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5 夺命公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多分钟后,孙至尊找来一辆小货车,就是类似国内“长安星卡”那类的小型微卡,坐上去格外的颠簸,我一语不发的攥着手机听白狼那边的动静,“噼里啪啦”的枪响就跟特么过节放炮一样的热闹。

见我一语不发的闷着脑袋抽烟,孙至尊一边开车一边低声问我:“三哥,你是不是心里有火呐?”

“你猜呢?”我撇撇嘴,拿出手机继续听白狼那边的动静,那头的嘈杂声依旧,隐约可以听到白狼和几个陌生的声音嘶吼的声响,估计就是骡子剩余的那几个心腹。

孙至尊低声道:“三哥,要不你还是给菲姐她们去个电话吧,别待会她们回来以后看不到你人,又该担心了。其实不是啥大事儿,大家无非是憋闷的慌,出去走走而已。”

我嘬了口烟嘴,摆摆手道:“不用了,省的我打电话再破坏他们玩的兴致。就让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吧。”

“三哥,你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的斩钉截铁,实际上心里头比任何人都疼他们,有的时候。你得告诉大家你的担忧,你不说谁也不知道,完事大家都在生闷气。”孙至尊笑呵呵的朝我拱了拱嘴。

我苦闷的笑了笑:“没啥,不理解就不理解吧,咱又不是人民币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视若珍宝。”

说实话。苏菲、鱼阳他们偷偷跑出去,我要说不上火那是假的,可上火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与其让他们偷偷跑出去,还不如有蔡亮、风华的陪伴。至少这样,多少还有几分保障。

猛然间电话里传来白狼的一声怒吼,听起来像是很着急,我慌忙扯着喉咙喊:“怎么了?小白,小白你他妈说话啊。”

那头没有人回应我,应该是在狂奔,可以清晰的听到脚步声和喘息声。

我把电话挂掉,然后又打了过去,连续打了三四通,白狼才大气连连的接起来:“大哥,我们被一路赶出了超市,骡子的心腹基本上死完了,老洪的腿上、肩膀上分别中了两枪,我刚刚抢了一辆车,这会儿正在朝骡子的总部赶,后面有三辆车在追杀,前面的路段好像也被封了,估计是特么送不回去他了!”

“你们这会儿在哪条路上呢?”我深呼吸两口问道。

“好像是叫什么望京路,大哥你不用过来了,对方的人太多。你过来也基本上是送菜。”白狼苦笑两声道:“大哥你跟我说句良心话,骡子对咱们王者重要,还是我和老洪对你更重要。”

“屁话,当然是你们重要!”我喷着唾沫咒骂。

“有大哥这句话就够了,我和老洪这辈子值了。”白狼痴痴的笑了两声。

“把手机给老洪!”我拧着眉头大吼。

“喂。三子!”洪啸坤略带沙哑的嗓音,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声一块隔着听筒传过来。

“把骡子丢掉,你和白狼赶紧逃命,捡小路跑,对方的目标肯定是骡子。放弃他,你们绝对安全!”我焦急的怒吼:“听我的老洪,马上放弃骡子!其他事情都不重要。”

“三子,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声谢谢,但是我这个人含蓄。总觉得这话说出来矫情,我真应该感谢你,感谢王者,如果没有你,我现在估计已经被枪毙饿,要是没有你,我和我爹这辈子都不知道复式的洋楼长什么模样,我爹这辈子恐怕都没机会喝到人参泡的酒,尝尝燕窝是什么味,真的,我谢谢你!”洪啸坤像是交代遗言似的朝着我娓娓道来。

“别他妈瞎整,只要人活着,什么楼房、燕窝都能赚的上,老洪你别犟,把骡子丢下。路子断了,我再想办法续,兄弟没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活,别鸡八犟行不?”我死死的咬着嘴皮呼喝。

“我们心里有数,三子你往后好好的,王者绝对能够成为真正的王者!唯一内疚的就是,我怕是喝不到你和菲菲的喜酒了,呵呵..一世人两兄弟,此生入王者我无悔!”洪啸坤爽朗的大笑两声,接着他把手机递给了白狼。

“哥,时间有限,我也想跟你说两句。”白狼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说你麻痹说,把骡子放弃,我陪你俩唠两天两夜行不?”我急的眼泪都快要掉出来了。

面对我的暴吼,白狼出奇的平静,反而驴头不对马嘴的问了句:“大哥,你说念夏将来长大以后会不会记得有我这个叔叔存在过?”

