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8 羡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哥四个被一帮青年抬到了林昆和朱厌的旁边。

“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我舔了舔嘴上的干皮,又惊又喜的问道,鱼阳的身上有追踪器我相信,可鱼阳晚上带着苏菲她们出去逛街,压根不可能知道这边的事情。

朱厌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磕巴道:“你..你..”

“我不猜。”我撇了撇嘴巴打断他。

“师傅,我给你丢脸了!”孙至尊内疚的朝着朱厌缩了缩脖子。

“啊就..你做的很..很不错,比..比鱼阳强太多。”朱厌安抚的拍了拍孙至尊的肩膀,然后又看了一眼满身是血的洪啸坤。眉头凝皱成一团,朝着我比划出三根手指头:“啊就..啊就..我先送他去治疗。”

不等我再多说什么,朱厌扛起洪啸坤就上了摩托,马达咆哮着蹿出路口。

“三哥,对不起,我一直瞒着没告诉你,其实我身上也有定位器,而且是可以通话的。”孙至尊从衣服里面拿出一条很鱼阳差不多的亮银项链,不同的是他的吊坠是个佛头。

“这有啥可对不起的,没事哈。”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说老实话我没有一丝不快,反而是打心眼里感动和感激,不管是鱼阳还是孙至尊,朱厌给他们项链的原因,更多还是希望能够帮到我。这份恩情他嘴上不说,但我永远铭记在心。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我看到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壮观景象。

我昆哥手握一杆小微冲,挎着膀子咧着肩,在这条名为“望京路”的无名小道上,逼迫一百多号稻川商会的“精英”们,愣是站成了“SB”两个大写的英文字母,那小队形站的绝对没谁了,比受过专业训练的模特队排的还要标准。

“左边第三排那个兄弟,你笑的自然点,诶,对对对,来跟着我学,嘴角上翘,茄子!笑!”林昆掏出手机,对着这帮特殊的“模特”们,咔咔的拍照。

佐藤秀中苦着一张脸站在最前头,既不敢轻举妄动,又不敢忤逆林昆,任由谁面对一个随时有可能叩动扳机的疯子恐怕都不会表现的太过自然,林昆比划着“V”字形拍了两张照片后,一脚踹到佐藤秀中的胯骨上,恶狠狠的咒骂:“咋地社会人?跟我合影你不开心呗?”

“没..没有!”佐藤秀中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这家伙很完美的诠释了岛国人的形象,碰上硬茬子时候乖的像亲孙子,遇上软柿子横的像后老子,特别有意思。

林昆薅住佐藤秀中的头发,来回扯晃两下道:“回去给你们六代目带句好,告诉他,王者不是害怕他。只是不愿意搭理他,咱们之间的恩怨就这么地了,不管谁对谁错,往后互不相欠,他要是还没完。那就先把七代目立出来然后再跟我们干,菊田山下是怎么在你们的重重保护下没的,我也能让他怎么去。”

“难道菊田山下君是被您..”佐藤秀中一脸的不敢相信。

林昆舔了舔嘴唇冷笑,上去就是一巴掌呼在佐藤的脸上:“不该问的别特么瞎打听,原话带给你们六代目。能不能理解?”

“理解,理解。”佐藤捣蒜似的连连点了两下脑袋,再配上左侧脸上的巴掌印,看上去格外的喜感。

几分钟后,玩性尽失的林昆。招呼我们离开,仍旧是他负责在最后垫尾,我们几个老弱病残走在最前头,出了“望京路”,街口的地方,停着一辆暗灰色的本田商务车,跟我有过几面之缘的王福桂最在驾驶座的位置,朝着我们吹口哨。

一个长得比男人还爷们的女人,对着一帮正经八百的爷们吹口哨,那画面感简直没谁了,我们几个纷纷上车,林昆拍了拍我肩膀道:“咱俩就从车下唠几句呗。”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避开其他人,点了点脑袋后,跟随他一块绕到汽车后面,倚靠着车屁股。林昆丢给我根烟,自己也点上一支,长长的吐了口烟圈道:“三子,待会我让王福桂把你们送到医院去,你们几个都做下全身检查。”

“你不跟着一起?”我诧异的问他。

林昆“呸”了口唾沫,不屑的吧唧嘴:“一起个屁,微冲都干出来了,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总得有人背锅吧,待会我自首去,出来的时候和尚给我们几个都开了分特殊证明,没多大事,至多是被引渡回国。”

