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3 赴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一帮人从温泉浴场一直泡了四个多小时,期间我给蔡亮去了个电话,让他就在新宿区给苏菲她们找了家商务宾馆,眼下大战在即,我既不相信欧阳振东,也害怕有人使小绊子,干脆让她们离的远点,心里反而比较有安全感。

自打我们来东京以后。周泰和那头傻篮子一直都啥动静,整的我有点不托底,生怕这个损逼中途杀出来,打我个措手不及,眼瞅着约架的时间越发临近,我心里多少有点慌张,朝着笃定的小佛爷问:“哥,咱的帮手给力不?别鸡八还没开整,先跑一半。”

“放心吧,绝对给力!哥认识的都是敞亮人儿。”小佛爷大大咧咧的摆摆手,我眼睛瞅着他的四角小裤衩问:“哥,你那地方不觉得坠的慌么?一天到晚吊着四个蛋来回甩。会不会腰间盘突出?”

“滚犊子。”小佛爷笑骂着一脚踢到我屁股上。

说实话,也不知道是他裤衩的尺码太大还是我哥的家伙式太小,裆里揣着那么老些东西,竟然不会让人生出半分鼓囔囔的感觉。不得不说这是裤衩界的一个奇迹。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准备出发吧。”小佛爷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隐隐约约我居然听到“咣当咣当”的碰撞声,以前不知道他藏军火的地方在那里还感觉不出有啥,现在知道了,我总会下意识的想瞄两眼。

这个时候,去“放松灵魂”的佛奴、扈七和王瓅几人也满脸惬意的从旁边的小房间里出来,佛奴朝着一直老老实实蹲在温泉池里泡澡的鱼阳吧唧嘴巴:“死鱼,你丫就是个光说不练的嘴把式,天天跟我吹牛逼,说自己会37式、69式,还能跑马射击,为啥刚才连按摩房都不敢进?”

哥几个里面只有我和小佛爷、王瓅没进按摩房进行深度按摩,我也挺好奇平常满嘴不着调的鱼阳为什么今天竟然如此能忍的住,鱼阳裹着一条浴巾从池子里爬出来,不屑的瞥瞥嘴:“你懂个鸡八,大哥这叫保存元气,都跟你们似的把体力浪费在女人身上,晚上刀都拿不稳。那到时候不是给我们王者败兴嘛。”

“鱼总好样的!”我朝着鱼阳翘起大拇指。

鱼阳随即一脸失落:“好样个卵子,最主要的原因是我怕你告诉我媳妇,阿奴你快跟我说说岛国妹纸唱的动听不?是不是跟小电影里演的一样...”

“哈哈...”大家顿时笑出一团,战前的紧张气氛瞬间消失一空。

十点半。我们一行人架势两辆国产“长安”越野直奔目的地“筱崎公园”出发,万幸车上有导航,不然我们这帮文盲真得迷路,最特么憋屈的是岛国人开车竟然是靠左边。整的我们各种不适应,一路上好几次险些发生交通事故。

筱崎公园建在郊外的一座山脚下,周边几乎没什么住户,平整的柏油路面被两条黄色的双实线分隔开。摇曳的路灯看的人心里说不上的压抑,说是公园,我感觉就跟一片建了围栏的小树林似的,规模特别的宏大,风一吹树叶子“哗啦哗啦”的直响。

欧阳振华还算挺讲究,后备箱里不光给我们配备了几把开刃的开山刀,还用蛇皮袋包裹了五六把枪,我们几个人简单分配了下武器,齐齐蹲在车跟前吹西北风,鱼阳瞅着小佛爷问:“佛爷,您的帮手还没来腻?这都眼瞅着十一点了哈。”

小佛爷干咳两声,余光却在王瓅的身上扫视两下,王瓅微微点点头,小佛爷这才吭气:“应该快了吧,稍安勿躁。”

又过去十多分钟,佛奴也有些忍不住了,低声问:“爷,人怎么还没来呢。”

“你慌个鸡八,肥波和拐子正在来的路上。”小佛爷憋着眉头也表现的有些烦躁。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听到路的尽头传来一阵声音特别响亮的马达轰鸣声。二三十束刺眼的灯光随即而至,一帮身穿黑色特攻服,骑着改装成花里胡哨大马力摩托车的小青年排成几条长龙缓缓开来,一辆摩托车上至少坐两三个人,我粗略估计了一下,足足能有一两百人。