不知道为什么,那瞬间我心里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的难受,急躁的恳求:“你说鸡八啥呢。念夏长大需要你的陪伴,你以后得陪着她上学放学,有人欺负她了,你得第一时间冒出来,兄弟你听我的,带着老洪下车,不要管骡子的死活了,算我求了你行不?”

“跟了你这么久,我还没为你干过什么实事,我看的出来你渴望拥有骡子这一脉的支持。咱们王者想要从东京站稳脚跟也确实离不开骡子这种大拿的帮衬,这次我和老洪替你干点正经八百的事情,大哥我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重获新生,让我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如果你拿我当兄弟,往后替我多照顾洪鸾,拜托了!”

白狼说罢话,就再没了声息,听架势他应该是把手机丢到了旁边。

我又急又气的嘶吼:“草泥马白狼,你是不是要反天,老子让你马上丢下骡子,带着老洪离开,你他妈听不听的懂?”

可白狼始终没有再出声,隔着听筒,我听见白狼在跟洪啸坤对话,至于具体说什么,实在太过模糊,只能隐约听到他和洪啸坤之间好像爆发了很剧烈的吵架。

又冲着电话喊了几声,没有人答应后。我朝孙至尊咆哮:“孙子,你他妈能不能快点开车!白狼和老洪这俩傻缺怕是要玩命!”

孙至尊一语不发的将油门踩到底,车身距离的颤抖起来,我心急如焚的念叨:“傻逼,千万别跟人拼命,我他妈错了,当初就不该让你俩去保护什么骡子,我错了!兄弟,你们千万不要出事啊,我求求你们了。”

基本上我每隔几分钟,就抓起手机朝着那头的白狼喊叫两嗓子,但每次都是石沉大海,只能隐约听到白狼和洪啸坤以及骡子的争辩声,“快点,再快点!”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抓耳挠腮的催促,眼瞅着汽车的迈数表已经蹿到了120,我仍旧急不可耐。

终于,我们接近了江户川区,孙至尊下车劫持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让他开车带着我们朝望京路出发,电话的那头也可以清晰的听到洪啸坤的声音,他应该是冲着骡子说:“骡子,前面的拐弯你跳车,如果你能够侥幸逃脱。想想王者曾为你做过什么。”

没有听清楚骡子回答什么,那边猛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接着又回归短暂的平静,只能听到两道粗重急促的呼吸声,以及零零散散的枪响声。

“快点!”我焦躁的直接掏出手枪顶在被我们劫持的出租车司机后脑勺上。

估计过去十分钟左右,汽车驶入一条不算特别宽敞的公路上,隔着老远就能听到沉闷的枪响声。

说话的功夫,我看到前面的出现三辆没有挂牌照的越野吉普,每台车的窗户口都有一个青年抱着枪钻出车窗外,冲着最前面一辆银灰色的尼桑“嘣,嘣”的开枪,尼桑车的后窗玻璃完全被干碎,保险杠拖着地面摩擦出一路的火星,子弹打在车身上,同样溅的火星子乱蹿,没意外的话那辆尼桑车上的人应该就是白狼和洪啸坤。

“草泥马得,磕他们!”我匆忙掏出手枪,照着挡在我们前面一个半截身子露在半头的家伙“呯”的叩动扳机,汽车行驶过程中本来就颠簸,再加上被我们劫持来的出租车司机害怕,我没能打中那个家伙,倒是孙至尊精准的点射,瞬间干掉两个枪手。

有我们的突然加入,前面三辆越野车的速度慢下来很多,还被迫分出来一辆车阻挡我们,好在孙至尊的枪法不掺水,连续几枪就把我们前面那辆越野车的轮胎给射爆,那辆越野车失控的撞进路边的一家店面里。

“左拐,插进前面的胡同里!”孙至尊瞟了一眼后视镜,冲着瑟瑟发抖的出租车司机喝斥一声,然后朝着我道:“三哥,后面有警车来了!”

我们的车刚刚插进拐弯胡同,就有几辆警察呼啸而过,没有开警灯,也没有响警报。

“小白,警察到了,你们别拼命,老老实实的磨到警察来!”我抓起手机又咆哮两声,而是那边始终没有人回应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