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4 运筹帷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面黑炮一伙人瞬间传来一阵骚动,对手都还没看见,自己这方就先折了个人,这事儿换成谁都得发虚,说话的功夫刚才到底的那个家伙又慢吞吞爬起来,只是持枪的左手上血流如注,钉着颗子弹,能够在灯光如此昏暗的地方。准确无误的射伤对方一只手,躲在公园深处的人实力可见一斑。

“公园里是谁啊?”我侧头低声问鱼阳。

鱼阳神秘兮兮的一笑道;“师兄来了,师父还会远么?”

“师兄?你师兄谁呀?”我迷惑的问道。

“孙至尊啊。”鱼阳撇撇了嘴巴:“亏你跟他还是狱友呢,操!”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人,老早以前我从石市看守所服刑,结识的那个号长,感觉他挺讲究,又擅长做土枪,我出去以后就把他和另外几个狱友全弄了出来,后来一并丢给胡金组成了毒蛇堂,后来据说朱厌把他和鱼阳都收了当徒弟,只是一直都没见过这家伙。我也渐渐忘了他的存在,此刻冷不丁听见他的名字,我心底不由有些震撼,朱厌是个外挂。教出来的徒弟竟然也这么病态。

鱼阳压低声音道:“不止他来了,毒狼风华应该也就位喽,今晚上的远程狙击,咱们占优势!”

对面黑炮一众经过一阵骚动后,快速平息下来,黑炮鼻子往外“呼呼”的喘着粗气,心不甘情不愿的将手里的枪递给旁边的小弟,接过来一把砍刀,晃动两下肿的像个猪头似的脑袋厉喝:“小佛,别说我们欺负人,老子给你机会,你们不是想靠刀上见功夫了,我特么满足你,来吧!”

说话的同时,黑炮朝前迈开了脚步,后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也跟着往前涌动,远看还不觉得多瘆人,近处瞅着这么多人头,我脚心都不由的冒冷汗,小佛爷也是个驴脾气。被人这么叫板,冷着脸就走了出来。

佛奴紧随其后,二人如同两条入海蛟龙似的,霸气十足的横在了黑炮一行人的身前。

“操特妈得。谁敢碰我磕过头、喝过酒的拜把子大哥,拼了!”我胳膊一挥也跑上前去,鱼阳和王瓅、扈七慢我半拍的也跟了上去,我们一行五个人直视百倍于我们的敌人。全都做好了被砍死的准备。

“蒋大脑袋,我知道你就从人堆里猫着呢,老子现在指着你鼻子骂声草泥马,几年前我能把你捶的没脾气。今天踩在你的地盘照样能把你掀翻!”小佛爷伸手指向对过黑压压的一片人昂声咆哮。

黑炮“嗷”的吼叫一声,一马当先的拎着片刀就扑了上来,可惜这个傻篮子刚跑出来两步多,“呯..”的又是一声枪响,子弹再次在他的脚跟前炸开花,鱼阳一手接电话,一手指着黑炮冷笑:“我哥们让我告诉你,势不均力不敌,再他妈等一会儿。”

“什么意思?玩不起啊?”黑炮梗着脖子一脸愤怒。

“玩起玩不起,你能咋地?有能耐你再往前走一步看看。”鱼阳干脆耍起了滚刀肉,赖皮似的吐了吐舌头:“就他妈欺负你们没有狙击手呢,你能咬我不?”

鱼阳刚说完话,从我们身后的公园大门口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紧跟着就看到一大波上身穿黑色T桖,底下套迷彩军裤的小青年井然有序的走了出来,差不多能有一百五六十人。

一半人的长相我都很熟悉,赫然正是我的恶虎堂,还有一半高鼻梁、宽额头,几乎都是少数民族的模样,没意外的话应该是朱厌替我收编的“疆北堂”。这群青年带头的人更特么让我意外,居然是伦哥和胡金。