这帮小青年,一个个打扮的特别夸张,头发染成各种颜色。有的摩托车上还插着写着日语文字的大旗,瞧见他们,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国内送外卖的那帮快递小哥。

“卧槽,岛国的社会人都兼职卖盒饭啊,生活真特码不易,且行且珍惜。”鱼阳咬着烟嘴就站了起来。

扈七扬嘴冷笑:“人家叫暴走族,厉害着呢。”

“今天我让他们变成暴肛族。”佛奴这个好战分子,直接拎起一把大开山像尊门神似的堵在最前方。

那群“暴走族”在距离我们还有十多米的地方停下。故意讲油门轰的特别像,嘈杂的声音听得人抓耳挠腮,紧跟着几十辆摩托车的后面出现一个个人影,涌动着的人头杂乱无比。一眼望不到边。

眼看对方都要排兵布阵,我不由着急的问道:“哥,咱的帮手还能不能来了?”

小佛爷掏出手机按下一个号码,半晌没有吱声。估计那边是没接电话,瞅着这副场景,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估摸着他是被人放了鸽子。深呼吸两口道:“没戏了吧?实在不行...”

“实在不行咱就撤吧,往公园里跑,对方来了不下八九百号人,咱拿什么跟人杠?真特码服气了。咱们来东京是为了找人的,你们也不知道出什么风头,无端端的卷进起群殴事件,操!”扈七率先打起了退堂鼓。不过也说出来我们剩下人的心声。

对方毕竟来的不是一个两个人,将近特么上千人,我们就算以一敌十也打不完,小佛爷“呸”的一口将烟嘴吐出来,抄起一把开山刀狠声道:“爱留留,爱走走,口号都给人喊出去了,今天要是特么跑了。以后我拿啥压蒋大脑袋一头。”

“妈的,咱王者只有战死的,没有吓死的!开怼!”我深呼吸一口,一手拎刀。一手攥枪也站了起来,王瓅和鱼阳二话没说,保镖似的护佑在我左右,说老实话我有点埋怨小佛爷。莫名其妙接什么战帖,平白无故惹上一个大敌,可事已至此,再多说什么。只能让我们内部出现混乱。

只有扈七愣在当场,沉寂了几秒钟后,他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我他妈就多余跟着你们来..”骂归骂,小伙还是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不得不说上百人手持武器。集体尥蹶子狂奔的场面真心有点骇人,再加上堵在最前面一百多号暴走族呱噪的轰着油门,真是让人从后脑勺一路麻到脚后跟,要说不害怕那纯属扯淡,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马勒戈壁得,狭路相逢勇者胜!让他们见识一下王者爷们的气魄!”我单手攥枪,朝天“咚..”的一下就叩动扳机,伸手指向那群轰油门的“暴走族”叫骂:“呱噪你麻痹,谁行谁不行,刀上定输赢。”

还别说这一招挺有效果的,那帮暴走族立马熄火没了动静。

随即后面那几百号身穿乱七八糟服装的人群再次朝着我们的方向逼近,先前被鱼阳和佛奴打碎满嘴牙的黑炮,胳膊上缠着纱布,两手攥着把大口径步枪冲在最前头,两眼喷火的瞪我们,含糊不清的狗吠:“草泥马,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呯..”的一声枪响,黑炮脚跟前的柏油路被子弹打出来一块裂缝,把黑炮吓得连连往后倒退,看子弹射出来的方向,应该是就在公园里头。

接着鱼阳的手机响了,鱼阳接起电话“喂,喂”了两声,完事牛逼哄哄的指着黑炮道:“有人让我告诉你,想磕就正大光明的拎刀干,你们的队伍里谁要是敢他妈开黑枪,他第一个射爆你的头,7.6口径的狙击弹等着你...”

黑炮还没吱声,公园里再次“呯..”的一声发出闷响,接着站在黑炮左边的一个小青年应声倒地,同时从那小子的手里掉出来一把手枪,鱼阳舔了舔干裂的嘴皮冷笑:“真当我跟你们开玩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