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6 两个欧阳振东/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振东越是遮遮掩掩,就越说明屋里的人身份可疑,我皮笑肉不笑的冷声道:“咋地了大仔,以咱俩的关系,你的朋友不就是我的朋友嘛,既然碰上了,我过来跟他们喝口酒不丢你人吧。”

“不是三子...确实不太方便。”欧阳振东的额头已经隐隐开始冒汗,身体更是禁不住的哆嗦了两下。朝着我干笑道:“三子,要不咱们到旁边再去开个房间,你们来东京也好几天了,我都没怎么好好陪你玩,待会我喊几个标志的艺妓,带你们感受一下真正的岛国文化。”

“文化可以慢慢学,但是礼数走不到就是丢老祖宗的脸嘛。”我转动两下脖颈,攥着手里的枪把微笑道:“大仔。我刚刚说我是来和蒋大脑袋见面的,你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昂?我刚刚没听清楚,三子你准备跟他和谈啊?挺好的,呵呵。”欧阳振东明显有些言不由衷,拽了拽我的胳膊道:“三子,我正好也有个事儿想跟你说。”

“说呗,咱们进屋边喝边说,不知道今天为啥我特别想喝芝华士,不知道大仔愿不愿意请我喝个痛快?而且我就想在这个房间喝,去别的屋子都没”我伸了个懒腰,朝着旁边的鱼阳和胡金使了个眼色,哥俩心领神会的攥起武器一左一右卡在两边。

见我们打算硬闯,欧阳振东瞬间苦下来脸,恳求的出声:“三子,你就当给老哥一个面子,今天咱们换个房间,这屋里的客人对我很重要,我托了很多关系才邀请道他们,他们关系到我以后的生死存亡...”

“真特码能墨迹,屋里难不成是特么岛国首相啊,看把你紧张的!操!我三弟无非想交个朋友而已,你看你推三阻四得!”伦哥皱了皱眉头,直接推开欧阳振东,抱起手里的单管猎枪,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了。

我们剩下的人顺势全都涌进了房间,齐齐将手里的家伙式举了起来。

“不要..”欧阳振东慌忙拉拽我们,但是谁也没理他内个茬,情急之下欧阳振东自己摔了个“狗吃屎”。嘴里水龙头似的往外吐血...

包间里特别阴暗,屋里既没有开灯,也没有开什么点唱机,只能隐隐约约看到沙发上好像匍匐着俩黑影。“什么鬼!”鱼阳“啪”的一声将房间里的灯光全部打开,当时我们就傻眼了。

跟我想象的截然不同,屋里确实有几个人,有男有女。正在干着不可描述的肮脏事情,但我都不认识,两个估摸五十多岁的谢顶中年男人赤裸着身子脸红脖子粗的爬起来,其中一个臊红着脸冲着我们嘶吼咒骂。说的是日语,我们也听不明白到底讲的啥,谁也没多搭理。

“妈的,上套了!”我恨恨的吐了口唾沫,掉头就往出走,肯定是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我的首要任务是马上离开KTV,出去以后打个电话。

“八嘎!”另外一个中年秃子爬起来,伸手就拉住走在最后面的鱼阳,嘴里念经似的喋喋不休的喷起唾沫。

“滚半拉去,别鸡八用你刚摸过鸡八毛的爪子碰老子衣裳!”鱼阳甩手就是一巴掌甩在那中年人的脸上,临了还不解气的踹了两脚:“麻痹的,老子才买的花花公子的T桖。”

“完蛋了,完蛋了!”欧阳振东捂着血流如注的鼻子,跌跌撞撞的跑进来。当看清楚屋里这副场景的时候,他的眼泪当场就掉了下来,三孙子似的慌忙搀扶起被鱼阳一顿撂倒的中年人,又连连给另外一个中年弯腰道歉,不过说的是日语,我们一句没整明白。

