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6 生死时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辆警车呼啸而过,速度特别快,径直扎向那两辆黑色的越野车。

而那两台越野车显然也发现了后面的警车,非但没有逃离的意思,反而无比猖獗的对着后面“嘣,嘣”射击起来,车窗玻璃破碎的声音,和子弹射在车框上的火星子在公路上响成一片。

警车上的人同样不是吃素的,从车窗里钻出几个人影朝着前面的越野车开火,两边瞬间都跟疯了似的“噼里啪啦”的对射起来,两台越野车被迫减缓速度,正好给前面的尼桑轿车争取了逃跑的时间。不过也跑不了太远,前面的路口好像被两辆重型货车给挡住了,情况十分危急。

“你下去吧!”孙至尊指着被我们劫持而来的出租车司机摆摆手,司机吓得连滚带爬的跌下车,孙至尊坐到驾驶座上,把安全带系好,回头冲着我道:“三哥坐稳了,咱们从他们旁边插过去!”

“嗯!”我心急如焚的点点头,攥着手枪紧紧的盯着前路。

这条公路不算宽敞,至多可以容许两台车同时并行,前面的警车、越野参差不齐的挡在前面,想要冲直接冲过去还是很有难度的。

孙至尊迅速起步,一脚油门踩到底,我们屁股底下的这台小货车“昂!”的一声,如同离弦的飞箭一般蹿了出去,车头先是蹭着两辆警车的车门而过,荡起阵阵火花,子弹的呼啸感觉就像是在我们眼前。前挡风玻璃顿时碎成蛛网。

跟着我们的车身又紧贴着一台越野车的车门飞速而过,反光镜直接给挂掉,不用看也知道车前脸肯定撞的不像样子,最前面的那台越野车反应过来,想要将车身横在路中央挡住我们,我的心当时就提到了嗓子眼里,孙至尊咬着嘴皮恶狠狠的骂了句“操!”猛打两下方向盘,我们的小货车刮着路边的店铺门脸,险而又险的从缝隙中插了过去,同时我这边的车门也被剐掉了。

“呼..”

“日!”我和孙至尊同时大喘息一口,孙至尊满脑门遍布豆大的汗珠子,顺着侧脸往下淌落,手中的方向盘更像是打摆子似的剧烈颤抖,车身明显有些失控的节奏,速度更是越来越慢。

“怎么回事?”我焦急的问道。

孙至尊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吐了口唾沫咒骂:“前杠碎了,左侧的轮毂子怕是也出问题了,发动机有没有事不好说,怕是跑不了多远了,趁着车还能动,三哥你下车,我把车横过来挡住后面的越野,我的枪法你了解,不会有事的,救小白他们要紧!”

我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点点脑袋低声道:“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马上就回去救援你们!”孙至尊爽朗的打了个“OK”的手势,将方向盘朝怀里的猛地打了两下,我们这台车的轮胎摩擦着地面顿时发出一阵“吱吱”声,我也趁着这个当紧,跳下车去,借着惯性,两手抱住脑袋原地滚出去老远。

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快速爬起来,回头看了眼后面的情况,孙至尊已经钻出驾驶座。用车身当掩体,冲着越野车“嘣,嘣..”几枪点射,安全方面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攥起手枪,朝着前面狂奔,尼桑车已然被两辆重型货车挡住了去路。正打算往后倒退,结果从那两台重型货车的后斗里跳出来至少上百号拎着片刀、军刺的青年,如同潮水一般将尼桑车包围的水泄不通,疯狂的挥舞着手里的家伙式打砸车身,看架势是打算连车带人全都砸烂。

“草泥马,都特么滚蛋!”我两手抱住枪把。不管不顾的叩动几下扳机,人群中瞬间倒下几个家伙,但是根本没有制止住这帮疯狂的青年,反而把一小股家伙的注意力吸引到我身上。

“扩洛似的雅鹿!”人群中有人怒吼一声,二三十号青年咆哮着朝我奔了过来,我再次叩动扳机。不过只干躺下两个人,就没有子弹了,非但没有把他们给唬住,反而激起了剩下人的凶性,他们只是稍稍停顿一下,继续叫吼着迎向我。

勇气这玩意儿有点像传染病,当一个人表现的悍不畏死的时候,其他人的狼性也会被激发出来,眼下就是这种情况,这帮青年一个个双目赤红,好像大脑充血一般的逼近我。

“来吧,杀了一保本,宰两个赚了!”我使劲吐了口唾沫,不退反进,拔腿迎了上去,拿手枪当暗棋,我先是一把砸在跑在最前面那青年的脸上,接着用身体当沙包。径直撞倒两个青年,顺势捡起来一把砍刀,看都没看直接一刀劈在一个家伙的脸上。

