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9 国骂救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辆急速行驶当中的轿车好像并没看到我,两束刺眼的灯光直晃前方,眼瞅着车子要开拔过来,我认命的闭上眼睛,人死屌朝上,爱鸡八咋地咋地吧。

“吱..”汽车骤然减速,轮胎摩擦着地面拖出去老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橡胶烧焦的味道。那台车的前面基本上已经压过我的半个身子,幸亏车头比较高,我吓得“啊!啊!”惨嚎,吭哧带喘的吐着大气,操特妈的,我不是怕死,只是这个过程是在太特么骇人了。

险些将我碾成肉酱的是一台皮卡车,从车里蹦下来迅速两个身影。感觉像是一男一女,不过我此刻已经处于晕厥的边缘,根本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那俩人的凑到我身边一个劲地“带久部得斯卡?带久部得斯卡?”的问。

“干你们老表...”我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是躺在一家医院里,胳膊上伤口已经被包扎好,浑身的骨头感觉要断掉一般,喘口气都觉得疼的要死,我躺的病房应该是个大众间,除了我以外,屋里还有四五张病床。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正从病房来回穿梭忙碌。

我没有立即起身,而是装作仍旧昏迷的模样,微闭上眼睛思索我昏迷以前的场景,估计是那辆开皮卡车的男女救的我,也许是见我满身是血,怕摊上事,那俩人把我送进医院以后就离开了。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病房里的动静渐渐小了,我才睁开眼睛打量,护士、医生都已经出去了,屋里住的其他几个病友正操着日语叽里呱啦的聊天。

我猛地坐起来,一把将输液的针管拽下来,然后在几个病友惊愕的目光中,披上病号服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眼下情况太不明朗了,我得抓紧时间跟兄弟们汇合。不然谁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从病房里出来,我装作扶墙上厕所的模样,慢吞吞的往楼下走,期间一直竖着耳朵听从我身边走过去人们的对话。全特么是讲日语的,连个问话的老乡都没有,我特么连自己身处何方都不知道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奔出医院。

出来以后,我沿着马路慢慢往前走。此刻的天色完全大亮,我一夜没回去,家里的兄弟们肯定也在想办法找我,只要能找到部手机。跟他们取得联系,他们一定可以想办法找到我,可关键是我他妈不认识日文,沿途走过的商店也不知道都是干嘛的,跟人比比划划的说了半天,愣是没人能听懂我要干嘛。

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买菜的老太太,我跟人连比划带嘟囔的表达自己的意思,老太太也不知道听没听明白,很友好的点点头,带着我一路朝前走,最后走到一栋标着跟“火车头”标志的进站口,朝我微笑的欠了欠身子。

“大娘,我要找公用电话亭,您把我带火车站干啥?”我抓耳挠腮的从地上蹦跶。

“嗨!”老太太朝我笑着弓腰示意,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滴天爷爷嘞!”我无语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我也走不动了,干脆蹲在火车站门口喘起了大气,心里不住的发誓,等跟弟兄们汇合。老子说啥也得学点日语,不然想自杀都买不上刀子。

可能是到站了,没多会儿从车站里涌出来一大堆的人,看上去都像是上班族。一个个神色匆忙,我酝酿了好半天,朝着一个背电脑包的男青年低吼:“草泥马得!”

那男青年微微愣了愣,冲我礼貌的笑了笑。快速走过去。

“肯定不是中国人,连国骂都听不明白。”我又把视线转向一个穿工装短裙的女人身上,微笑着仰头道:“嗨,草拟妈哟!”

女白领同样微笑的点点头,擦着我身子走过去。

实在是想不辙了,我干脆使唤最笨的方法,凡是从站口出来一个人,我就梗着脖子骂上一句“草泥马”。整整嘟囔了一上午,愣是没人鸟我,语言沟通有障碍也不是没好处的,我要是敢从国内的火车站这么蹲点骂街,估计早让人打死了。

持续从站口骂了两三个小时,我感觉嘴里的唾沫星子都有些供应不上了,口干舌燥的蹲在地上直吐舌头,想要寻思着再蹲半个小时点。要是还碰不上老乡,就得换个法子了。

这时候,又从站里出来一大批人,我扶着栏杆站起来,指着匆匆忙忙而过的一群人大吼:“老子群槽尼们妈,有没有能听懂人话的,老子群槽尼们玛!”

“草泥马得,小逼崽子你骂谁呢!”这时候人群当中一个膀大腰圆。梳着卡尺头的青年指着我鼻子就愤怒的走了过来。

看到那青年越走越近,我眼里差点没掉下来,两手抱住他的胳膊干嚎:“哎我操,亲人呐!哥们你是华夏人不?快帮帮老乡吧...”

“呃?兄弟你这是咋地了?到底对社会有多大的不满,跑到这儿来宣泄了,这要是让精神病院抓到不得关你个三年五载得?”那哥们也挺逗,见我不像是寻衅滋事的样子,乐呵呵的问道。

“大哥,啥也别说了,能从浩瀚的岛国碰上就是缘分,你能不能借我手机使一下,我跟我朋友走散了,兜里没钱没卡,现在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联系他们了。”我抹着鼻涕朝我恳求。

“借手机啊?多大点事儿..”青年直接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递给我,接过来以后我一看全是日文,又有些懵逼了。朝着他尴尬的问:“拨号键是哪个?”

“来,你打什么电话,我帮你按号。”青年很讲究问我。

我想了想后,把苏菲的号码告诉了他,他快速按下去后,又将电话递给我,一边等那头接电话,我一边朝着他翘起大拇指:“咱们华夏人都是活雷锋。”

“那不必须的嘛!”青年美滋滋的点头。

几秒钟后。那头的苏菲总算接了起来,声音略显疲惫的“喂!”了一声。

“媳妇啊,救命啊!快让伦哥他们来接我。”我抱着手机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讥尿嚎,问问了青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以后,我跟苏菲又原话数念了一遍挂掉手机。

“谢啦哥们,你别走哈,待会等我朋友他们过来,必须好好报答你。”我冲着青年连鞠三个躬。

青年挺无所谓的摆摆手道:“都是小事儿,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你要是再迷路或者不知道怎么联系家里人,可以直接去岛国的警局,这边的警察办事效率虽然扯淡,但是态度还算不错,咱们从岛国也是外国人,对咱们,他们也算比较客气,我还有事儿,有缘的话咱们再见吧。”

不等我再多说什么,哥们直接摆摆手,朝着街头走去,望着他的背影,我一个劲的念叨“好人,真特码是个好人!”

从原地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以后,两台“路虎”车快速开到我旁边,接着苏菲、王瓅和伦哥带着几个兄弟快速跳下来。

“三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佛爷不是去见朋友了么?咋弄得这么惨?”伦哥迷惑的问我。

“他回去没?”我焦急的问道。

伦哥摇摇脑袋:“没有啊,跟你一道走的,到现在都没信儿。”

“啥也别说了,先回去!对了通知鱼阳和佛奴先把扈七给我控制住,我操特妈得,大哥昨晚上真心是惊魂一夜!”我恨恨的吐了口唾沫,周泰和怎么会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这里面要是没人告密绝对不可能,可谁最有可能?除了扈七,我想不出来第二个人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