何国内的帮扶,上面也不允许王者和天门参与,换句话讲,比如你带着佛爷去办事。哪怕是炸掉人家的靖国神厕,所有后果都得你们俩承担,别指望罗家和其他官方会伸出援助只手,直白点讲。就是风光大家共享,饥荒参与的人扛,我们天门派出的宋康,我承诺宋康,如果事情办妥,下一届天门龙头他来坐。”张竟天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点点头道:“我懂大概意思了。”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具体怎么办我给你一晚上的时间考虑,明早上五点之前给我个准确答复,你没答案的话,我只能压着你去京城,到时候你和罗家面对面的谈。”张竟天手指轻轻叩击桌面,皮不睁眼不眨的盯着我看。

我愣了足足能有二十多分钟,仰起头朝着张竟天道:“走吧,你不说要去陆峰的场子请我喝酒么?”

“走着,爷们!”张竟天眼中的神色一闪。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没想到我会答应,轻咳两声道:“这次的行动咱们俩家共同参与,本来我是想着所有好处大家平分。可是现在又一琢磨,王者好歹出动的是现任龙头,而我只派出个未来的大哥,咱们这样,企业成立以后,利益划分这块,王者拿六成,天门取四成。你觉得如何?”

“我只求,我不在家的时候,王者还可以存活。”我一脸认真的望向张竟天,我不奢求什么利益平分,只希望天门可以庇佑王者继续发展。

“我活着,王者不会散。”张竟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做出保证。

“有四哥这句话,值了!”我深呼吸一口,冲着在场的所有弯腰鞠了一躬道:“大家都是我的前辈,也都是从我现在走出来的,我的感受你们肯定都能懂,我没别的念想,就希望我的家人和兄弟能够好好的,大家费心了。”

“三子,师父给你保证,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谁也不能给菲菲和你那群小兄弟们眼色看。”师父冲着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妥了,师父!念夏搁家里等你陪她做游戏呢。”我仰头看了眼天花板,将心里所有的不屈和委屈全都咽了下去。

几分钟后,小佛爷把肥波、拐子、扈七和蔡亮还有佛奴全部联系上,我们一行人乘坐两台车直奔裕华区花街,陆峰的场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