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8 临时客串/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伦哥拿出电话杵在路口跟找信号似得来回挪动了几分钟,朝着我摇摇头:“狗日的没接电话,可能是还有别的私用电话吧,待会我再打一个看看。”

“不用费劲了,直接上他公司去!”胡金皱了皱眉毛也站了起来:“昨天我特意找大熊打听过,骡子的公司叫什么金裕集团,有的人就是欠,你给他笑脸。他以为自己有面,只有大巴掌甩到他脸上,才特么知道稍息立正!”

“没毛病。”我点了点脑袋。

“我去找辆出租车。”伦哥朝着路口走去,我们仨现在的造型就是典型的岛国底层小混混,如果再配上辆大马力的重型摩托绝逼就是内天晚上的“暴走族”,这身行头走在大街上反而并不显眼。

趁着伦哥去打车的功夫,我分别给哥几个和苏菲去了个电话,得知大家都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

半个小时后,我们乘坐出租车到达骡子的老巢“金裕集团”,我们一边抽着烟一边走进了骡子的办公楼里,伦哥和胡金分别拎着尼龙袋,袋子里装着家伙式。

“空你洗哇…”前台一个长相漂亮的圆脸妹子立马站起来打招呼,可能看我们的装束不像好人,妹子本能的往后倒退两步。

“别空啦,老妹儿你会说国文不?”我舔了舔嘴唇,一脸的坏笑。

“你好,请问你们找谁?”妹子往起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一对透亮的眸子来回转动,手已经放到了桌上的电话上。

我猛的往前跨出去两步。伸手狠狠掐了一把妹子的小脸上,极不正经的笑着说:“没事儿老妹儿,我们找你老板,骡子欠我点钱,老妹儿帮我联系一下呗。”

“你们怎么这样啊?马上出去,信不信我报警!”女孩捂着通红的脸颊,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泛着怒意。

“哈哈,小三爷最近皮肯定又松了,晚上得让菲菲给他紧下,看到女人又开始走不动道了。”胡金和伦哥从旁边笑着嘚吧嘚吧。

我舔了舔嘴皮口花花道:“老妹儿你报警干啥?说我调戏未遂么?这样吧,你帮我联系一下骡子,完事我让你再捏回来不就行了嘛。”

“臭流氓!”圆脸妹子站起来就匆匆忙忙的往公司里面跑,我们哥仨相视一笑,歪着膀子很粗鄙的也跟着走了进去。

“三子,你说骡子为啥不愿意见咱们?按理说,咱们把蒋大脑袋都给揍趴下了。他不是应该上赶着捧咱们臭脚才对么?”伦哥迷惑的问我。

我摇摇头道:“不太清楚,这帮家伙鼻子比狗还灵敏,肯定是得到什么信了,不然没道理。”

说着话。我冷不丁想起来之前“欧阳振东”在KTV.里宴请的两个谢顶中年人,难道那俩家伙真是什么大来头?

正要往公司里面走,刚才被我调戏的圆脸姑娘领着一个穿黑色西装的青年和七八个抄着警棍的保安急冲冲走了过来。

“经理,就是他们三个无赖!”前台小妞指着我们朝穿黑西装的青年告状。经理迈着大步走到我们对面,欠了欠身子,不卑不亢的笑问:“几位大哥,有何贵干?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几个保安迅速将我们围起来一圈。看架势应该都是受过训练的,动作姿势比较整齐,持警棍的手法也相当专业。

像骡子这种已经成气候的团伙,大部分不会往自家公司扔一堆流里流气的马仔,反而整得比一般公司还像回事,这就是社会人经常挂在嘴边的排面,不过他们肯定会在公司附近安排一堆可靠的小弟,以备不时之需。

“有啥误会跟你说好使么?你抓紧时间去把骡子喊出来,就说华夏来的朋友找他谈买卖,我们复姓王者。”伦哥提了提手里的尼龙袋子,推开挡在我前面的两个保安呵斥:“往后退两步哈老北鼻,我老大不喜欢跟男人离那么近。”

“不好意思几位大哥,我老板出远门了,近期可能不会回来,走前让我带话给您,我们很有诚意和贵方成为朋友。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经理应该也是道上混的,说起话来圆润无比,感觉像是挺客气的,实际上已经给我们下了“逐客令”。

胡金粗声粗气的低吼:“草泥马,当我们傻呢?这个节骨眼骡子会出远门?少废话,把他麻溜喊出来!”

