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3 出去玩喽!/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受到苏菲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更加心疼起来,顺势将她揽到怀里,轻轻的抚摸她的发梢:“对不起媳妇,我不光忘记了你的生日还给你甩脸子,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我补给你好不好?”

“我什么礼物都不想要,就是觉得你有点不讲理。”苏菲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下去。

我要不说这话还好点,哪知道我话音刚落下,苏菲的眼圈顿时红了,委屈的抽泣两下,鼻音很重的出声:“我过生日你忘记送礼物就算了,我自己出去买,还被你熊,而且熊的时候周围还都是人。你要面子,我就不要面子了,这么大的人被你像个小孩似的吼,我还不能发火,不然咱们的矛盾肯定更大。”

“对不起。是我不注意方式。”我愧疚的伸手轻拭她的眼泪。

苏菲大眼睛通红,泪花顺着眼眶就淌了出来:“圆圆和馨然问我,是不是咱俩吵架了,我苦笑,你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吵架了,因为没架可吵。”

“是我不好,我认错好吧,媳妇你别哭行不行,整的我心里怪难受的。”我连连道歉。

苏菲摇摇头喃呢:“没说你对我不好,我就是感觉累,特别特别的累,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过去不论你有多忙,身处何方,我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你是我的,可是现在你近在咫尺,我却根本察觉不到你的温度,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矫情,你不在身边的时候盼你归,你回来了又嫌你不陪。”

“不是你矫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到位。”我惭愧的梭着嘴角。

苏菲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轻声道:“老公,我真的不是那种腻腻歪歪的小女孩,我知道你忙,比任何人都知道,可你至少要让我感觉到你存在啊,生日而已,过不过都无所谓,我真不在乎,我只是希望你记得,哪怕你喝完罐啤,将拉环戴到我指头上,告诉我,那是送我的礼物,我都一定高高兴兴的接受,呜呜呜..”

“媳妇你别哭行不?我错了。真知道错了,你给我个弥补的机会行不?”我赶忙将苏菲涌入怀里。

苏菲哽咽的出声:“你知道吗?昨天我哥和我妈给我打个电话,问我生日过的怎么样,我眼里含着泪告诉他们,过的特别开心。说你带我玩了好几天,昨天你喝醉了,我就躺在旁边抹眼泪,我多想找个人倾述一下,可是不知道该和谁说。这个城市我最亲近的人在休息,我不忍喊醒他,我特无助..”

“唉..”我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事情发生以后,我总在埋怨苏菲不懂事。却一直都不知道这个傻姑娘为什么突然变得不懂事,为什么这次一定要黏着我跟来岛国。

“你在金三角,我在石市的时候,有一次我病了,感冒的特别严重,那段时间念夏又特别撵我,成虎基金会的事情还特别多,我只能跟医生约好好半夜去打吊瓶,打了一个礼拜的吊针,我委屈的哭了至少三次。”苏菲把脑袋枕在我肩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稀里哗啦的如同下雨一般。

我什么都没做,就是静静的拥着她,这两年她心里确实藏满了委屈,如果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出来。肯定会憋出病来,我总在抱怨自己累,自己烦,可替她想的却少之又少。

真爱,一个美到令人窒息的字眼,正是因为它稀有,所以才会显得尤为弥足珍贵。

爱情让人快乐也会带来折磨,见不到的时候痛苦、煎熬,分开的时候难舍揪心,在一起的时候又会拥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在一场毫无形象的痛哭流涕后,苏菲总算缓过来了精神。

“老公,我知道你得呆在东京,等待哑巴的消息,咱不去什么北海道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晚上你就带着我逛一逛东京的夜景吧,其实去哪里、做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苏菲擦干净眼泪,在我额头轻轻的啄了一口。将我强制按到床上:“你必须好好睡一觉,眼睛里全是血丝,我才不要晚上带着一只熊猫上街。”

“一起嘛,媳妇。”我无赖似的抓着苏菲的小手不松开,坏笑着斜楞眼:“医生说最好的休息方式就是人在精疲力尽以后的深度睡眠,我现在觉得自己还有点精力充沛,不如你帮忙挥发一下呗。”

“流氓,别闹..别人都在外面呢。”苏菲臊红着脸掐了一把我。

不等她站起来,一把将她揽倒,嘴巴直接贴在了她的粉唇上...

