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7 山是山,水是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那声叹息声,我的眼珠子当场就瞪圆了,不可思议的伸直脖子朝人群外面望去,一辆前脸被撞掉很多漆的警车徐徐的停在公路当中,从车里走出来一高一低两道身影,全都穿着警服。

高个子的家伙孔武有力,将近一米九多的身高,两条粗壮的手臂堪比我小腿粗细。警服套在他身上,感觉都快要被撑崩,活脱脱就是台人型的小坦克,粗犷的五官让人看着就心悸,相比起来他手里的左轮枪更像是个玩具,正是号称天门战神的宋福来,跟他一道从车里走下来的是文锦。

宋福往原地那么一杵,即便是没都不做就是一种威慑力,立时间把边上的文锦比的尤其单薄,文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朝着包围我们的一甘岛国青年磕磕巴巴道:“哇噶哟哭撒..算了,真鸡八蹩脚。有听得懂中文的吧,麻溜散开,跟他妈跟东京警视厅练胆儿回去问问你们六代目够不够资格!”

说罢话,文锦从怀里掏出一张工作证件晃了晃,直接抓起腰上扣的对讲机冷笑:“我给你们三个数的时间滚,否则我马上呼叫支援,在我们面前杀人,就算你们六代目也没那个脑袋逍遥法外!”

包围我们的人群顿时一阵骚动,百十多号青年局促不安的朝着停在路口当中一辆重卡驾驶室望去,一百多人同时看一个方向,就算我再傻也猜出来上面坐的人肯定是这次行动的头目。

文锦和宋福来虽然没做什么实质的事情,但是却替我们争取了几分钟难得的休息时间,我们哥四个倚着车门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能多活一分钟,没有哪个傻子会选择咽气。

“一瞅见你这个哭讥尿嚎的模样,我就想踢死你!”文锦目光时直视我撇嘴咒骂:“脑子是个好东西,说了你多少次,以后出门记得带上,你是他妈一点记性都没有。”

“...”我无语的吞了口唾沫,文锦熊我从来不分场合和地点,比训斥自己儿子还利索,可我又偏偏没话反驳,比如现在,如果没有他和宋福来出现。我们哥四个现在说不准已经并肩过奈何桥了。

就在三方正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辆枣红色的雅马哈摩托由远及近,轰鸣的马达声像是野狼低啸一般划破夜空,刺眼的灯光直怼包围圈外面的百十来号青年。几秒钟的时间,摩托车就已经开了过来。

文锦耸了耸肩膀撇嘴:“得,这回你们想走也走不了!”说罢话,冲着旁边的宋福来道:“福来哥。咱们先撤吧,马上该交班了。”

宋福来声若闷钟似的“嗯”了一声,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我,咧嘴笑道:“你挺让我意外的。虽然做法不值得推崇,但我欣赏你的为人,下次再见!”说罢话,他又饱含深意的瞧了眼疾驰而来的摩托车,朝着对方伸出一个拳头的手势,就和文锦一块钻进警车扬长而去。

摩托车上两个身穿黑色皮衣,头戴防护盔的消瘦身影不紧不慢的从车上下来,造型就和上次白狼、洪啸坤伏击菊田山下时候一模一一样,不同的是上回坐在后面的人是手拿扎枪,这次他脖颈上竟然挂了一挺微冲。

挂着微冲的男子,将脑袋上的头盔摘下来,随手扔到旁边。枪口直指对面的一百多口子青年吧唧嘴:“谁是岛国黑涩会啊?来来来,站出来让俺老乡瞅瞅!”

“昆子!”我的嗓门控制不住的提高。

打死我也没想到那家伙居然是林昆,林昆既然来了,那站在他旁边那家伙的身份明显也呼之欲出,果不其然当林昆摘下来头盔的时候,旁边负责骑摩托的那个家伙也将脑袋上的防护盔摘了下来。

刀削斧刻一般的明朗脸型,脑袋上扎着个猪尾巴似的小辫,此刻正满眼微笑的来回打量我,见到朱厌,我就知道今天就算特么岛国天皇来了,我们也肯定安然无恙,这是一种盲信。没有任何原因的盲目崇拜。

山是山,水是水,昆哥还是我大腿。

林昆吐了口唾沫,扬嘴皱眉道:“不让你狠狠的摔一跤,你就记不得有多疼,就得让你受点伤,你才能刻骨铭心的记住以后做事不能太过感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谁让我兄弟受伤,我就让他流血!”

