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2 暂时出院/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挂断骡子手机以后,我刚寻思着点几个将,这才发现人好像都给肥波、拐子划拉走了,眼前根本不剩下啥人,琢磨了半天后,冲着白狼道:“小白你和老洪带上二十个疆北堂的兄弟过去一趟,记住我的话,过去只是给骡子当保镖,不用听他任何吩咐,要是敢跟你们赛脸,直接大耳光呼他!”

白狼皱了皱眉头道:“大哥,这个骡子是什么鸡八意思。福清商会不是号称岛国华人社团的龙头么?还得劳烦咱们出人出力的去保护他,难道他身边连俩握的住的刀的狠手都没有?”

我叹了口气道:“福清商会肯定有能拿得出手的角色,但是骡子想要的只是看看我对他什么态度,今天我要是派人过去了。他往后指定能跟咱心往一处使,要是我什么都不做,他估摸着心里也会产生啥想法,别小看这种小事儿,小事往往决定成败。”

“万一有人跟咱玩调虎离山咋整?你跟前现在就剩下亮哥和半残废鱼阳,大嫂、圆圆、馨然这些女流之辈肯定不能跟着你一块拎刀砍人,对手都不用多派人,随便来个二三十号,你们就谁跑不了。”白狼皱着眉头摇头道。

“我已经跟强子联系过了,胖子带队马上领人过来支援,放心吧!”我笑着拍了拍白狼的肩膀,曾几何时。谁又能想过那个心理扭曲的战争贩子会变得像如今这般忠心耿耿,我始终觉得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他好,他不一定也对你好,但至少不会害你。

“真的?”白狼一脸的不相信。

“骗你干鸡八。”我白了他一眼,搂住他肩膀乐呵呵的说:“过去以后学聪明点,不多说不多问,凡事跟老洪多商量,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骡子周全,有啥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妥了!”白狼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回病房里喊了一声洪啸坤。

洪啸憨笑着的跟我碰了下拳头,吧唧嘴:“谁特么能想到几年前职高的捣蛋分子能走到今天这个高度,三子,你现在可是崇州的名人,成功企业家,著名慈善家。每次回家,我爹都能把你夸上天,田伟彤啥好事都往你脸上贴。”

“主要是我命好,这一路上没碰到多少狗篮子。遇见的基本上都是我拉他一把,他助我一世的真兄弟,老洪等咱们回国,一块跟你家老爷子喝顿酒去。我老特么稀罕老爷子拉的小吉他了。”我笑着和洪啸坤拥抱一下。

洪啸坤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无语的喃呢:“诶我天呐,哥,那特么叫二胡。有时间你敢不敢多看看书,好歹也是个商会老大了,不知道咱别吭声,你瞅你丫声儿还瞎他妈大。”

我装傻充愣的抱抱拳头:“行行行,听你的,就叫二胡行了吧,较真呢,我说的是我们那土话!”

目送哥俩离开以后,我长舒一口气点燃一支烟。

有人要跟我玩调虎离山,我何尝感觉不出来,可是就算知道又能怎么办?小佛爷不能不找,骡子不能不救,耽搁了哪头我损失可能都是一方势力的援助。

“唉..真特码压抑!”我仰头吹了口烟圈,心里说不出来的惆怅。

冷不丁旁边出现一个女声:“心情不好么?”

