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6 三个平头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熊和小熊真没死?”欧阳振东两眼巴巴的望向我,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我捏了捏鼻头皮笑肉不笑的点头:“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人。”

欧阳振东呆滞的望着我,好半天后突然老泪纵横的匍匐在地上,“嗷嗷”的干嚎起来,我不知道他是欣喜我没有干掉自己的左膀右臂,还是内疚自己干了件狗事,兴许两者皆有吧。

我叹了口气道:“当初你我在通往石市的高速路上生死与共,也算是过命的交情,差一点就能成为兄弟,就差一点,算了往事已矣,抓紧时间给张思澳通电话吧,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办完我交代的事情离开东京。”

“谢谢你。”欧阳振东捂着血流如注的小腹。艰难的掏出手机,当着我面拨通了张思澳的手机号,那头还算比较给面子很快就接听起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张思澳带着一股子盛气凌人的味道,感觉就像是在命令自己下属一般的自然。

欧阳振东看了我一眼,低声道:“我把赵成虎和鱼阳活捉了。他的几个手下逃走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什么!”那头的嗓门骤然提高,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敢相信:“你刚才说你把赵成虎活捉了?就凭你手下那帮残兵败将?你们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我们在江户川区的王子酒店,我怕赵成虎的小弟会报复,从客房部开了一间房,你到了以后给我发短息。”欧阳振东低声回答。

“行,你千万给我看管好赵成虎,我马上带人过去,这次的事情如果办成,你大功一件,答应你剩下的一百公斤药和现金会在我见到人以后也一并交易给你,但是记住千万不要跟我耍任何花招。”张思澳亢奋的挂掉电话。

欧阳振东虚弱的咳嗽两声,将自己的手机递给我,惨白着脸低声下气道:“三子,他说马上过来。咳咳...”

“嗯,你抓紧时间去办你的事情吧,待会我让大熊小熊到机场去和你碰面,能够以这种方式脱离江湖,也算是种幸运,作为曾经的朋友,我奉劝一句,千万不要再走进这个是非圈了。”我将我的手枪递给佛奴,朝着他点点头道:“把他送到酒店门口,让伦哥负责剩下的事情。”

“三爷,你就是太心慈手软,这事儿要特么搁我身上,我早让狗逼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操!”佛奴咒骂了一声,揪住欧阳振东的脖领就硬拽了起来,欧阳振东踉踉跄跄的往前走,走出去大概十多米远后,他满眼噙泪的回头看向我声音很低的说了句“对不起。”

望着他佝偻的后背,充满了落寂的味道,我幽幽的长叹一口气。这个社会从来都是那么真实,没什么永垂不朽,成王败寇才是一个男人挺直腰板的理由。

“鱼总,随便安排几个兄弟开几间挨着的房,和刚才一样。听到有动静,马上出来,把大熊和小熊也带上,这哥俩其实挺不错的,就是跟错了主。”我拿出手机拨通孙至尊的号码吩咐道:“从客服部楼对面寻找最佳狙击点。如果我没能活捉成功,你就把来人的腿给我干废。”

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和鱼阳一道,剩下的兄弟分开行动,我俩乘坐电梯慢悠悠的下楼。鱼阳不满的瘪嘴:“三子,你说你好端端的把欧阳振东给放了干啥?这种逼养的,就应该千刀万剐,咱们拿他当朋友,他把咱当傻逼。”

“咱是混社会的,不是杀手!”我朝着鱼阳摇摇脑袋:“给家里通个电话,让白狼和老洪过来,我需要个逼供高手,要是能够活捉张思澳,咱们提前审一下,录份资料。”

“费那劲儿干毛,军队里还缺审讯高手?”鱼阳不解的问道。

我白了他一眼笑骂:“你懂个鸡八,提前留一份审讯笔录是为了给咱们自己留一份保命符,罗权肯定不能跟我翻脸,我就怕罗家再次办出卸磨杀驴的狗事来,万一他们再欺负咱,我手里有份资料,至少可以保弟兄们一世无忧。”

