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0 胜者为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自称高爷的老头约莫五十多岁,不上六十,脸型圆滚滚的,长得并不像那种所向披靡的社会大哥,反而看起来更像是个做买卖的商人,额头上的褶子很深,左手来回搓着紫檀木的手串,一对浑浊的眼珠子自上而下的来回打量我。

“大爷,您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撤了,喝的有点多,这会儿瞅谁都迷糊。”我也来回端视他半晌,最后把目光扫向欧阳振华,冲他笑了笑,意思是让他来段总结辞。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欧阳振东虽然做人很成问题,不过对我还算凑合,沉默了几秒钟后,凑到小老头的跟前,笑着道:“高爷。我这位弟弟先前一直在国内混日子,对于咱们江户川区的规矩不是很懂,说话有些口不择言,您老大人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欧阳振华用特殊的方式告诉我,这老头的地方应该很高。我想了想也没必要平白无故的为自己树立大敌,脸色和语调放缓很多。

“你在哪座城市混?国内我有很多朋友。”木人桩似的高爷突然开腔,嗓音微微有些沙哑,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带着一股子盛气凌人的质问。叫人听的特别不舒服,我皱了皱眉毛冷笑:“在一座三流小城市讨生活,比不上东京繁荣,就是个山沟沟,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别跟我这个乡下人计较。”

“小盆友,年少轻狂不是什么好事,在岛国我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后生,本应该飞黄腾达,最后全都陨落,人嘛就得活的务实一点,到哪就得守哪的规矩,你说对不对?”高爷耷拉着眼帘,整的跟广场上算命摸骨的瞎子似的,一脸指点江山的装逼气质真是让我拍马难及。

“大爷您说的对,如果没啥事儿的话,小子就先告辞了,以后有时间再听您老慢慢唠。”我忙不迭的点头,心说只当是陪老年痴呆做游戏了,说罢话扬起手朝着欧阳振华问:“大仔,我们去哪住?”

欧阳振华一脸的尴尬,他现在的身份最特么不是人,回答我吧,势必得罪这个劳什子高爷,显得伙同我一起不给人家面子。不回答我,肯定又把我给得罪了,不过我觉得他就是活鸡八该,这就是贪婪的代价,犹豫了几秒钟后。欧阳振华咬着嘴皮道:“出门右拐有家四季酒店,我已经帮你们订好房了。”

“行,晚上咱们再聊。”我摆摆手,扭头带着哥几个就往外走。

走出去没两步,那个高爷又出声:“小伙子。打了我的人,又压下骡子两千万,这事儿你不准备有个交代?”

“你想要什么交代?”我眯起眼睛问道。

眼瞅着我们剑拔弩张,欧阳振东赶忙一步跨出来,笑着挡在我们中间。先是冲我挤眉弄眼道:“三子,给老前辈点面子,高爷混这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从哪撒尿和泥玩呢。”

然后又朝着高爷举弓下腰的干笑:“高爷,您别跟小孩一般见识,A骡子他们几个人的钱是我动的手,实在是因为我的公司周转不开,我刚刚也跟骡子保证过,只要钱宽裕,肯定第一时间连本带利还给他,至于我兄弟刚刚打了黑炮的事情,我替他赔个不是,你看咋样?”

“坐下来谈吧。”高爷脸上的松散的肌肉微微抖动两下,扭头走进包房里。

“三子,给哥哥个面子,待会好好说话,高爷在福清商会的辈分特别高,能少一事儿,咱们尽量少一事儿,行不?”欧阳振华面露恳求的朝我低声道。

“你喊过来帮手的?”我侧头看了眼骡子。

骡子一愣,随即摇摇头:“不是我。”

“那是你喊来的?”我又看了眼欧阳问道。

欧阳摇摇头:“我脑子又没坑,他是自己过来的,待会我再慢慢跟你解释他吧。”

“行啊,我就给老前辈点面子。”我吸了吸鼻子,回头冲哥几个使了个眼色。带头走进包厢内。

入座以后,我寻思缓解下刚才的尴尬气氛,掏出香烟,挺客气的给高爷捧上一支烟道:“高爷,我年龄小,不懂事,刚才的冲撞之处您老见谅。”

“我不抽这烟,辣嗓!”高爷慢条斯理的摆摆手,微微晃了晃脑袋,身后的两个小马仔马上掏出一包小铝盒包装的香烟递到高爷的跟前。盒子里摆着一排没有过滤头的纸卷香烟,左侧放了一根翠绿色的玉制烟嘴。

等这老装逼头子,慢悠悠的点上一支烟后,我干咳两声问:“刚才动手打了您的爱将,我很抱歉,待会我摆茶鞠躬给他赔个不是,您看咋样?混社会要的不就是个排面嘛,面子上我肯定叫他过得去!”

