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3 狡猾的小狐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虎哥,这不太合适吧?”骡子从后面喊了我一生,双眼挪揄的注视着我的脸孔,其实他心底充满了不快,不过愣是没敢表现出来。

我伸了个懒腰,露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道:“铁子,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是命令,要么你自己主动办,要么我安排人帮你办,我的诚意已经送给你了,你如果拿不出来足够的诚意,我可以选择换个小弟。”

在这家不知名的洗浴中心内。我们哥仨身披浴袍惬意的躺在床上,享受着三个长相甜美的岛国小妹的按摩服务,鱼阳贱嗖嗖的捂着脑袋在跟媳妇通电话,口口声声的拍着胸脯发誓一天至少想对方86400秒。

“三子。接下来的棋你打算怎么下?”伦哥替我倒上一杯热茶。

我抿了一口,微闭上眼睛,仰头躺下身子微笑道:“等!”

“等谁啊?”伦哥忍不住问我。

“等欧阳振东主动上门找我攀交情,他不来,我回头就自己去找他!”我放下茶杯,朝着给我捏脚的小妹儿温柔的说道:“用点力气妹子,我吃劲!”

小妹儿瞬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我笑眯眯的看了眼三个按摩小妹儿。扭头道:“歇会儿吧哥,枪记得随身携带,我不可想成为第二个蒋大脑袋。”

“嗯。”伦哥挪了挪枕头,露出来底下的尼龙口袋。这样方便最快的速度掏枪。

刚刚我用国语和那个按摩的岛国技师对话,她居然可以听得懂,我相信岛国绝对没有到达全国普及普通话的层面,说明什么?说明这三个妞绝对是骡子安排过来的,既然他想听我们对话,我不妨大大方方的告诉他,我下一步的计划,我可以重要你,也可以换掉你。

我觉得扈七身边跟着的那位欧阳大仔八成是假的,孙至尊他们盯着的那个可能才是真的,而我们的消息十有八九是欧阳振东卖给哑巴的,他卖消息给哑巴,要么是被威胁,要么就是希望自己这一脉强大,蒋大脑袋挂掉的消息明天肯定会传遍整个福清商会,欧阳振东不是傻子。多多少少可以猜出来这件事情是谁干的,届时一定会无比的恐慌。

恐慌之下的欧阳振东只会做出两个选择,主动联系哑巴或者找我和谈。

他主动联系哑巴的话,正好趁了我的心思。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把哑巴缉拿回国,他找我和谈,我的条件同样是把哑巴引出来。

从本心里讲,我不太想把欧阳振东做掉。人毕竟不是动物,相处久了肯定有感情,当初在石市偶遇欧阳振东的时候,我们处的一直算是不错。这次来岛国,我也一直对他寄予厚望,如果他可以后知后觉,我还是希望给他条活路,至少让他颐养天年。

说是睡觉,其实整宿我都没敢怎么闭眼,毕竟刚刚把福清商会的精神领袖给干掉,鬼知道人家有没有铁杆马仔会找我们报仇,煎熬了一夜后,等到伦哥和鱼阳全都休息过来,我才沉沉的睡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的晚上,再次睁眼的时候,骡子带着几个马仔规规矩矩的站在我床头,伦哥和鱼阳则低头大口大口的扒拉着盒饭。

“嗯?看我睡觉能长寿么?瞅的这么津津有味。”我懒散的坐起来,冲着骡子咧嘴笑道:“坐吧,有什么事情吗?”

骡子欠了欠身子。恭敬的坐到我对面:“虎哥,蒋大脑袋的昨晚上被他的情妇和情妇的姘头联手杀掉,现在福清商会群龙无首,半数以上的叔伯推选我做下一届的商会主席,我想听听您的建议。”

“这是好事嘛,恭喜骡子哥了,回头上位记得给我们这帮朋友发红包哈。”我伸了个懒腰,随手拽起旁边的茶水仰脖灌了一大口。看着欲言又止的骡子问:“怎么?是不是碰上什么难处了?”