说罢话,林昆梗着脖颈朝堵在前面的百十多号小青年邪笑:“全体都有,通通给我立正、稍息!”

一百来个岛国青年满脸懵逼的互相对视,估计是听不懂林昆在说什么。

“群草泥们马,我说话不好使呗?”林昆单手攥着枪托,微冲枪口冲天,“哒哒..”叩动两下扳机。枪响瞬间震彻整个公路。

再看对过的那帮“暴徒”们顿时有些慌乱,身体挤着身体的朝后倒退几步,刚刚要包抄我们的七八个小青年也跟触电似的缩了回去,微冲和手枪的威慑力一目了然。

“就你们这群逼样,还打算强行要画面是吧!全部给我站稳当,别晃悠哈!”林昆斜眼瞟了瞟堵在路口的那两台重型卡车,枪口指向其中一辆,昂着脑袋吐了口浊气:“车上的社会人。你下来,我想跟你唠唠!”

卡车上没有任何动静,林昆抬起微冲“哒哒哒...”点射几下,卡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和保险杠立时让击成了破烂,林昆拧着眉头喝斥:“听不明白是吧?滚下来!”

卡车的车门打开,这才唯唯诺诺的跳下来一个三十多岁将近四十的中年汉子,中年人脸上白刷刷的,极其不自然的躲在人群的最后面。声音很小的出气:“我是稻川商会风影组的副组长佐藤秀中,敢问阁下是哪位?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来来来,铁子,你站我面前对话,离那么远我听不清。”林昆两手握住微冲,枪口一低,直接叩动扳机,“哒哒哒...”对面青年的脚尖前面。瞬间溅去一连串的火星子。

一百多个岛国青年再次如同退潮似的往后涌动。

“一群没点眼力劲的矬逼,还不赶紧给你们老大让条道,挡住他跟我会晤了!”林昆轻蔑的俯视稻川商会的马仔们,站在前排的两个家伙可能是想从大哥面前秀一把忠诚,嘴里叽里呱啦的呱噪了两句。

“说你麻痹啥呢!跪下!”林昆枪口所指,先前嘴里不干不净的那俩马仔惨叫着就跌倒在地上,对过的百十多号“战士”当时就从正中间分出来一条半米来宽的通道,把那个带头的中年人给露出了出来。

林昆转动两下脖颈,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冲着人群最后面喝斥:“那个叫什么藤什么中的,你小跑着过来哈,别逼我过去抓你,当着这么多手下脸前丢人,你往后还混不混了?”

佐藤秀中无奈的缩着脑袋,跟个农村老太太似的,一点一点挪动着小碎步走到林昆的面前。声音很小的低问:“阁下是..”

“你们稻川商会的人是不是都他妈没记忆力?昂!”林昆抱起枪托,狠狠的一下子砸在佐藤秀中的侧脸上,一把薅住他的头发拉倒自己脸跟前,阴测测的冷笑:“上次你家超市开业,我们哥几个轮番给菊田山下送了份大礼,我当时给没给你们提过醒?说我俩是王者最不行的人?咋地,你是在质疑我的话么?”

敢情上次第二波袭击菊田山下的人还真是林昆和朱厌。

“我...”佐藤秀中干涩的张了张嘴巴。

“你什么你?跪稳定得!”林昆直接一脚蹬到佐藤秀中的肚子上,把他踹了个踉跄,然后又勾了勾指头道:“爬过来!”

佐藤秀中像条狗似的匍匐在地上,慢慢爬回林昆的脚跟前,林昆把枪管塞进佐藤秀中的嘴里,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暴躁的嘶吼:“这回记住没?记住王者俩字,和王者带给你的故事没?告诉我记没记住?”

“唔唔..记住了!”佐藤秀中含糊不清的狂点脑袋。

“记住了是吧?那就别让我下回再提醒你们!”林昆冲着佐藤秀中的脸上吐了口唾沫:“还不快把我兄弟,你爷爷抬过来,寻思你麻痹啥呢?告诉你的手下,马上给我稍息立正,大喊十遍王者天下,喊错一个字,我点一个窟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