罗权的为人我信得过,可是罗家那位老爷子我是真怵了,我知道老家伙是为了练罗权。怕自己百年以后罗权无法在政治圈里生存,可是让罗权一个生瓜蛋子去面对手握重权多年的周泰和,别说他自己吃力,我们这帮冲在前线的“战士”也跟着受罪。

凭啥哑巴能这么狠?还不是周泰和的明里暗里帮忙,而我们呢?只能靠自己死磕。罗权能给予的帮助少之又少,如果真是整个罗家要灭掉周泰和,我相信哑巴都不知道“遇难”多少次了。

“三子,这两天菲姐对你的意见可是一大堆,自打来东京以后,你完全把人家给丢到一边了,现在她们几个妞是玩没法玩,吃没得吃,整天就搁机场附近转悠,今天出门的时候。我菲姐无聊的拽着陈圆圆和杜馨然从旅客大厅背飞机时刻表呢。”给白狼通完电话以后,鱼阳冲我撇撇嘴:“要不你抽空陪菲姐她们玩几天去吧,反正抓哑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嗯,我心里有数。”我沉闷的点点头。

鱼阳捅咕了我胳膊两下咒骂:“你有个鸡八数,莫名其妙从东京开家王者的分店。咋地?你还打算让王者占领全球啊?我跟你说,地盘永远抢不完,姑娘的心凉了可就真他妈捂不热了。”

说话的功夫,电梯“叮..”的一身脆响,抵达了一楼。

门口堵着好些准备上楼的男女。我俩说说笑笑的往出走,我仰头随意打量了几眼,冷不丁看到酒店门口的大厅门口出现三个剃着平头,身穿浅蓝色运动装的青年,那三个青年全都冷着脸。走路的步调基本保持一致,肩膀上都背着个装羽毛球的包,走在人群中特别的扎眼。

我看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目光统一的望向我,紧跟着走在最中间的那个青年猛然停下脚步。从肩膀后面摘下羽毛球包,接着从里面掏出一杆锯掉半截枪管的五连发,直愣愣的对准了我和鱼阳。

“操,快他妈闪!”我一下推开鱼阳,原地一个驴打滚躲到大厅中央的一根大理石柱子后面。与此同时“呯..”的一声枪响在大厅里炸开了花,电梯门口几个倒霉蛋中了子弹,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钢珠子弹痕,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的惨嚎起来。

热闹的大厅里顿时间变得嘈杂起来,大厅里的人一个个就像没头苍蝇似的乱跑乱叫。正好可以挡住那三个狗篮子的视线,我冲着鱼阳大吼:“走楼梯!”

“卧槽特个爹!”鱼阳咆哮一声,我和一起连滚带爬的往楼道口的方向狂奔,身后的枪声“呯、呯..”直响,时不时能听到有人中枪摔倒的惨嚎和哭叫声。我俩不敢回头,卯足劲的狂窜,基本上一步至少跨出去三个台阶。

蹿上二楼以后,我回头看了眼身后,那三个杀手还没有撵上来。我左右看了看,拽着鱼阳就奔向了走廊顶头的厕所里,“三子,刚才那几个玩意儿是什么来路?光天化日的敢开枪,操!”鱼阳呼哧带喘的一脚踹折角落里的拖布杆,丢给我一截,自己攥起来一截。

“你等我掐指算算哈!”我没好气的瞪了眼他,掏出手机拨打孙至尊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我就焦急的催促:“孙子。快特么带枪来餐厅的二楼厕所接应我们,碰上硬茬子了!”

孙至尊那头同样呼呼喘着粗气道:“稍等三哥,我和毒狼这边也被几个狙手给盯上了,可能会耽误一点时间。”隔着电话,我时不时能听到“呯。呯”的枪击声。

“真特码日了哈士奇!你俩先顾自己吧,我自己想辙!”我匆忙挂掉电话,跑到窗户台往下看,厕所窗户的底下正好对着停车场,二楼说起来也没多高。如果时间允许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跳窗户逃命,可关键是厕所的两扇窗户完全是封死的,根本没法移动。

“咚!”厕所门从外面被人轻推一下,我和鱼阳对视一眼,同时藏到了门旁的侧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