骡子叹了口气道:“难处倒没有,除了几道不和谐的声音以外,还牵扯到虎哥的一位好朋友欧阳振东,他对我上位的建议始终没有表态。既不点头同意,也没有投反对票,只说回去想想。”

我想了几分钟后开腔:“欧阳大仔交给我,其他的几道声音你自己搞定。答应我的事情不要忘记就好了,另外着手让你的马仔帮我找一个哑巴,照片和体貌一会儿我让伦哥给你。”

“人只要在东京,我一定可以找出来。”骡子很自信的点点头:“对了虎哥。我全家人今天一致商议决定移民到华夏的石市,胡金大哥说是陪着一块过去看看,听说您在那边有不少朋友呢,能不能拜托多照顾?”

“哦?”我错愕的看了眼骡子。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识趣,满意的笑道:“我一定当自己家人一样照顾,待会帮我订一家上档次的酒店,顺便给欧阳振东打个电话,就说我约他出来聊聊。”

“好,我这就去安排。”骡子杵在原地没动,干咳两声道:“还有件事情,我和福清商会的叔伯们研究决定,近期打算将商会更名王者,您感觉怎么样?”

我让骡子把福清商会并入王者,没想到这只小狐狸竟然用这种换汤不换药的方式,不过也没所谓,我要的只是一个名头,只要控制住骡子,就等于控制了整个福清商会,我乐陶陶的翘起大拇指:“王者这个名字不错啊。通俗易通,而且还霸道至极,我挺稀罕的。”

“好的虎哥,那我先去找几个叔伯商量。什么时候正式公布于众最合适,其他事情您多操心了。”骡子装腔作势的跟我作了个揖,领着几个马仔快速走出洗浴大厅。

“这孙子什么时候来的?”我抓了抓侧脸问伦哥。

伦哥摸了摸嘴边的油渍浅笑:“来了两三个小时,看到你正在睡觉,他也怪沉得住气,一直从床边干靠了那么久,这小子不简单呐,能硬能软,能屈能伸,万一控制不住的话,会不会搬起石头砸咱们自己脚?”

“不会的,我只是单纯的想要来岛国收笔保护费。不插手他们的内部发展,等他把福清帮整合明白以后,让丫挖挖稻川商会的祖坟,就像我佛哥说的。凭啥岛国人可以到咱们地头耀武扬威,咱们就不能来他们的地盘拉屎撒尿。”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冷笑。

鱼阳贱嗖嗖的咧嘴坏笑:“受保护费能跨国,你丫绝对是独一份,啥也不说了。先给我三哥磕一个。”

我没理会精神病似的鱼阳,扭头问伦哥:“说起来佛哥,今天有他的消息没?”

“没有,白天我给其他兄弟都通过电话了,大家全都安然无恙,肥波和拐子还特意问我有没有佛爷的消息。”伦哥叹了口气道:“三子,你说小佛该不会真出什么事情了吧?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失好多天了。”

“谁知道呢,闹心!”我摇摇头,踢了鱼阳一脚笑骂:“别鸡八吃了,待会欧阳振东请吃大餐,你不怕没肚子了?给阿奴和王瓅去个电话,让他们点上三十号疆北堂的兄弟随时等我电话。”

“干啥?”鱼阳一脸不乐意的吧唧嘴。

“我说组团嫖大电影明星去,你信不?”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我让骡子联系欧阳振东,就是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晚上他愿意带着我们抓哑巴,前面的事情我全都可以既往不咎,毕竟相识一场,不至于真把他搞死,如果他不乐意的话,那我只能动用点非常手段了。

“卧槽,这个可以有,老子最特么稀罕电车之狼的桥段了,咱们可以租辆电车,完事从上面,嘿嘿嘿...”鱼阳猥琐的搓着手掌。

“嘿你麻痹,麻溜的!”我又是一脚踢在他屁股上。

一个多小时后,骡子安排亲信,带着我们往跟欧阳振东约好的酒店出发,出门前我心里头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觉得今晚上这顿饭我们肯定会有所收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