“我是不是破坏你们什么计划了?”我有些内疚的问道。

林昆翻了翻白眼道:“破不破坏能咋地,反正事儿也发生了,我们到岛国来是为了惩戒一名在逃的京官。人早就控制住了,就差最后一步,本来我和朱哥商量着,等你们抓哑巴的时候,在现身,助你一臂之力,现在怕是够呛了。”

“那你回去指定得被和尚骂吧?”我嘬了两口烟嘴。

林昆苦笑着叹口气:“要是骂两句、打两下可以让他消消气,那我都得烧高香,我就怕丫一怒之下把我丢进特训室去关禁闭,每次进去再出来。我都至少脱一层皮,虽然能长进很多,但绝对是个地狱,你问问朱哥,以他的本事都在里面扛不过一月,唉..”

我诚心实意的冲着他耸了耸脖颈:“对不住了昆子。”

每次见到林昆,我都有种不同的感觉,最开始在崇州市遇见他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像头危险的虎豹,好像随时会吃人。后来在金三角又遇到他,他变得内敛了很多,但眼神仍旧让人心悸。

这次从岛国再次相逢,不管是气质还是谈吐方式,林昆好像又恢复成老早以前那副痞里痞气的模样,让人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但是我知道,这样的他其实更危险,就像最开始我和朱厌相识时候一样,谁会想到一个臭保安竟然是大高手。

我不知道林昆这种气质的改变在武侠电影里是不是叫返璞归真。但是相信现在的他想要干掉一个人,真的可以做到无声无息,出其不意。

“对不起个鸡八,好歹大哥也是王者二当家,给自己家办事有啥不对。”林昆斜咬着烟嘴,拿胳膊捅咕我两下道:“宋康、宋福来和文锦混到东京警视厅去了,你瞅瞅人家天门背后的实力,再看看咱们自己。”

“罗权还在上升过程,不适合给他太大的压力。”我笑着道,要说不羡慕天门的硬实力那是假的。可罗权眼下没法给我们提供这些,我也不能逼死他。

林昆点点头接着说:“宋康找到哑巴只是时间的问题,咱就跟在屁股后面捡漏就得了,你也不用费尽心思再去找人,还有稻川商会没啥必要就别招惹了,今晚上的教训,外加我和朱厌昨天刚把菊田山下给做掉,应该可以吓住他们,他们要是实在赛脸,再磕!你别没事挑事。”

我挪揄的问:“那我接下来应该干啥?”

“你让白狼和老洪拼死保护骡子是为了啥?”林昆斜楞我两眼。

“往东京立棍。插上王者的大旗。”我毫无遮掩的回答。

林昆伸了个懒腰道:“那就继续插呗,费特么这么大劲,要是不干出来点成绩,自己绝的卡脸不?另外从东京插旗也有好处,岛国是唯一认可逼社会合法的国家,玩的上档次点捧俩小政党,将来咱在国内惹上什么麻烦,这边也是一条后路。”

“成!”我点了点脑袋。

林昆打了个哈欠道:“今晚上的事情必须让罗权知道,你得让他清楚,你领着哥几个在替他卖命流血,现在卖的越多,你们的感情越深,将来的好处也越大,罗家也是真够狠的,让罗权一个小崽子单独对抗老狐狸周泰和。”

“这事儿跟罗权没啥大关系吧。”我梭了梭嘴巴道。

林昆瞅了我一眼笑骂:“奸的时候你丫赛狐狸,老实的时候你特么比面瓜还要面,反正事情已经出了,你就一口咬定是为了狙击哑巴,他能咋地?编瞎话不是一直都是你最擅长的嘛,你自己琢磨怎么圆。行了,赶紧去医院吧,我看你侧脸上一个劲的淌血。”

“你呢?”我侧头问他。

林昆潇洒的吐了口烟雾,将烟头弹飞:“老子当然是去投案自首了,早点回去接受惩罚早点出狱。”

“真特码嫉妒你成天来无影去无踪,要是可以,我都想跟你换换。”我依依不舍的跟他熊抱一下。

“你羡慕我一身潇洒,无牵无挂。”林昆凑到我耳边低声道:“我却羡慕你,有爱有她,有人等你回家,三子咱都不小了,是时候给菲菲一个家了。”

我怔了怔,两眼盯盯的望着他。

林昆拍了拍我后背,双手插兜的往前走去:“别他妈犯傻了,真等人不要你了,你再哭着喊着说爱她,就什么都晚了,走了!自己多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