“啪啪..”被鱼阳一顿电炮飞脚干趴下的中年缓过来神,上去就是俩大嘴巴子抽在欧阳振东的脸上,指着我们粗声粗气的嘶吼。

这一下把我给唬住了,欧阳振东虽然不算啥有名望的大哥大,但是从东京多多少少肯定是有点名望的,这俩家伙竟然敢扇他,说明他们的身份一定不简单,那我们撞破他俩的好事,而且鱼阳刚才还动手了,后果岂不是更糟糕。

看那俩中年人的模样应该不是混社会的,不是社会人还敢这么横。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玩官场的,刚才干了俩岛国的官员?我的心一下子拧巴起来,我们从这地方屁股都还没坐热就得罪了官面上的人,那往后的路还不得雪上加霜。

“坏鸡八菜了!快闪!”我赶忙朝着哥几个摆摆手,看来我们不止是上套了,还特么掉进一个超级大坑里,我扭头看了眼欧阳振东,什么话都没说,驱赶着哥几个拔腿奔出房间。

“三子,到底咋回事啊?你不是带我们来抓鬼的么?鬼呢?就是刚刚那俩老梆子?”鱼阳还没觉察出来什么,边跟在我身后跑边像马大哈似的问:“咱们到底来干嘛的?”

“你能不能闭嘴。”我瞪了他一眼。招呼挡在KTV门口的蔡亮道:“快点通知车上的兄弟们分散离开,我估计踢到铁板了,给肥波和拐子去个电话,让他俩也撤。咱们到机场附近汇合...”

说罢话,我们就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四散逃开,一路上我脑子都在反复琢磨今天的事情,起初我怀疑欧阳振东可能有鬼,就和扈七商量联手做了一场戏。

信息是扈七给我发的,按照我们老早之前商量好的,假意闹掰,完事他跟我们分道扬镳。届时看看谁会跟他主动联系,欧阳振东的代号是“小鱼”,哑巴的代号是“大鱼”,来KTV之前扈七给我发信息说是大鱼和小鱼要接头,也就是说这俩狗逼要见面。

到底是扈七耍了我,还是欧阳振东识破了扈七,故意摆了我一道。

我带着伦哥和胡金大步流星的逃窜,见胡同就钻,看到小路就趟,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我拿出手机想要给扈七去个电话,可是又怕扈七此刻身边有人,打过去电话就是害了他,犹豫半晌后我拨通孙至尊的号码,电话“嘟嘟嘟”响了几声后,孙至尊声音沙哑的问:“三哥怎么了?”

“卧槽。你还特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让你们盯着欧阳振东,你们盯到哪了?”我劈头盖脸的冲着孙至尊一顿埋怨。

孙至尊迷惑道:“三哥,你是不是喝醉了?欧阳振东一直都呆在他住的庄园里,始终没有出来过啊,我和毒狼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一眼都没离开过他身上。”

“欧阳振东一直在家?”我比孙至尊还懵逼,那我们刚才看到的是谁?难不成是鬼么?

“对啊,他一直都在自己家里,从始至终没有出去过,从昨天到今天,除了他的几个小弟过来给他汇报情况,他去上了几次厕所,洗过几次澡,我们都记得清清楚楚。”孙至尊笃定的回答。

“那你们见过扈七么?”我咽了口唾沫问道。

“扈七?没见过。”孙至尊依旧言辞确凿。

“我日,还真特码见鬼了?你和风华继续先监视着吧,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给我打电话。”我想了想后冲着孙至尊安排。

出现两个欧阳振东,肯定有一个是真的,有一个是假的,我莫名想起来马靖,马靖的化妆术堪称绝技,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一个人完全打造出另外一个模样,兴许还有人能做到更加出类拔萃,完全伪装成别的人。

兴许我们刚才见到的那个家伙就是假的,这么一想,我越发觉得刚才看到的那个“欧阳振东”好像处处透着股邪劲,首先那家伙说话的腔调不对劲,一口地道的普通话,一点都不掺杂台湾味儿,另外就是那家伙好像个头也比欧阳振东矮一点点。

想着想着,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号码竟然是扈七的,我犹豫了几秒钟后接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