我将自己的态度放到最低,如果这个老逼梆子还是不给脸,那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用我师父的话说“社会有事先谈和,实在不行再硬磕”。

先前被我踢掉两颗门牙的黑炮瞬间像是被踩着尾巴似的爬了起来,连蹦带跳的叫唤:“赔个不是就没事了?我黑炮在江户川区什么地位?欧阳振华你不是不清楚吧?让几个过江之鲫把我打了,以后我还怎么混饭吃?”

“草泥马,你骂谁鸡呢!”鱼阳一个大侧步迈出去,伸手就要拽黑炮的脖领,这次黑炮学乖了,没有硬往上凑,反而急速退出去两步,径直从怀里掏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那手枪感觉比国产的“大黑星”还要大,森冷的枪管足足能有我大拇指粗细。

一枪在手,黑炮立马狂的不是自己了,梗着脖子仰着脸的冷笑:“骂你怎么了?你有意见?”

鱼阳怔了怔,脸红脖子粗的杵在原地愣了几秒钟。仍旧迈步往前走,佛奴一把拽住他摇了摇脑袋。

“一帮卑贱支那猪,刚才不是很牛逼嘛,再蹦啊,再跳呀。怎么全都不吭声了?”黑炮狂癫的用枪管从我们面前扫来扫去,感觉随时有可能叩动扳机。

“支那猪?敢情你不是华人呐?”我抿了抿嘴角。

黑炮满脸自豪的大笑:“我是混血儿,我父亲是大和民族的勇士。”

哪怕是被对方用枪管指着,我鱼总“嘴强王者”的名头也没用丝毫落下,两手环抱在胸前调侃:“三子。混血是不是能理解成杂交品种?尤其是岛国的混种。”

“草泥马,你再说一遍试试!”黑炮攥着枪急头白脸的走了过来。

我也迅速掏出刚才借小熊的手枪指向他,板着脸怒喝:“你跟我装你麻痹什么岛国浪人呢,谁他妈没枪似的,来来来,你要是个人物,咱俩就对着喷,谁先躺下算谁怂,行不行?”

结果我话音刚落,高爷身后的七八个小青年动作统一的从怀里分别掏出一把枪。指向了我们。

“小朋友,我刚才说过年少轻狂不是什么好事,做人要需要低调和内敛,今天我给你们上一课,既然你们打了我的人。那就赔偿吧,黑炮一颗牙一百万,你自己数数掉了几颗。”高爷老神在在的朝我微笑。

这下真把我给惊住了,咱哪曾想过,人家岛国的社会人,随身随地的都揣枪,硬拼吧,我这一把枪实在有点不够看,服软吧,刚刚建立起来的威信瞬间化作乌有。

我正踌躇的时候。身后的小佛爷突然出声了:“你说话能不能别跟肾亏尿尿似的,一股是一股的,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昂?这个玩意儿行不行?”

小佛爷豁然起立,掌心里出现俩麻雷子,咬牙切齿的低吼:“后面那几位朋友,兜里的家伙式都揣稳当了,别他妈往外漏,我这个人胆子小,受到什么惊吓,手指头就容易哆嗦!”

自打下飞机以后,小佛爷基本上一直都保持沉默,哪怕刚才我跟骡子撕破脸皮的时候,他都没怎么参与,让人甚至怀疑那个霸气如斯的佛爷是不是睡着了,此刻虎躯一震,立马就惊骇住高爷内个头号装逼犯。

“黑炮是吧?来来来老北鼻,你告诉我,你在江户川区什么地位?”小佛爷甩开膀子走到黑炮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黑炮的脸上,冷声道:“以前你有没有地位我不清楚,但是打我们来了以后,你再没啥地位了,听清楚没?”

黑炮脸上被盖了个鲜艳的巴掌印,从原地晃悠了两下没敢继续出声,小佛爷又走到高爷的跟前,一巴掌拍在老头的肩膀上道:“我们不懂什么叫年少轻狂,就知道这世界胜者为王,高爷,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哪高?昂?个子还是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