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8 对事不对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蔡亮拧着眉毛低声问我:“三子,欧阳振东摆明了拿咱当枪使唤,咱何必非要往套子里钻呢?”

“都是朋友,何必在意那点得失呢,再说了今天我鱼总生日,不帮忙都对不起我鱼总好打抱不平的性格。”我歪嘴坏笑。

不主动往欧阳振东的套子里钻,回头他凭什么听我的?他看中的正是我们这群过江龙在岛国无依无靠谁也不认识,真出事了,完全可以一推四五六,我们自身的优势何尝不是这个?

“还是我三哥给脸。毕竟亲兄弟。”鱼阳美滋滋的舔了舔嘴皮,在帮助欧阳振东这件事情上,他和佛奴始终都处于坚定派。

倒不是说欧阳振东这个人有多坏,只是利益驱使,我相信就算我不开口,事情办成以后他肯定也会给我笔不菲的“办事费”,可惜我想要的不是钱,而是他手下的人脉圈子。

骡子一伙人就在我们对过的包厢里吃饭,隔着门板就能听见屋里欢声笑语,好不热闹。不管骡子到底玩的有多埋汰,能跟手下小弟打成一片的老大就绝对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关于这点我始终认为才是混社会的王道。

“三哥,我去敲门?”王瓅中规中矩的问道。

“敲个鸡八门,咱们是来搞事的,又特么不是跟他开会的!”鱼阳撇撇嘴,一个猛子扎到最前头,抬腿就“咣..”的一脚直接踹倒门板上,三合板做成的建议房门哪里经得住他这大力一脚,顿时被干出一个大窟窿。鱼阳半条腿卡在门板里半晌没有拽出来。

“这个虎逼。”我没好气的笑骂一句,带着其他人径直走进骡子的包厢。

屋里七八个小青年瞬间全部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几个脸上带着面具的艺妓也一脸的惊慌往墙角钻,倒是位居正当中的骡子满脸肃穆的盘腿静坐原地,我们走进房间的时候。他正风轻云淡的替自己倒上半杯酒,仰头看向我问:“朋友,几个意思?”

“中国人呐。”我伸手拨拉开两个挡在我前面的马仔,微笑的坐到他对面,毫不拿自己当外人,也给自己续上半杯酒道:“都是华夏爷们,那就好交流多了。”我指了指门口正往外拽自己腿的鱼阳道:“我这个弟弟今天过生日,我想替他要份生日礼物,你看咋样?”

“我好像不认识你们吧?强行要画面?呵呵..”骡子举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随着他这一声冷笑过后,那七八个马仔顿时抄起桌上的酒瓶、碗碟往我们跟前凑。

说话的功夫,我鱼总总算把自己的腿从窟窿里拽出来,一把从桌上抓起双银质的筷子,上去就捅在一个马仔的小腹上,脸红脖子粗的怒吼:“槽你爹个篮子!要画面咋地?你不愿意给啊?”

鱼阳这一动手,马上点燃了我们两帮人,王瓅和佛奴首当其冲跨步出去,王瓅抓起一支酒瓶子,横着干在一个马仔的脑袋上,顿时将酒瓶砸碎。接着王瓅又握住半拉酒瓶捅在另外一个小混混的肚子上,他本身就是军人出身,加之又在金三角枪林弹雨的混了这么久,揍几个寻常混子就跟打喷嚏放屁似的简单。

佛奴则完全是个好战的生瓜蛋子,在石市憋了这么长时间都快憋出毛病来。好不容易有了放风了机会,生猛的吓人,只见他手持餐刀没轻没重的随手薅住一个青年就“咔咔”的往对方大腿上狂招呼。

蔡亮替我点燃一支烟,冷笑着朗声道:“看来不需要我动手了。”

也就几分钟的事儿,屋内的战况接近尾声。挺好的一间包房让祸害的满目狼藉,地面、墙上全都是血糊拉茬的印子,七八个马仔哀嚎声一片的躺在地上,鱼阳揪着一个青年的头发按在地上,朝着对面的骡子狠声嘶吼:“草泥马。给你要画面好使不好使?昂?岛国的社会人!”

骡子仍旧是一脸平静的模样,不过脑门上隐隐翻出的冷汗已经暴露出他此刻惊慌的心理,他舔了舔嘴上的干皮问:“你们是欧阳振华请来的帮手吧?不知道在哪里发财?咱们之间以前有什么过节么?”

“帮手算不上,大家都是朋友,彼此互相帮点小忙罢了!你也不用打听我的底细,我明白告诉你,我们就是几条丧家狼,初来贵宝地,我需要个台面生存,骡子哥肯不肯给?”我弹了弹烟灰邪笑,岛国吃饭的地方属实憋屈的一逼,除了盘腿坐就是跪着,想摆个霸气点的造型都难。

“怎么样才叫有台面?”骡子眯起眼睛看向我:“别说我没提醒各位过江猛龙,欧阳振东A了我们福清商会其他几支势力总共将近四千万的工程款,如果不是看在同宗同脉的份上,他早被丢进松之江里喂鱼了,你确定要跟我们上万福清商会子弟较量一下么?”

