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1 撕破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老爷子絮絮叨叨的聊了一个多小时,虽然什么实际问题都没能解决,但是我的心情变好很多。

师父师父亦师亦父,师父对我没得说,简直当成老儿子一般对待,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父母都一样,嘴上恨不得踢死你,可你一旦真碰上事情他们绝对是冲在最前头的那个。

至于他说的找扈七聊聊,我也觉得挺可行的,扈七的人品肯定没问题。不然王叔也不会将他带到身边那么久,跟我们之所以总是貌合神离其实主要还是欠缺沟通,我们中间始终差一步,如果大家能够把话摊开,共同经历几件事情,相信也能很快成为莫逆。

我给扈七去了个电话,没多会儿他就夹个手包,闷着脑袋推门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阴沉着个脸什么话都没说。

“怎么了我七哥?”我迷惑的问向他。

扈七“哼”了一声。将手包一把扔到旁边,仰头看向我道:“外面人都在传我是内鬼,说我吃里扒外昨晚上联合岛国人偷袭了你,三子这会儿没外人,我托大喊你声老弟。你说哥哥我是那样的人么?”

“你觉得自己是那样的人么?”我微微一笑,盘腿倚靠到沙发上。

扈七的眼神中迸发出一抹委屈:“三子,我不敢说自己忠肝义胆,但是这种埋汰事儿我还真干不出来,虽然你和其他人都没有拿我当心腹看,可谁也没把我当成外人,在去金三角之前,我干爹就跟我聊了一夜,让我以后跟着你的锅台吃饭,我也磕头发过誓。我确实没拿你当成自己老大,可他妈不至于联合仇人害自家兄弟。”

“嗯,你继续说。”我点点头,说老实话我现在渐渐冷静下来,认真分析了所有,确实正如王瓅说的那样,这帮人里面如果有内鬼,就数扈七的可能性最小。

扈七深呼吸一口:“我是孤儿,最开始在火车站小偷小摸的生活,后来碰上了个干爹,他给我吃给我喝,供我去上学,教我识字做人,我拿他真是当成亲爹一样看待,你说哪个儿子会不听自己爹的话?我行得正坐得端,事情是我干的,你打断我腿,我都不带有任何怨言,可谁要是把屎盆子非往我脑袋上扣,这个委屈我不受。”

“所以呢?你现在想表达什么态度?”我侧着脑袋问他。。

扈七抓起手包“啪”一下拍到茶几上。从里面摸出把手枪来。

“你要干嘛?”我皱了皱眉头。

扈七长喘息两口,将手枪推到我跟前,咬着嘴唇道:“三子,我就想听你的意思,你要是觉得事情真是我做的。拿起枪直接干掉我,省的大家以后说话办事都得防备我,你要觉得不是我干的,这把枪就留下来保命,还我个清白。”

说罢话。扈七两眼直勾勾的看向我,我也同意一眼不眨的盯着他。

我俩互相对视了几秒钟后,我拿起桌上的手枪,指向了他的脑门,扈七眼中闪过一抹失落。慢慢的闭上眼睛,一副认命的模样。

“七哥,你这枪做工挺好的啊。”我冷不丁咧嘴笑了。

扈七突兀的睁开眼睛,错愕的望向我:“你..你信我?”

“我有啥理由不相信一个把名誉看的比命还重的爷们?”我眨巴两下眼睛,将枪揣进手包里,朝着他微笑道:“我信你,你今天能够这么正大光明的坐到我面前,足以说明自己不心虚,这枪就当你送我的礼物吧,大小也合适,我蛮喜欢的。”

扈七咧嘴笑道:“这枪就是个残次品,我找欧阳振东要的,等咱们回石市,我给你打磨一把真正的精品,干爹从郊区开了一家造纸厂,白天生产纸,晚上打磨枪,到时候王者的高层人手配一把留着防身。”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问他:“七哥,我信你,但是清白暂时不能给你,你愿意陪我演一出戏不?”

“演啥戏?”扈七迷惑的凑到我跟前。

“咱这样...”我把脑袋伸到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后,笑眯眯的看向他:“你觉得咋样?”

