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8 死里逃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乃枭雄也!

“汉兰达”像是一个调皮的小男孩边走边撒尿似的在隧道里歪歪扭扭的画着长蛇,车速有增无减,我被身后那个狗杂碎勒的马上就要窒息,而被我扼住喉咙的长发男也开始朝上猛翻白眼。

汽车摩擦着隧道墙壁“咔咔咔”的作响,火星子就跟电焊似的直往外蹿,照这种形势发展下去,最好的结果就是我把长发男弄死,然后自己也特么殉国。

眼瞅着汽车就要蹿出隧道的时候。我猛然松开勒在长发男脖颈上的鞋带,那小子借着惯性,一脑袋撞在驾驶座的车窗玻璃上,也不知道狗杂碎是不是练的“铁头功”竟然一下子将玻璃给撞个稀碎,半个身子卡在车外。

我趁势摘掉车档,将手刹拽了起来,高速行驶下的“汉兰达”就好像疯了一样,从原地打了几个转。后面勒我脖子的壮汉直接像个炮弹似的一头飞了出去,撞破前挡风玻璃上滚了老远,车内剩下的人也全都失衡的随着车身晃荡,我拼了命的死死握住方向盘。将脑袋竭力往下低。

半分钟左右,疯狂的汉兰达速度渐缓,后面剩余的两个壮汉一个掏出把卡簧,另外一个拿出把军刺,能够在这么眩晕的情况下,还可以保持清醒,这帮人要是没经过特殊训练,我把脑袋割下来当尿罐使。

“草泥马得!”我慌忙拽开车门往下跑。半个身子刚扑出去,就听见“嗤!”的一声轻响,接着我左边胳膊瞬间传来一阵凉飕飕的痛感,操特妈得!还是没避开对方手里的军刺。

我身子一软顺势跌倒在车下,万幸的是刚才的碰撞将脚踏全给撞没了,车身的地盘又够高,我可以勉强钻到车底下,我“呼哧呼哧”连续喘了几口大气,瞅了一眼左胳膊,肘子的地方破了个小洞,此刻鲜血正“潺潺”的往外蔓延,疼的我浑身不住的直抽抽。

我竖着耳朵听车里的动静,此刻车身的左侧完全靠在隧道的洞壁上,这俩混蛋玩意儿如果想下车的话,肯定得从右边下来,我舔了舔嘴皮。从地上摸起一块巴掌大小的玻璃碴子,耐心的等待他们。

约莫半分钟左右,右边的车门发出“哒”一声轻微的响声,虽然声音很小。可我还是察觉到了,我的神经马上紧绷起来,接着一双黑色军勾鞋从里面扔了出来,我秉着呼吸没有轻举妄动。

车上的两个傻狍子真拿我当缺心眼呢。就凭他们俩那种吨位,如果下车的话,从地盘的浮动都能感觉出来,又是半分钟。车上微微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接着一个家伙快速从车里蹦出来,我攥着玻璃茬挪动到最外边,下车的人很机敏,并没有马上展开什么行动,而是绕着车身来回的溜达,试图混淆我的视听。

我大气不敢多喘一下的随着他的脚步来回转动眼珠,同时调整自己的身体,做好最佳的攻击的准备,这会儿下车的人脚上是穿着靴子的,也就是说车上的那个傻篮子是赤裸着脚丫,我脑子快速转动着,车身的周边全是碎玻璃渣,光脚的那人肯定不能往下跳。

猛然间车旁边的那个家伙站在车头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接着车身又是一阵微微的颤动,我看来另外一个家伙也打算下车了,我慢慢挪到右边车门的地方,看到一双光着的脚慢慢站到地上,不等那对脚贴地,我直接握紧手里的玻璃茬狠狠的捅了过去。那人发出“嗷”的一声惨叫,身体失去重心“咣”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我趁着他倒地的瞬间,匍匐着从车尾的方向倒爬出去,刚刚直起腰杆。就被人从侧边一脚踹在了胯骨上,我踉跄的摔倒在地上,扭头看到那个手持军刺的壮汉脸色阴森的冲我走来。

