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4 骂不散的兄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机场大厅,我、苏菲、小佛爷、佛奴、蔡亮和扈七组成了这次前往岛国的作死小分队,肥波和拐子早我们几个小时,先一步出发去探底了,估计是头一回到亚洲“天堂”,哥几个并未表现出任何沮丧,相反都挺亢奋的,就连一直格格不入的扈七都时不时的跟蔡亮交流几句“男人的话题”。

我闷着脑袋倚靠在椅子上发愣,苏菲轻轻靠了靠我问:“看你情绪不太对啊,是不是有啥心事呐?”

“没有。我就是担心咱们到时候应该怎么跟人交流,一帮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盲流子,去岛国以后不得让人骗的裤衩子都不剩啊。”我唉声叹气的撇撇嘴,读书的时候我最烦的就是英语课,ABCD念的脑瓜子都迷糊,更不用提岛国的鸟语了。

“我准备了一些日语速学的书,咱们可以先看看,你看这是简单的口语交流,还有汉音译呢,比如你好就叫空妮七哇,你看上头都标着呢!”苏菲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掏出一本日记本大小的小书递给我。

我一看瞬间乐出声来:“编这书的人绝对是个天才。”比如你好的后面,人家特意打了个小括号,写上“空妮七哇”,再见后面写着“撒由那拉”,我亢奋的搂住苏菲亲了一口,臭不要脸的嘀咕:“有了这本书,大哥横闯岛国的红灯区,那特么还不手到擒来!”

结果话只说到一半,耳根子就被苏菲给揪的原地转了两圈。等的我眼泪差点没掉出来。

很快登机的广播响起,我们一行人拖着行李箱开始出发,往前挪步的时候,我沉思了几秒钟,最终还是没忍住。拨通了罗权的号码,那头很快就接了起来。

接起电话以后,我跟他谁也没先吱声,大概沉寂了几秒钟后,我清了清嗓子道:“晋升还顺利吧?几分钟后我登机,去岛国,嘿嘿..”

“三子,唉...算了!”罗权吭哧瘪肚的磕巴了半天,最终吐出一句:“一路顺风吧。”

“嗯,石市和崇州市的事儿拜托你了..”我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剐到一样,隐隐有点作痛,其实我并不是一定非要罗权跟我说声对不起或者道歉的话,哪怕他告诉我自己身不由已或者随便找点乱码七糟的借口,我肯定都能欣然接受,正如张竟天说的那样,他毕竟身处政治漩涡,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可撑到底他什么都没说。

“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必定永保王者繁华。”罗权中气十足的回应。

我心中的怒火一瞬间被他这句话给莫名点燃了,当即站在原地扯着喉咙怒吼:“你他妈当初还承诺过咱们永远是兄弟,一辈子不会利用老子!结果呢?我他妈现在还不是像一杆枪似的被你从南指到北,又从金三角逼到东京,你麻痹得。你内张破嘴都赶不上老娘们滋尿的窟窿眼,操!”

面对我的一番咆哮,罗权出奇的沉默,既没反驳也没有辩解,就那么静静的听着我咒骂。隔着手机听筒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呼吸声,有些急促。

“怎么了,你他妈怎么不说话了?保证呢?承诺呢?说好的兄弟如手足呢?草泥马,你没事就把自己的手指头剁下来钓鱼么?我真特码恶心你这种篮子,如果不是瞅不见你。老子真想一巴掌把你呼倒!”我的声音骤然间有些哽咽,情绪失控的抹眼泪:“我特么不怕给你当枪使,可你好歹有句话啊,呜呜...”

骂着骂着,我就蹲在地上嚎啕起来,那种感觉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完全像是被最信得过的人捅了一刀似的疼,小时候我们把玩具当朋友,长大以后朋友拿我们当玩具,在这个肉欲横飞的现实社会,真心兄弟这个词越来越像鬼,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我承认自己这次被罗权给伤到了。

苏菲赶忙退到我身边拉拽我,低声的安抚,周围准备登机的旅客也纷纷像是看什么稀罕物似瞄着我窃窃私语,我完全不在意什么丢脸不丢脸,就一个劲的喃呢:“王八蛋,狗篮子!”

“对不起三子。”罗权沉默了几秒钟,他的声音很清晰的出现在我耳畔。

“对不起你麻..”我条件反射的破口大骂,骂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我发现自己的面前出现一双黑色皮鞋,而那声道歉正是通过面前的人发出来的,不敢相信顺着那人的双腿慢慢仰头,结果我看到罗权竟然直愣愣的站在我面前。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腾..”一下站起来,面对面的看着罗权的眼睛,我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伸手从他的胸口轻轻戳了戳。“你刚才不说要呼死我么?来吧!皱一下眉、还一下手,我就是你儿子!”罗权身穿一身合体的休闲装,人高马大的他显得格外的有型。

“别特么激我昂,你以为老子不敢是咋地?”我深呼吸两口,冲着他翻白眼:“什么时候来的?”

