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9 关系跨越一大步/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草泥妹,你也早点回家,要是烦了累了,就特么给我挂个电话!”我朝着他的背影扯开喉咙大吼一声。

听到“回家”俩字,林昆的身体微微怔了怔,没有回头,只是伸直胳膊摆了摆手,继续拔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傻逼狍子。往后对自己好点!”我嘴唇蠕动,用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喃喃嘀咕,我想喊出来,可是又怕自己会忍不住掉眼泪。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需要心疼,可是再看看林昆,却又发现自己得到的属实挺多的,自打离开家乡,这些年我和林昆总是聚少离多,即便有时候碰上了,也只是匆匆忙忙的说几句话,数念对方几句,我感觉自己过的挺辛苦的。却从未深想过他过的怎么样,每次遇上他都会发生变化,我却忘记考虑他的这种变化是怎么来的。

可能是日复一日的苦练,可能是尸山血海的咆哮,也有可能是枪林弹雨的侥幸,凝视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我攥着拳头低声道:“兄弟,下一次,我一定不管不顾的陪你大醉一场!一定!”

“喂,你还走不走啊?打算从这儿过年嘛。”王福桂一脸不快的把脑袋从车窗外伸出来,不耐烦的冲着我勾了勾手指头。

“咳咳,走!这不是刚才拉家常呢嘛。”我讪笑着钻上副驾驶座。

王福桂白了我一眼,撇撇嘴道:“你俩该不是同性恋吧?为啥我感觉每次分开的时候你们都得黏糊好一会儿呢?要不是时间来不及,我估计你俩能找个快捷酒店杠一波吧?”

“姐,你一个女孩家家敢不敢矜持一点。”白狼摸了摸鼻头替我解围。

“矜持能当饭吃不?老弟你瞅你腹部挺有肌肉的,要不待会咱俩开个房聊聊深浅和长短的问题呗?”王福桂发动着汽车,一脚油门“昂!”的一声冲了出去,同时发出杠铃一般的笑声。

王福桂将我们送到之前鱼阳住院的那家私立医院后,招呼都没打一声的直接来了潇洒的漂移掉头,轮胎擦着地面“嗷嗷”的开走了,只留下我们几个目瞪口呆的面面相觑。

“三哥,你确定她真是个女人么?我咋觉得比咱们还爷们?”孙至尊咽了口唾沫,一脸的诧异。

“不够明显么?你没看她刚才解下来罩子当扇子用?”白狼蹲在地上“哇..”的一下呕吐起来,痛苦的吧唧嘴:“我特么从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头一回晕车,而且还是晕个女人的车。”

“行了,别墨迹了,抓紧看看老洪咋样了。”我深呼吸两口。竭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孙至尊拿出手机冲着我低声道:“三哥,嫂子的电话,刚才打了十多遍,要不要给她回一个?”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摆摆手:“不用理会。”

从门口抽了根烟后,我们仨并排走进医院,急诊室外,鼻青脸肿的骡子带着十多个手下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转着圈。见到我们出现,骡子惊喜的跑到跟前,低声打招呼:“虎哥,老洪他情况特别不好...”

“嗯。”我冷眼看了看他,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左右看了看并未找到朱厌的身影,仰头问:“送他来医院的人呢?”

“我不知道,是有人通知我的。”骡子摇了摇脑袋。

他要不说这话我还没那么大火,听完他这句话后,我的邪火瞬间冒了出来,猛然站起来盯着他的眼睛问:“你还记得白狼和老洪把你放到哪个路口吗?”

“记得,在望京路上的一条小胡同。”骡子低头回答。

“那你脱险以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应该带人回去救援么。你在干什么?”我脸上的肌肉抽搐两下,拳头已然攥紧。

“我当时在组织手下,还联系了东京警署的几个朋友准备控告稻川商会,我还想...”骡子闷着脑袋,越说声音越小,说到最后的时候,干脆没了声音。

“你想了那么多,可唯独没想起来再带人回去救下两个舍生救你的傻瓜对么?”我的声音再次提高。

“不是虎哥..我以为他们的本事肯定能逃出去,所以..所以..”骡子的脑袋几乎含到胸口,声音更是小的如同蚊鸣。

“去尼玛得!”我猛地抡圆拳头,照着骡子的脸上就狠狠擂了一拳,将他砸躺下以后。我骑马似的坐在他身上,左右开弓,朝他脸上连续怼了十多拳,只打的骡子的鼻子和嘴巴全都破出来血。

骡子的十多个马仔想要过来拉拽我,白狼和孙至尊横在前面挡住,骡子也赶忙出声喝斥:“谁也别管,都不要过来!”

我薅住骡子的脖领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唾沫横飞的咒骂:“骡子。我骂一句草泥马,你有意见没?”

“你是老大,你说什么都对。”骡子明显有些不服气。

“我打你不是因为我是老大,而是你他妈不懂人事!”我朝着他脸上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白狼老洪拼死救你,不是因为他们缺心眼,也不是因为我们多无敌,而是我们都能明白身临险境的无奈,刚才给你几个大巴掌子是因为我们舍身救你你没说谢谢。更不懂感恩,骡子我现在挺后悔收你了,如果有选择,我情愿和欧阳振东为伍,你走吧!”

“虎哥。”骡子一下子傻眼了,怔怔的望着我,嘴角蠕动过的朝我低声道:“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呵呵。”我冷笑着扫视他一眼。重新坐回椅子上,我现在觉得浑身都冷,由心至外的冷,我以为我们贴心贴肺的对人好,别人至少也应该拿出半分情义对我们,可事实是我还是太过幼稚。

“虎哥,我知道错了,我其实真想带人回去的。”骡子抹了抹嘴角的血渍。长出一口气道:“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显得我虚伪,老洪的事情责任在我,我现在就发动全部手下跟稻川商会开战!”

说罢话,骡子挥了挥胳膊,带着十多马仔转身就往走廊口走去。

“行了,事已至此,闹的够特么大了。消停几天吧!”我叹了口气,望向手术室门口的指示灯,低声道:“我不管你使什么手段,今天晚上帮我把岛国最好的医生找过来,老洪什么事情都没有咱们继续处着,老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我的关系到此为止。”

“好,我马上去办。”骡子咬了咬嘴唇,掉头就走。

白狼坐到我旁边低声道:“大哥,刚刚是不是有点过了,骡子这么干其实也是本性。”

“不会的,我相信这件事情以后,他跟咱们的关系会跨越一大步。”我咧嘴笑了,刚才揍骡子我其实也算半真半假,没动气是假的,动手是为了看看他什么态度。如果骡子真敢还手,那他今天晚上绝对不可能再走出这间医院。

“小白、孙子,你俩也赶紧去外科包扎一下吧,这边天气实在太潮湿,伤口容易发炎,我喘口气。”我无力的冲着他俩摆摆手。

孙至尊欲言又止的低声道:“三哥,我刚刚给嫂子发了一条短息。”

“以后不要先斩后奏。”我眯缝眼睛瞅了眼孙至尊。

大概十多分钟后,通道口跑进来一大波人,苏菲、陈圆圆、杜馨然、鱼阳和蔡亮、风华风风火火的跑过来,一窝蜂的围到我跟前,苏菲满面关心的俯身抓住我的胳膊询问:“三三,你有没有受伤?”

“三子,没事吧?”蔡亮和鱼阳也凑到我跟前。

我不挂一丝表情仰头看向她,目光从他们几个人的脸上纷纷游过,长吸一口气道:“你们明天一起回国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