与此同时两边出现几把冒着寒光的刀子一起扫向我的脑袋,我慌忙弯腰闪躲,肩胛上被砍中一刀,疼的我差点丢掉手里的片砍,我就地往前一滚,刀刃横斩在几个家伙的小腿上,巧妙的钻出他们的包围圈,冲着尼桑车狂奔而去。

尼桑车已经完全被这帮“暴徒”砸的变形,里面的人到底是死是活,我不得而知,“滚开!”我愤怒的嘶吼一声,高高举起片砍,纵切在一个家伙的后背,完全是凭着本能,来回胡抡着手里的片砍。

猛然我耳边传来“嘣,嘣!”几声枪响。接着距离我最近的几个家伙就仰面摔倒在地,孙至尊单手持枪半跪在地上,冷着脸精准的叩动扳机,一下子将这群疯狂的青年给压制住了,孙至尊朝着我大声喊叫:“三哥,撤!”

“撤个鸡八,小白和老洪还在车里面!”我恼怒的摇摇头,挥舞起手里的片砍继续往前走,已经接近到尼桑车的尾部,车身已经完全变形,活生生的被砸的降低了至少四五公分,透过破碎的后窗。我看到白狼和洪啸坤确实在里面,冲着他们喊:“小白,老洪,我来了,你们再坚持坚持!”

白狼和洪啸坤满身是血,几乎已经没有人样了,白狼还好点,一手攥着扎枪头,一手怀抱着洪啸坤,身子微微能动弹两下,洪啸坤则一动不动的晕厥在白狼的怀里,后背的衣服上完全被鲜血给浸透。白狼艰难的抬起头出声:“大哥,你赶紧走!不然谁也走不了,老洪的右腿被卡在车门里,我们怕是够呛,你快走...”

我看到白狼脸上有好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左侧脸皮肉朝外翻着,眼泪混合着红色的液体,顺着面颊往下淌,看起来极其的可怖,旁边的洪啸坤一条腿卡在变形的车门里,潺潺的往外流血。

“走个鸡八,一起走!”我发了疯一般的想要拽开车门。这个时候“八嘎,扩洛似的雅鹿!”对伙的人群中再次发出一声怒吼,接着刚刚被孙至尊吓退的青年,又像是潮水一般的涌动过来。

“三哥,快他妈撤吧!”孙至尊焦急的叩动扳机,再次干趴下两个青年,狂暴的人潮再次得到轻微的制止,但是已经没有了刚才立竿见影的效果。

白狼从车里哭成了泪人:“你护着我,我一直都知道,为了我不惜开罪周泰和,我却什么都没为你做过,大哥我也想扬眉吐气一次。为王者做点什么,我想堂堂正正的告诉别人,我是王者家的,我是赵成虎的小弟,答应我快走行不行?”

看实在吓不住这群暴徒,孙至尊也着急忙慌的跑过来,紧靠在我旁边,怒喝:“就他妈剩一个弹夹了,干死一个算一个!”人群呈半圆形将我俩和尼桑车团团包围起来。

“大哥,我求你了,赶紧走行不?”白狼满脸是泪的倚坐在车里哭嚎。

“要么一起走,要么都留下!”

我扭头注视四周如狼似虎的青年。嘴唇微微蠕动:“你喊我一声大哥,我他妈就得干点大哥应该干的事儿!老子救不了你们,但至少可以陪着你们,你和老洪没他妈一个听我的,我让你们丢了骡子自己跑,你们就是不听我的..”

骂完以后,我咬着嘴皮,举起已经卷了刃的片刀,照着副驾驶的车门狠狠的劈了下来,有人要攻击我的时候,孙至尊就叩动扳机,大概七八声枪响以后,手枪熄火,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我们弹尽粮绝了,我之所以没有受伤,肯定是因为孙至尊在用自己的身体为我当城墙。

一刀、两刀,三刀...我的虎口被震出了血,鲜血顺着手腕往下滴滴洒落,终于将副驾驶的车门连轴被我砍断,我一把将车门丢到旁边,把晕厥的洪啸坤扶下车。

至此我、白狼、洪啸坤和身中数刀的孙至尊肩膀靠肩膀的倚在尼桑车身上,面对十倍于我们的敌人,互相笑了笑。尽管此刻大家脸上的笑容可能比哭强不了多少。

“是爷们就得活出爷们的风采,这么多年咱们哭过笑过失败过,但是从未放弃过,王者天下!”我扯足嗓门嘶吼一声。

“战!”孙至尊和白狼一起嚎叫。

洪啸坤也迷迷糊糊的抬起脑袋,虚弱的跟着低吼:“战!”

我们四个佝偻起后背,准备和眼前的敌人拼死一搏!

包围圈外,猛然传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唉..说你多少次了不要感情用事,就是他妈没记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