“张竟天跟你交流的时候,我就在你们总部楼下听着。”罗权的眼睛也微微泛红,鼻子跟被啥东西堵住似的,瓮声瓮气的嘟囔:“本来我是打算亲自跟你谈的,可是怕你疯,所以没敢往你跟前走。”

“呵呵,能让你罗大公子不敢,我也算值了。”我皮笑肉不笑的冷哼,说句良心话,罗权能够在此时此刻出现在我面前,本身就是一种奇迹,要知道他眼下正在准备往卫戍区的司令部里扎根,基本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的宝贵,他能出现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想着想着,我的怒火好像没有先前那么暴躁了。

“让老子去岛国出差,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家的意思?”我咬着腮帮子上的软肉问道。

罗权干涩的抽了口气:“既是家里的意思也是我自己的想法,除了你以外,我信不过别人会全心全意的替我办事。”

“别鸡八拿漂亮话怼我,老子也肯定不会。”我没好气的撇了撇眉毛。

罗权嘴角微微上扬,伸手在我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道:“这份情义我永远记在心里,不管你信不信,老子从来没拿当过傻逼,从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成最亲的兄弟,没有之一!”

我鼓着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的双眸看,吐了口浊气从他肩膀上使劲推了一把骂:“你快特么拉倒吧!老子登机了,这个梁子等我特么回国以后再跟你算!”

“登基啊?吾皇万岁。万万岁!”罗权一脸狗腿子似的笑容,假装冲我作揖,等我走出去两三步远后,他在身后猛然出声:“三子,咱们还是兄弟么?”

“不是..”我不假思索的摇头,见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我笑骂了一句:“咱不是兄弟,我一直觉得我是你爸爸,不是亲爹鬼才会想替你去出这趟差事,记得答应老子的,如果王者有任何一个兄弟掉一根头发,老子回来以后必定把你鸡八头拽下来当玻璃球!”

“滚你大爷的!”罗权瞬间笑了,脸上洋溢着一抹感动,朝我摆摆手:“一路顺风兄弟!”

我没回头,跟苏菲手挽手的径直往前走。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说破无非就是一句对不起,能一世为伍,傻子才愿意分道扬镳。

“三子,你丫也忒没出息了,人家弯弯腰,你马上就啥脾气都没有了,你是不知道刚才你从通道里多特么丢人!”小佛爷回国脑袋朝着我抿嘴坏笑。

“丢人就丢人呗,反正我也没脸。”我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登入机舱,大家按顺序坐好,佛奴跟扈七就又凑到一起研究“深浅”和“长短”的问题了,我则和苏菲喃声细语的聊着抵挡东京以后我们的购物计划,捉拿哑巴这事儿不能急,总得天时地利人和都合适,哑巴那个老瘪犊子手上功夫属实硬。就算知道他的下落,我们也得布置好妥善的计划。

我和苏菲正说话的时候,两个穿运动装的女孩上气不接下气的坐到我们身后,我下意识的扭了下头,结果竟然看到了杜馨然和陈圆圆。当即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通知她俩的,你们一群大老爷们不寂寞,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苏菲理直气壮的歪着脑袋。

我眨巴两下眼睛没敢往下接话,唉声叹气的低下来头。

我们坐的是头等舱,很快就坐满了人。我抓了抓头皮吐槽,有钱人是真特码多!

这些人中唯一引起我注意的就是坐在我临近位置上两个穿黑色连衣帽的家伙,那俩家伙打一上飞机就把帽子扣在脑袋上,耷拉着头窃窃私语,我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看清楚他们的长相。

随着飞机缓缓上升,我百感交集的叹了口气:“又特么得一段时间见不到那群傻狍子了。”

“铛铛铛铛..”坐在我们临座两个穿连帽衫的家伙突然抬起头,其中一个还二逼呵呵的拿嘴巴自配出场音乐,冲着我咧嘴大笑:“惊喜吧我三哥?嘿嘿嘿..”

“我日,你个逼养的咋来了?”我着实吓了一跳,没想到鱼阳和王瓅竟然也出现了,冲着鱼阳抱拳苦笑:“祖宗,你特么不把我祸害死不罢休是吧?老子不是让你到崇州市去盯着的么?你要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