伦哥剃了个异常精神的卡尺头,穿件白色的紧身背心,胳膊上的花臂纹身异常显眼,两手捧着把单管猎枪,走在最前面,胡金手里托着一把一米多长的消防斧跟在左侧,光着膀子。一身花花绿绿的文绣图同样显眼。

“怎么着弟弟?听说你要跟我家小爷叫号啊!你告诉我你是啥辈分?”胡金拖着消防斧,大马金刀的走在最前面,手里的斧子“咣”的一声磕到地面,发出一声脆响。

“三哥!”两个堂口的兄弟齐齐弯腰呐喊。

“哥,你们咋来了?”我又惊又喜的望向伦哥,望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我心中真是无限澎湃,嘴角上的笑容瞬间飞扬起来。这些人都是我的底气,就是我敢走南闯北、肆无忌惮的荣誉。

“你这个龙头都被逼着拎刀子往前蹿了,我能不来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家没人了,王者就剩下个名儿呢!”伦哥眯着眼睛。两臂夹着单管猎枪,冲小佛爷撇撇嘴:“佛哥,下次只道的时候,能不能说的明白点。内个字念特么筱,不念悠,害的我们打听了半个多点。”

“我一个文盲能认识多少字..”小佛爷耸了耸肩膀。

“先办正经事,待会再唠海嗑。”伦哥叼着烟卷。三步并做两步的跨到黑炮面前,率先喊话:“你麻痹的,就是你跟王者叫号啊?够资格不?”

黑炮被我们突然蹦出来的这么多外援给唬懵逼了,眨巴两下眼睛道:“我不认识什么王者..”常在社会上混的人。最基本的就是眼力劲,黑炮不是脑残,自然一眼可以看得出这一百多虎背熊腰的青年都是什么段位,气势上不免有些下沉。

被伦哥抢了风头的胡金。感觉有点尴尬,不等黑炮把话说完,沉着脸直接一斧子就扫了过去:“不认识好办,今天就让你认识认识!”

黑炮吓了一跳,连连往后躲闪,险而又险的避开胡金这一斧头,刚要吱声,胡金两手攥住斧头把。从上自下又是一个狠劈,也就幸亏黑炮脚步挪动的快,不然他肯定被这一斧头给削成两半。

黑炮一伙人中马上蹿出来十多个拎着片砍的小青年,这帮人刚要包围胡金。三四个“恶虎堂”的兄弟已经拎着军刺迎了过去,在金三角经受了一两年苦训的恶虎堂兄弟,哪个扔出来都是精英,对付两三个敌手简直跟玩似的简单。

胡金腾出空间。两手拖着消防斧再次要往黑炮的脑袋上削。

当着上千马仔面前被人这么捋虎须,身为“扛把子”的黑炮也急眼了,一把从边上的马仔手里夺过来手枪,指着胡金怒吼:“草泥马。今天咱俩谁也别活了..”

“呯..”的一声枪响,黑炮手里的枪“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他疼的捂着手臂就“啊,啊”惨嚎起来。

“玩军火你是选手不?”胡金看都没看。斧头刃径直嵌在黑炮的脊梁上,左手攥住他的脖领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右手抡圆臂膀就是一个响亮的反抽,声音那叫一个响亮。

与此同时,黑炮他们的身后突然又传来一阵马达的轰鸣声,隔着老远就看见最少二三十辆汽车亮着大灯堵住了这帮人的去路,从车里跳下来不计其数的青年,一言不发的拎着家伙式捅了黑炮这帮人的“菊花”。

前后被夹击,再加上自己的主将被人薅着脖颈“噼里啪啦”的猛扇耳光子,这千把号马仔顿时乱成一锅粥,小佛爷高声嘶吼:“麻痹的,肥波和拐子可算把帮手带来了,弟兄们跟我干!”

说罢话,小佛爷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此刻的气氛真心让人有点热血沸腾,我喘着粗气刚想要往前蹦跶,鱼阳和王瓅直接拽住了我,鱼阳咧嘴坏笑:“哪有龙头身先士卒的,老老实实窝在后头观战就行了,剩下的事儿交给我们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