“稍安勿躁,咱们可是客人。”我吸了口气,制止住暴躁的胡金,径直走到经理的跟前道:“铁子你说骡子近期不会回来?让我们有什么困难找你?”

“老板的原话确实是这样的,至于是客套还是真心话我就不得而知了,呵呵。”经理不冷不热的点点头:“要不几位大哥先回去?等我老板回来再谈?”

“不用。也没啥大事,我就是想来骡子哥这儿借点款,话说哥们,你们公司值多少钱呐?我看挺排场的哈。”我梗着膀子伸手轻轻抚摸着经理的领带。

听到我要“借钱”经理不屑的撇撇嘴:“我们金裕集团市值三亿。加上几轮融资下来最少价值五亿吧,大哥想要贷多少款?”

“不借多少,随便借个一两亿吧。”我舔了舔嘴唇朝着他微笑道:“还不到你们公司的一半呢,没问题吧?”

经理一下子愣住了,使劲眨巴两下眼睛,看向我不自然的笑问:“大哥,你跟我开玩笑呢?借一两个亿?你们是他妈故意来闹事的吧?”

周围的保安像是得到了什么示意,瞬间一下子将我们仨包围起来。叫骂着推搡起来。

“哥们几个意思?要动手呐?”我冷眼看向经理。

经理“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道:“几位大哥,恕不远送了!你们的事情还是等我老板回来再亲自商量吧。”

我猛的一把揪住经理的领带,拽到我脸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道:“我特么刚才不跟你谈,你非要跟我唠,现在我唠完了,你又跟我扯别的蛋。咋滴?感觉老子好欺负呗?”

“你干什么!松开我,我警告你们马上松开我!”经理嚷嚷着想要推开我,周边的几个保安立马举起手里的警棍要开抡。

“草泥马,全部跪下!”伦哥将尼龙袋一把拽开,掏出来里面的单管猎枪顶住其中一个保安的胸口叫吼:“来老弟,你动我一指头试试看?看看我敢不敢开枪就完了。”

七八个保安当时全傻眼了,一个个瞠目结舌的往后倒退几步。

“芳子,报警!”经理扭头看向已经吓傻的前台小妞嘶吼。那女孩儿愣了愣,赶忙拿出手机拨号,用日语叽里呱啦不知道冲着手机说了几句什么。

“老弟,玩的挺埋汰呐。警都报上了,行吧!那我们先撤了,你告诉骡子一句话,我是来收编他的。要是他还想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就给我句准话,要是他觉得自己实力挺硬,那就约地方碰一下,拜拜!我就给他一天时间考虑,明天他不出来,我主动找他。”我在经理的脸上轻拍两下,招招手带着伦哥和胡金慢慢往外倒退。

“呵呵。”经理重新紧了紧自己的领带,朝我摆手:“在江户川区还没有人敢说收编我们福清商会的话,你们是独一份。”

“笑你麻痹!”胡金一肘子砸在经理的脸上,恶狠狠的吐了口涂抹。

从骡子的公司出来,我们绕了个大圈,到凭租公司租了辆金杯车。又买了点家伙式折回骡子公司的地下停车场。

坐在车里,伦哥看向我道:“三子,肯定是出啥问题了,不然骡子绝对不能避而不见。而且说话口气这么硬!”

“嗯,不管啥事今晚上必须收编了骡子,不然咱们从岛国就是瞎子聋子,什么信息也不知道!”我点了点脑袋,冲胡金道:“给佛奴和鱼阳去个电话,白狼不在,逼供的事情只能找他俩来客串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