“其他的都没问题,我就是怕鱼阳和佛奴这俩虎逼真把我宰了,你是不知道刚才他们看我的眼神儿。那架势似乎我只要敢顶嘴,直接大卡簧扎我肚子上,三子这俩家伙真心太生猛了。”扈七苦着脸吧唧嘴:“咱们拿刀都是吓唬人,他俩完全就是奔着杀人。”

提到这俩彪货我也觉得挺无语,我苦笑道:“七哥受委屈了。等咱们回国以后,先把血色堂搞起来,我给你个正儿八经的身份。”

“行吧,那我先出去了,咱们短信联系吧。”扈七心悸的梭了梭嘴唇。掉头走出了房间。

十多分钟后,伦哥和王瓅急急忙忙的闯进房间,王瓅一脸焦急道:“三哥,佛奴和鱼阳把扈七给捅了,这会儿扈七满肚子是血,人已经昏迷过去了。”

“卧槽,咋回事啊!”我赶忙站了起来。

伦哥叹了口气道:“怪我,我把你和小佛昨晚上被偷袭的事情跟这俩损犊子说了一遍,还嘴欠的说了句你怀疑是扈七,这俩家伙今天就跟疯了似的。时不时的拿话挤兑扈七,扈七也是个暴脾气,刚才跟鱼阳呛了起来...”

“那扈七人呢?现在搁哪呢?”我趿拉上拖鞋就往出跑,跑到酒店大堂,先是看到一摊血迹,大厅的茶几被掀翻了,满地的玻璃茬子和狼藉,佛奴和鱼阳让肥波、拐子拉拽着,另外一头扈七被胡金搀扶起来,半蹲半靠在墙壁上。手捂着肚子,鲜血就跟拧开的水龙头似的,滴滴答答的顺着指缝往下淌。

两帮人正在叫骂,鱼阳急赤白脸的攥着把卡簧嘶吼:“草泥马扈七,别让我找出来证据,不然捅你两刀都是小事,老子肯定把你皮扒了。”

“你不用狂,离开赵成虎你问问自己算啥?”扈七脸色白刷刷的,咬牙切齿的还嘴。

一堆服务员从边上瞅着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多嘴。

“都他妈干什么呢!”我虎着脸咒骂一声。

“赵成虎。你来的正好!今天我他妈把话跟你摊开了,既然王者容不下我,咱们好聚好散,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干爹的血色我带走,以后各不相欠。”扈七虚弱的推开胡金,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我。

“你跟谁他妈的?昂?再说一句试试!”鱼阳冲破肥波的阻碍,握着刀子就要往扈七的跟前凑,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指着楼梯口怒吼:“给我滚上楼去,要不就滚回国,草泥马,我说过不许跟自己兄弟动刀子不?说过没有?”

“扈七他算个鸡八自己人?来岛国的时候就埋怨了一路,昨晚上干仗磨磨唧唧,他拿咱当自己人看没?”鱼阳梗着脖子跟我叫板起来。

“我让你滚蛋,听懂听不懂?”我的眼睛直接眯成一条缝,冷冰冰的说道:“你要是觉得自己行事,不如这个家你来当,我往后听你安排。成不成?”

“我没那意思。”鱼阳怔了怔,吐了口唾沫指向扈七低吼:“姓扈的,你给老子记清楚了,别让我知道你从背后偷偷摸摸的使绊子,不然老子撅了你的祖坟。”

骂完以后,鱼阳一把拽起佛奴,两人“哒哒哒”的蹿上楼。

“七哥,你别往心里去..鱼阳就是这种人,说话办事不过脑子。”王瓅也凑到跟前,低声安抚:“咱们先去医院吧。待会三哥一定给你个交代。”

“被人扎成马蜂窝了,你让我别往心里去,我的心得有多大?”扈七一把推开王瓅的搀扶,指着我鼻子冷笑:“赵成虎,刚才鱼阳把你的心里话都说出来了,你们打一开始就没拿我当自己人,我也不死皮赖脸的往上凑了,就这样吧,以后各玩各的,告辞!”

“七哥!”

“扈七..”伦哥和王瓅、胡金赶忙撵了出去。

“让他滚,草特马得!真拿自己当棵歪脖树了。”我恼怒的咆哮一声,喝住追出去的仨人道:“给强子打电话,让他把血色的人全都清出王者,以后从石市见到一次干一次。”

“三子,你冷静冷静。”伦哥皱了皱眉毛。

“冷静个鸡八!就是因为太冷静了,我和佛哥昨晚上才会被干,本来到岛国咱们就是想找找哑巴,现在整出一大堆乱码七糟的破事儿,操!”我吐了口浊气,掉转身子上楼,余光打量周围,看到大厅里最少四五个摄像头,这次松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