我微微怔了怔,没想到欧阳振华胃口这么大,居然黑了人家那么多钱,亏狗日的刚才有脸卖可怜,我当即心里头有点不托底,干咳两声,举起桌面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抹了抹嘴上的酒渍歉意道:“你们之间的是是非非我不太清楚,也不想清楚,他既然求到我脸前,我不帮忙显得不仁义,你说对吧?”

骡子点点头,起身要往起站:“没事朋友,今天你怎么说怎么对。等出了这个门,咱们再慢慢论,呵呵..”

“咋地?你还想要往起蹿呐?我大哥没让你起身的时候,你就老老实实的眯着,听懂没?”鱼阳一把揪住骡子的脖颈后面。恶狠狠的威胁:“去哪论呐?信不信我今天让你出不去这扇门?”

骡子当时脸就有点红,咬着牙低吼:“在他妈江户川区,我不信谁敢把我怎么样!”

“是么?”我歪着膀子站起来,直接掏出从小熊那借来的手枪顶在骡子的脑门微笑:“刚才你声儿太小,我听的不太清楚。来来来,你再说一遍铁子!”说话的同时,我“咔嚓”一声将手枪的保险环拉开。

骡子深吸一口气,什么都没说,阴沉着脸耷拉下脑袋。

“我特么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就是几匹丧家的孤狼,居无定所、走东窜西,别用你老百姓的身份跟我讲述黑涩会的故事可以不?我害怕!”我拿枪口在骡子的额头使劲戳了两下,发狠道:“我不管欧阳振华到底欠你多少钱,现在给你拿一千万,你接还是不接?”

事情已经办到这种程度,即便知道欧阳振华没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赖皮,混社会这个行当跟别的买卖还不一样,在这行里没有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仗的说法,只有谁狠谁不狠,行的人搁哪都是爷,怂的人去哪都挨揍。

这个时候房门突然开了,欧阳振华带着大熊和小熊匆匆忙忙的闯进来,朝着我急赤白脸的皱眉:“三子,你这是怎么了?我让你过来跟骡子喝杯酒,你们怎么还干起来了?小鱼快松手,大家都是朋友,别伤了和气..”

“欧阳振华咱们之间还有和气可言么?呵呵..我认栽了。”骡子红着眼睛吐了口唾沫。朝着我道:“哥们,我不冲你,但是今天就算被干死,我也得指着欧阳振华的鼻子骂一句狗篮子,一千万不是么?我接了。我和他之间的账一笔勾销,只当给你那位朋友当生日贺礼了。”

“哎呦我去!大哥这生日值钱了哈。”鱼阳咧嘴笑道,事情到这一步,鱼阳就算反应再迟钝也看出来我们是被欧阳振华摆了一道,斜眼看着欧阳振华道:“大仔,看看人家多大气。”

被骡子指着鼻子臭骂,欧阳振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满脸歉意的低头:“哎呀骡子兄弟,多谢你高抬贵手,我现在真是被困住了,不然也不可能干那种丧良心的事情,这个人情我记住了,等我缓过来劲儿,肯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我松开骡子,当着他和欧阳振华的面前,替自己倒上满满的一杯酒,冲着骡子低头:“骡子哥,我事出有因,跌跌撞撞的一路来到东京,无意跟你作对。但眼下实在需要欧阳大仔的帮忙,不管你能不能理解,事儿我干了,酒我也干了,您随意。”

骡子有点反应不过来,我为啥会突然服软,半晌没有吱声。

一杯酒过后,我给自己迅速又倒上一杯,生往嘴里倒下去,呛的连连咳嗽两嗓子,冲着骡子抱拳道:“今天打搅到骡子哥吃饭,明天或者后天,还是这个地方,我原模原样的再摆一桌给骡子哥赔罪。”

“哥们,我说了,我不冲你。”骡子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幻两下。

我给自己马上又倒满第三杯酒,再次一口闷下去,呛的眼泪当即掉了出来,吸溜两下鼻涕道:“不管你冲谁,我既然来办这个事儿就肯定得办到底,不然两头都是狗篮子,欧阳大仔,给我个面子,再凑一千万给屋里这帮小兄弟看伤,你觉得行不行?”

“你说行,那就行。”欧阳振东这会儿分外的给脸,忙不迭的点头。

“事情就这样,理我讲了,规矩我也守了,骡子哥要是还不满意,这几天可以花点时间找人办我,我会在欧阳大仔的府上呆一阵子,你什么时候掏枪,我什么时候都接着,我对事不对人。”我揪了揪鼻头,很是洒脱的转身就往包房外面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