“草泥马得!”我扶着墙壁从地上站起来,佯作体力不支的模样,右手不漏痕迹的藏到了身后,装的揉腰的模样,同时往前摇晃了两下身体,勾引这个傻屌率先进攻我,他果然上套了,一个大跨步就迈向我,手里的军刺径直扎向我的脑袋。

我不躲不闪,直接举起刚才被他刺伤的左胳膊挡在脸前,往前猛地一个俯冲迎向他,我就奔着废掉一条胳膊也要整死他去的,他手里的军刺瞬间没入我的左臂,我右手上的玻璃茬同时扎在了他的眼上。

“啊!”

“啊!”我俩同时嘶吼一声,他捂着血流不止的面颊蹲在地上,我疼的“咣当”一声摔倒在地上,胳膊上还扎着他的军刺,我忍着剧痛。猛地一把拔出来军刺,扑向蹲在地上的壮汉,手里的家伙式就跟不要钱似的照着他的后脊梁“噗,噗”连续就是几下。那家伙痉挛似的倒在地上,抽动了两下就没了声息。

我摇摇晃晃的站直身子,朝着他的尸体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操你爹俩篮子得,跟老子比狠是吧!”

解决完一个壮汉,我又跌跌撞撞的往车跟前走,冲着另外一个被我刺杀脚踝的汉子走了过去,用军刺指向他恶狠狠的嘶吼:“说,是不是他妈小佛要干掉我?说实话我给你条活路。”

“不..是,对对对!就是小佛让我们杀你的。”那壮汉好像吓傻了,蜷缩着身子想往车底下钻,他好像忘了自己庞大的体格子根本不可能钻进去,半个身子卡在外面进出不得。

“小佛!很好!”我深呼吸两口。“咣当”一声扔掉手里的军刺,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从副驾驶座爬上车,将半个身子已经磨没了的长发男拖拽出来,然后发动着汽车,使劲踩下油门,汽车拖着车底下那个壮汉驶出去半公里左右熄火了,我怎么踹都不带动弹。

“操特妈得!”我恨恨的从车里蹦下来,看了眼车底下的那个壮汉,只剩进气没出气,吐了口唾沫疯子似的冷笑:“老子说到做到,给你留了活路,至于能不能挺过去看你的造化,回去告诉你主子,还有啥本事尽管使出来,挑拨离间的把戏,我都他妈快玩烂了!”

完事以后,我搂着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的左胳膊,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就拔腿奔跑起来。

事发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小佛要干掉我。可是刚才开车的时候,我的脑子渐渐冷静下来,小佛完全没必要跟我这么整,他要想我死,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可以神不知鬼,能够想出这种损招、能够动用经过特殊训练士兵的人除了周泰和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而且通过刚才的一系列玩命,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周泰和并不想要我的命,他更多像是要活捉我,不然这四个经过特殊训练的狠人随便配两把枪就能要了我的命,这就更印证了罗权之前的猜测,周泰和想要活捉我,然后逼我指证罗权金三角的事情另有原因。

“老狗!别特么给我机会,不然老子一定整死你。”一边跑到我一边恨恨的咒骂,也不知道小佛爷怎么样了,他肯定也遭遇了我现在的遭遇,跑了足足能有四五里路,我才碰到几辆拉货的车迎面过驶,慌忙伸手拦车,哪知道几辆货车根本不搭理我,明明看见我满身是血,刹车都不带踩一脚的,擦着我的身子呼啸而过。

“马勒戈壁得,岛国司机真特码没道德!”我啐了一口唾沫,随即感觉脑袋天旋地转一般的晕乎,身体不受控制的就仰头摔倒在地上,军刺上肯定有麻药,我使劲晃了晃脑袋,艰难的往前爬了几步,感觉到两束刺眼的灯光朝着我疾驰而来,而我却没有任何力气闪躲,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