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2 鱼咬饵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气鼓鼓的回到房间里,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长出几口闷气,然后点燃一根烟仰着脑袋一口接一口的往外吐烟圈,寻摸刚才的事情有没有什么差错。

此时我心里格外的担心扈七,不知道他伤势到底严重不,刚才我看他满肚子都是血,走起路来各种颠簸,也不知道能硬撑着走多远,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要是都没法把内鬼给引出来。那真是有点对不住我七哥肚子上的那俩血窟窿。

我正胡乱琢磨的时候,房门被人轻轻敲响,接着伦哥和王瓅、胡金一块走了进来,看哥仨全都面色严肃的模样,我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有事,顿了顿嗓子问:“怎么了?”

哥仨互相对视两眼,伦哥坐到我对面轻声开腔:“三子,我想跟你聊几句。”

“嗯呐,有啥事你说呗哥,跟我之间不需要客套。想唠什么我都能接受。”我将烟盒抛给他。

伦哥干咳两声,不自然的笑道:“从县城到崇州,再从崇州到石市,包括现在一路跟你到东京,我一直拿你当成亲弟弟看待。一路看着你成长,也一直都希望你能好,王者可以越来越强盛。”

“哥,我懂你的心意,你要是不拿我当自己人看,估计早就回天门了,四哥的徒弟在天门的地位肯定低不了。”我笑着点点头,伦哥他们仨摆出这副价码,我基本上已经猜到了来意,无非是提醒我做人不要太飘。今天不应该一味的护着鱼阳和佛奴而把扈七给逼走。

“那我就有啥说啥了,我觉得你今天做的事情属实有点欠妥。”伦哥叼起香烟看着我道:“扈七是王叔的干儿子,血色并到咱们王者是王叔的意思,也对咱们双方都有好处,今天整这一出,说句良心话,就是鱼阳和佛奴不对,不管怎么说,都不应该跟自家兄弟动刀子,骂归骂,吵归吵,刀子是给敌人的,不是给自己的,你非但没有批评他俩,还那样...”

我耐心的跟伦哥解释:“哥,这事儿我心里有打算,相信我,我肯定没有变质,始终都记得自己姓啥,记得我是怎么坐到这一步的。扈七的事情说来话长,你等过几天的,结果你一眼就能看到。”

伦哥使劲嘬了两下烟嘴,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拍拍手起身:“不管怎么说吧。我希望咱家可以越来越强盛,既然你心里有谱,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也不多啰嗦了。”

等哥几个出去以后,我兜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两下。接着一条短信发了过来,内容很简单,就几个字“鱼咬饵了,如你所猜。”

我瞬间眉飞色舞的站起身子,从屋里来回溜达了两圈。初步计划已经完成,剩下的事情就是勾引猎物一步一步掉进我们的圈套,我深思了几分钟后,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又发送过去。

这个时候房门再次被敲响,肥波和拐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怎么了两位哥哥?”我好奇的看向他俩。

肥波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道:“三子,赤军的龙田一郎这次是真派人来接你了。”

听到“赤军”俩字,我马上条件发生的打了个哆嗦,冲着他俩狂摇两下脑袋道:“别鸡八扯淡了,还他妈跟他们约会,昨晚上我都差点被约死,你快让他们哪凉快哪呆着去吧。”

昨晚上来接我们的人到底是不是“赤军”派出来的,我到现在还没法确定,再跟他们“约”一次,我怕自己真得客死异乡。

拐子叹了口气道:“三儿,现在佛爷联系不上,如果你再不去的话,赤军的人肯定认为咱们瞧不起他们,那事情恐怕就难办了,这种人不一定可以帮到咱们什么,但是绝对能够坏事,不过他们说了,可以允许你带几个随从,实在不行的话,我和老肥就陪你走一趟。”

“这..这特么不是赶鸭子上架嘛,交朋友还带强制性的。内个龙田一郎是有多缺爱。”我无奈的挠了挠头,去的话我有可能再次面临被偷袭,不去的话又把对方给惹了,抽搐了半晌后,我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去跟对方见一面。毕竟惹不起他们,咱是玩刀的,人家是玩炸弹的,真得罪了他们,随随便便往金融街丢上两颗雷子。我都不知道得往外赔多少。

