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7 互相帮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壁房间的大熊和小熊带着几个青年匆匆忙忙的跑出来,小熊从后面小弟的手中接过个手包,直接取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扯着嗓门骂:“骡子,干您娘!扣您老木破鸡卖!”

叫骡子的青年本来已经走进包房了,听到小熊的咒骂又停了下来,回过头微笑:“欧阳大仔,欠我的钱明天就到日期了,记得抓紧时间还一下,你家大业大。肯定不会差我那点毛毛雨吧?”

欧阳振东冷着脸朝小熊摆摆手,咬牙切齿的低吼:“明天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呵呵,那样最好!”骡子摸了摸自己马尾辫,往自己的太阳穴上轻点两下:“那咱们明天见吧。”说罢话一伙人大摇大摆的就钻进了包房里,“咣..”一声将房门合上。

“操特妈,这条长尾巴狗,故意卡咱们脸,让老子过生日都过的没面儿,三子这事儿咱既然碰上了,是不是得管一下啊...”鱼阳梗着膀子。一脸的跃跃欲试。

佛奴从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怂恿:“鱼哥,我不知道你啥脾气哈,这要是有人这么给我赛脸,我绝对拿卡簧一笔一划的叫他横撇竖捺!”边说话他边故意靠了靠鱼阳的胳膊,拿脚从地上画着圈圈,俩人不知道又在琢磨什么坏心眼子。

碰上这种事情,不管帮不帮忙我都不好意思多吱声,旁边的小佛爷马上站出来替我解围:“都特么闭嘴吧,别干喧宾夺主的事儿,人家欧阳大仔需要帮忙肯定会言语!”

“不好意思小三。让你们见笑了。”欧阳振东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朝着自己手下摆手:“安排人去把桃源温泉浴场包下来,安排几个漂亮的女孩子给我这位兄弟庆生。”

“是,大仔!”大熊点了点头。

我们一行人重新回到包房里,不过谁也没有继续喝酒玩乐的兴致。就连苏菲她们几个女眷都看出来气氛有些不对劲,纷纷借口出去透透气,一块离开了房间。

欧阳振东竭力摆出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跟我们举杯换盏,我同样也装的啥事都没看见,笑容满面的跟他闲扯谈笑风生,刚才的事情我们谁也没再提,谁都不是傻子,欧阳振东摆明了就是想等我主动吭声接下来话茬,我偏偏不遂他的意。

我不相信他一个本地的坐庄户会不知道自己的对家在什么位置,事情会那么巧合,正好他在这家馆子接待我们,正好就碰上自己的仇人,然后又正好的发生了矛盾。

“小鱼,老哥祝你生日快乐,希望能够在岛国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欧阳振东举起酒杯朝着鱼阳微笑着说道。

“谢了欧阳大仔!”鱼阳笑嘻嘻的回应,别看这家伙嘴巴损,实际上他和佛奴是我们这圈人里最实在的,都属于没什么心机,心里怎么想脸上就怎么表达的主。抿下一口酒后,鱼阳出声:“大仔,刚才那个狗篮子是他妈干啥的?我瞅丫特不顺眼,格外有种想干他的冲动!”

小佛爷皱着眉头瞪了眼鱼阳:“你给我闭了哈!我还特么瞅岛国总统不顺眼呢,你能不能也顺便给我干掉他?”

“不是爷。我和鱼总就是想问问人家到底咋回事,难道也有错?咱们吃人家喝人家的,多句嘴也不行么?”佛奴立马跳出来替鱼阳抱不平,呲牙咧嘴的辩解。

面对佛奴,小佛爷没那么好的脾气。直接急赤白脸的咒骂:“你多个鸡八嘴,能不能消停的闭了?不能闭,就马上滚!草泥马得,你傻还是我傻?昂?”

看到小佛爷真动怒了,佛奴和鱼阳讪讪的缩了缩脖颈。没有再敢继续多吭声,欧阳振东在跟我们演,小佛爷同样也在演,看似在呵斥佛奴,实际上就是指桑骂槐的针对欧阳振东拿我们当傻子看待。

欧阳振东眼珠子微微眨动两下,叹了口气道:“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兄弟挚友,也没什么不能启齿的了,刚才那家伙外号骡子,也是福清社团的一支,我们福清社团就是个统称,实际上各自混各自的,不过平常有什么发财的门道也都互相应个声,几个月前骡子找到我,说是一起开发足立区的楼盘项目..”