伟大的乡村爱情家“列夫托尔斯·胖”曾经说过,爱情就像握不住的手中沙,要么扬了它,要么弄湿它,在我的一番努力下,这个爱我爱到深入骨髓的傻姑娘吞下自己的怨气和苦闷,继续崛起的为爱随行。

临近傍晚的时候,蔡亮敲响房门,冲着我咧嘴笑道:“真让你猜准了,宋康和文锦来了,这会儿在咱们楼下等你。咋地?我去整两瓶小酒跟他们唠唠不?”

我赤裸着身上坐起来醒了醒神儿,然后伸手摸了摸后背被苏菲挖出来的血痕,哈欠连天道:“不用,你就告诉他们,我生病了。让他们有啥事直接吩咐就好。”

“不见面?”蔡亮错愕的问我。

我撇撇嘴道:“文锦和宋康是吃亏的主么?昨晚上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救我,今天要是不刮我三五百万都对不起天门的名头,讹钱是小,我估计他们肯定又给咱安排什么恼人的任务,我不露面。他们不可能直接命令咱家人。”

“能有啥任务啊?你会不会想多了?”蔡亮好笑的盯着我的脖颈:“小别胜新婚呐,待会我给你买个脖套呗,种一脖颈的草莓,嘿嘿..”

我直接无视了蔡亮的后一句,蹩眉道:“啥任务?任务肯定不小,他们现在的身份可是东京警视厅的正式警员,肯定有很多脏活累活想让咱帮着干,最简单的比方,他们想要升职,是不是咱得给他们提供点动力?抓拿哑巴是咱们两家共同的事。我才不给他们当那个脏手套呢。”

“三子,你现在越来越狡猾了。”蔡亮沉思了几秒钟后,冲着我翘起大拇指。

我打了个哈欠道:“哥,你说我得多特么缺心眼,让人坑了一把又一把,死活不长记性,在金三角的时候,宋康、文锦为了抓到哑巴,差点没把我给弄死,你就按照我刚才的话去敷衍吧。他们至多骂两句娘,不会跟咱真记仇,打发走他们以后,你通知其他人一声,晚上咱们出去逛夜景。”

“诶,行!”蔡亮点点脑袋关上了房门。

我懒洋洋的又重新躺下身子,嗅着枕头上苏菲的特殊香味,打了几分钟盹后,我翻出手机拨通骡子的号码,让骡子找几辆隐蔽的车子载着我们待会到处逛逛。然后我想了想后,又按下先前在医院时候通过的那个电话。

半个多小时以后,蔡亮再次推门走进来,朝我点点头道:“真让你懵对了,我说你病了。文锦和宋康当场就骂街了,文锦一个劲骂你兔崽子没良心,宋康骂你...”

“咳咳,哥不用那么实在,他们骂我的话就不用复述了,你就直接告诉我,最后结果是啥?”我干咳着问道。

蔡亮笑嘻嘻的坐到我旁边,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道:“宋康让你病好了以后给他打电话。”

我翻了翻名片,很随意的丢到旁边,吧唧嘴:“孙子才给他打电话,跟他们一块干活,回回都是好处他们吃着,挨打咱们受着,行了!去看看他们都收拾好没,咱们出去玩喽。”

“不怕稻川商会和哑巴的人搞事?”蔡亮欲言又止的问我。

我扬眉冷笑:“他们不冒头最好,冒头我就让他们见识一下啥叫真正的团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