我给王瓅打了个电话,让他喊上胡金,全副武装的跟着我一块出发。

我换了身衣裳,把扈七刚刚送给我的那把高仿“5.4”揣起来,结果刚一出门口,就碰上了胡金、王瓅和鱼阳,胡金、王瓅打扮的倒是挺平常,无非多穿了件外套,我鱼总是真会玩,一身黑黄相间的棒球衫。脑袋上扣顶摩托车头盔,整的就跟个偷地雷的似的。

“你这是要到哪个博物馆去给人当标本?”我好笑的问他。

鱼阳隔着头盔瓮声瓮气道:“保本个鸡八,大哥是为了保护你,待会我跟你一起出门,别拒绝哦,我师父要求的,我师父说我身上有追踪器,有事情的话,他可以第一时间赶到,还让我告诉你轻点折腾。”

“结巴怪来东京了?”我又惊又喜的问道。

鱼阳摇摇头:“那我就不知道。反正我师父原话是这么说。”

“尽鸡八扯淡,结巴怪从来不用手机,他使什么给你通信的?”我审视的盯着鱼阳看,狗日的脑袋上的头盔实在太严实了,压根找不到他眼睛在哪。

“我师傅虽然不用手机,可是林昆内个傻狗用啊。”鱼阳耸了耸肩膀,滚刀肉似的嘟囔。

“林昆也来了?”我心头再次闪过一抹狂喜,如果有这俩家伙的帮忙,什么哑巴、聋子的,全都通通拍灭。

“不知道。我也没见到,我师父是委托一个长得跟李逵的女人带的话,她说,他们会帮着寻找小佛爷下落,对了,那个女人叫王福桂,长得模样倒是不错,就是身胚子太壮实,她告诉我,你俩从缅点还有过一段美丽的回忆呢,我三哥现在是真不挑食啊,真是什么样的花儿都能下得去口。”鱼阳坏笑的嘀咕。

本来我对他的话还处于将信将疑,可是当听到“王福桂”仨字的时候,我立马信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清楚那个虎娘们的存在。

我从鱼阳的头盔上敲打了两下:“走吧,到地方以后给我保持安静!对伙可是一帮杀人不眨眼的狠主。”

出了酒店,门外有一辆“奔驰”的商务车停在门口,开车的是个看起来很文气的青年,一点都不像是干“杀戮”买卖的,反而有点类似公司里的文员。

“赵成虎先生是吧?”一个穿着灰色西装。头发梳理的跟牛犊子舔过的青年,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眼镜框很有风度的朝我伸出手。

“您是龙田先生?”我跟他蜻蜓点水的握了下手后,低声问道。

“我们老板在公司等待您,请跟我上车吧。”青年笑着摇摇头,挺客气的替我打开车门,我没有着急上去,而是让王瓅和胡金先上去检查一番,电视里说恐怖分子最擅长“人体炸弹”,我来回打量面前的青年男子。

“呵呵,我的主要职责是做接待工作。跟您想象中不太一样。”青年估计是看出来我心底的想法,乐呵呵的自我介绍:“况且我们赤军并不像您认识当中的那样,滥杀无辜,奸淫掳掠,我们有自己的信仰,我们的宗旨有写类似贵国的执政党,赤军跟贵国早年的红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赤军?红军?”我舔了舔嘴唇,一下子明白过来为什么最开始听到这个组织名字的时候会觉得耳熟。

王瓅和胡金认真将车子检查一遍以后,我们直接上车出发,龙田一郎和我碰头的地点就在江户川区的一间小型咖啡厅里,所以并没有走多远,我们就到达了地方。

咖啡厅应该是被包下来的,整个店里没有多少人,青年指了指靠近窗户的地方,朝我微笑道:“龙田先生在那里等您。”

我顺着他的指头望过去,结果当时就有点傻眼,竟然是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