欧阳振东罗里吧嗦的讲了讲他跟骡子之前的恩怨瓜葛,敢情几个月前欧阳振东和骡子一起开发楼盘,两人之间不知道玩的什么猫腻,欧阳振东反被骡子坑了一大笔钱,不光把自己本金没抽出来,还欠骡子几千万的饥荒,最重要的是两人之间还有份合同,不管是经公还是私搞,欧阳振东都没理。

“三子,这事儿你得帮帮我..”说到最后,欧阳振东的语气一转,苦着脸抱拳恳求我:“我现在真快被逼的走投无路了,福清商会的同僚全都站在骡子那头,我是既借不到钱,也跟人干不起。”

“行,待会我给国内去个电话。让家里先借给你一笔周转资金,不过大仔咱们可提前说清楚,交情归交情,生意是生意,我不收你利。但是到指定时间你必须得给我还上钱。”我没作任何犹豫,爽快的点头同意。

欧阳振东干咳两声道:“三子,我的意思不是想借钱,而是希望你去跟骡子谈谈,我起初就欠他不到一千万。现在利滚利已经快涨到四千万了,这样的滚法,我这辈子都肯定还不起..”

“我跟他谈啥啊?我也不认识人家。”我无语的笑道。

“那你当时咋寻思就跟他签下合同的?”小佛爷皱了皱眉头,欧阳振东的话虚虚实实,水分特别大。不过眼下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我想要的就是让欧阳振东亲口承认欠我份人情,完事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要求他帮我找寻哑巴的踪迹。

欧阳振东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啊,我当时也是财迷心窍才会干这种傻事,江户川区聚集了七八支福清商会的势力,其他人都收了骡子的好处,他们一家亲,唯独把我给闪出来了,我要是不认账他们肯定群起攻之,老哥我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大仔,咱们是朋友,按理说你碰上难处了,我肯定得出手帮忙,可是眼下我们来岛国也是有自己的事儿,实在不合适节外生枝,您要是缺钱的话,我可以做主从国内给你转一批,但四千万的窟窿我肯定没那么大脑袋补上。”我犯难的抓了抓头皮,朝欧阳振东笑了笑:“其他的真心是爱莫能助啊。”

我相信欧阳振东绝对欠那个骡子钱。也相信他今天绝对是故意在这里招待我们的,因为他知道这样能跟对方碰上,这家伙的心里打这样的主意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

“三子,你得帮帮老哥我,不然我真得从东京大厦上跳下去。”欧阳振东一把攥住我的胳膊恳求:“你去跟骡子谈谈。不管好坏,老哥都承你这份人情,将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事儿,你开口,我一定鼎力相助!”

“大仔,我很好奇,你旗下也算兵强马壮,被人这么阴,难道就没想过磕一把?男子汉大丈夫被人骑脖颈拉屎,要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将来你还怎么从社会上混啊?”鱼阳心直口快的问道。

欧阳振东苦笑着摇摇头:“实不相瞒,我手下可以办事的也就大熊和小熊两兄弟,其他人都属于混吃等死的墙头草,江户川区是华人和印度人的聚集地,对我那些手下来说,跟谁混都无所谓,不过是换个锅吃饭罢了,而且这事确实是我理亏在先,如果我蛮干,其他几支的势力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我瓜分掉。”

“大仔手里有多少现金?准备还骡子多少钱?”我舔了舔嘴皮问道。

“我现在一共就六七百万。不是不想还,是真没钱..”欧阳振东长舒了一口气。

我手指头在桌面轻轻叩击两下,点点头道:“行吧,这事儿我帮你了,但我有条件,我会在岛国呆一段时间,寻找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这期间你和你的手下必须无条件听我的,你能做到咱们就继续,做不到你也直说,别把咱们这么久的交情折里面..”

我猜欧阳振东不敢直接跟骡子对上,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惹不起人家,再有就是这档子事的内幕根本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鬼知道他和骡子到底是谁坑的谁。

“绝对没问题!”欧阳振东不假思索的点头同意。

“鱼总、阿奴、亮哥和王瓅陪我去一趟吧,大哥再跟欧阳大仔细谈一下,待会听动静过去收场。”我扫视了一眼屋内,点了几员大将,本身我是没打算喊鱼阳和佛奴的,可是瞅这俩货骚包似的一个劲冲我眨眼,我无奈之下才点头同意。

出门前,我去把小熊的那把枪一并借了过来,鱼阳咬着嘴皮一脸欠欠的贱笑:“算命先生说了,我二十五岁的生日一定过的火火火火恍恍惚惚,瞧架势今天是得见点血了。”

“何止见血,我估计得血流成河..”佛奴夸张的大笑,双手紧紧插着口袋,以为我没看见他刚才偷摸把餐刀装进口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