“嗯?你怎么来了?”我扭头看了眼,居然是陈圆圆,陈圆圆满目笑容的望着我。往起拢了拢耳边的碎头发道:“本来是想跟你道声别的,刚好听到你和白狼对话,看你挺不开心的,所以又改变了主意。”

“回去吧。这头的局势总是超出我的控制。”我搓了搓自己面颊,咱是老爷们,从女人面前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表现的太颓废。

“来一颗吧,甜甜的,会让心情好很多。”陈圆圆从兜里掏出一把包着花花绿绿彩纸的糖果递到我面前:“很久都没见过你这么愁眉苦脸了,在我心里你可是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呢。”

“别扯犊子了,无所不能的是孙猴儿,我充其量就是个小钻风。”我脑袋枕着墙壁。拨开一粒糖果丢进嘴里,甜滋滋的,就跟小时候考得好,我爹奖励我的大白兔一个味儿。

陈圆圆捂着嘴轻笑:“嘻嘻..你在我心目中也是孙悟空。我相信不管什么困难你都能翻过去,来听我的,眉毛舒展开,嘴角往上翘。对嘛..其实你长得还挺耐看,干嘛总绷着脸。”

我照着陈圆圆的比划,咧嘴傻笑了两声,拍了拍后脑勺道:“你是不是在替傻根儿选替身演员呐?就我长这个逼样。你居然好意思昧着良心说耐看,肯定是今天没点眼药水。”

陈圆圆往我跟前靠了靠,自己也拨开一颗糖果丢进嘴里:“呼呼,你还是和过去一样风趣。既然心情不好,那咱们就聊点开心的事情,你还记得有一年我爸让你跟我一块上学放学不?”

我挪揄的坏笑:“咋不记得,你骑车让我跟着跑。我跟你说,我现在之所以跑的这么快,多亏了你当初的栽培。”时过境迁,当我们褪去当年的青涩再次提及往事的时候。我对陈圆圆不再有任何的埋怨,只剩下对那时候无忧无虑生活的怀念。

“你记不记得咱们上初中时候,咱们同一级有个叫周红的尖子生,各科成绩都特别好。每次升国旗,人家都是学生代表,在主席台上发言的那个?”陈圆圆舌头搅动着嘴里的糖果跟牙齿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像是个小孩一般玩儿的津津乐道。

“好像是有这么个人吧。不过我印象不太深了,毕竟我那会儿狗得儿不是,不过你应该跟尖子生们的关系都不错吧?”我摇了摇脑袋,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坏笑:“女神和女神之间的距离往往才是最近的。”

“我刚刚遇上周红了,她就在这间医院里当护士,不过她马上要跟她老公出国去了,你说巧不巧?”陈圆圆两手插着裤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串钥匙:“她在这附近有套房。知道的人很少,正愁着应该怎么往外卖,我就顺便接下来了,不过我没亲自露面。而是让馨然去的,我们可以暂时搬到他那里去住?既不影响鱼阳接受治疗,还不容易被人找到。”

“哟呵,没看出来你还是有点小心眼嘛。这主意不错,给你记头功!”我顿时喜上眉梢,刚刚就是在犯愁我们剩下的人应该暂时躲到哪去,找中介或者让骡子安排,我都不放心,没想到陈圆圆一下子把问题给解决了。

“切,我本来就不笨,只是过去考虑的少。”陈圆圆笑嘻嘻的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说吧,怎么感谢姐姐。”

“咱们这关系说谢不是见外了嘛。”我一把将钥匙抢了过来,掉头就跑..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陈圆圆从后面追逐我,笑闹了一会儿后,陈圆圆眨动眼睛轻声问我:“成虎,你说咱们现在算啥关系?朋友么?”

“分那么清楚干嘛,你非让我定义的话,肯定会惹的你不开心,咱们就像现在这样,说说笑笑的不好吗?”我没有直视她的眼睛,而是故意岔开话题:“对了,那间房子你去看没?朝向怎么样?周围的邻居多不多?”

“唉..”陈圆圆幽幽的叹了口气,强挤出个笑容道:“还不错,是个独立的复式小庄园,周围的邻居应该都是那种高收入的白领,应该和社会上的人扯不上什么关系。”

闲聊着,我们回到病房,我把准备接白狼出院的打算跟蔡亮聊了一下,完事陈圆圆又给苏菲和杜馨然去了个电话,我们趁着中午午休时间,悄悄的离开了医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