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 爱情啊爱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是阶梯形的,不管你身处何种位置,有多少钱,背景有多厚,只要你往上仰头总会看见屁股,往下俯身也总能看到脸,我们一直都在兢兢业业的往上爬,渴望能够看到更广阔的天空,可现实却告诉你,还得老老实实的窝着,所以做人最重要的是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位。

以前我总觉得自己只要豁的出去就肯定可以博个只手遮天,当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我明白了很多,也甘心情愿的依附罗权这棵大树,在罗权的团队里。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脏手套”,干最脏最见不得光的事情,获取最大最饱满的利益,有时候也会觉得很委屈,可是细细想想又没什么可抱怨的。

罗权叹了口气道:“三子。其实我挺心疼你的,表面上玩世不恭,实际比任何人都要敏感,嘴上经常说的无所谓,关键时刻为我挺身而出的那个人总是你。你比我有担当。”

我舔舐两下嘴唇,故意装作轻松的语气:“行了我权总,别特么给我戴高帽子,每次你一捧我臭脚总鸡八又有脏活让我干,小爷不上你的套,今天你就说破天,我肯定也啥事都不接。”

“你快滚你大爷的吧,你拿老子当成啥人了,跟你掏心窝子唠两句,你还蹬鼻子上脸是吧。臭傻逼,自己多注意,早点完事早点回来,我不可想给你摆庆功宴的时候你丫缺胳膊少腿,就这样吧,老子忙着写述职报告呢。”罗权立马咋咋呼呼的跟我叫吼了两句。

“又升职了吧?”我坏笑着问道,自打从金三角回去以后,罗权晋升的速度就跟坐下小火箭似的“蹭蹭”往上蹿,虽然现在属于可有可无的闲职,但是扛不住人家一个劲地的蹦跶啊,如果能够再把周泰和扳倒,我都不敢想象我权哥能飞多高。

“没升职,只是平调,从连队后勤平调到团部去了,嘿嘿..”罗权得意的咧嘴笑道。

“滚犊子吧,你特么还要不要点脸了,从喂猪的变成领导司机,你说有区别没?真拿爷当傻子糊弄呢。”我简直无力吐槽这个装逼犯,撇撇嘴道:“权总你好好混吧,底下还有很多兄弟指着你呢。政治圈的勾心斗角兄弟帮不了你啥,但是朝野外的刀光剑影有我呢。”

挂掉电话以后,我倚着沙发,长长的舒了口气,揉捏着酸胀的太阳穴琢磨应该怎么处理安佳蓓的事情。

猛然间。杜馨然的房间门开了,她套一件松松垮垮的粉色睡衣从屋里走出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皱眉问我:“你怎么还没睡呢?”

“睡不着,一屁股饥荒。”我苦笑着点燃一支烟。

“欠谁钱了?欠多少?”杜馨然坐到我身旁,一股淡淡的幽香顺势扑鼻而来。可能是刚刚睡醒的缘故,她脸上带着一股子星眼朦胧的懒散,看起来格外的诱惑,我不自觉的朝着她胸脯多瞧了两眼,贱嗖嗖的搓着手掌。吧唧嘴巴。

“不用装腔作势的扮鬼样,我让你摸你敢碰不?”杜馨然傲然的昂了昂脑袋,丝质睡衣往下微微滑动一点,盯着她精致的锁骨和香肩打量半晌,我不自觉的吞了口唾沫,暗道一声,真特码是个性感妖娃。

猛不丁跟杜馨然的眼神交汇在一起,我心虚的转了转脖颈,讪讪的笑道:“嘿嘿..不欠谁钱,但是欠一大笔人情债,愁得不知道应该怎么还,对了,你咋这么早就起来了呢?”

“上厕所呗,难不成还准备起来跟你聊天啊。”杜馨然将自己的睡衣拉起来,冲我歪歪嘴:“其实没什么可愁的。人情债人情还,只要竭尽全力,谁都不是瞎子,可能会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帮忙还是假意敷衍。”

“找人这事儿,我就算全力以赴,别人也看不出来啊。”我叹了口气。

“那你也不能这么整宿整宿的不合眼吧,你不睡觉也解决不了任何法子,去休息一会儿吧,说不准一觉醒过来就有消息了呢,你这样熬着。除了能让担心你的人更担心,别的啥也干不了。”杜馨然伸了个懒腰,像是小猫似的驱赶我:“快去歇着吧。”

“你属于担心我的那类人群不?”我挪揄的笑道。

杜馨然撇撇嘴,一副不爱搭理我的模样:“你自己想呗,不能你扯那么多了。你要是缺钱的话,我来想办法,缺人,只能自己想辙,杜家也没有这方面的人才。”

“谢啦。”我朝着杜馨然抱拳道。

“哼。”杜馨然撇撇嘴:“不用谢,我纯属自己作,等攒够了失望,我就离开,不对!我也不会离开,我是念夏的干妈,不过等我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一定会邀请你给我当伴娘,你可欠我不少人情呢,到时候一定不会拒绝我吧?”

“噗..”我刚刚起身准备回房,听到她的话,差点摔个踉跄,最毒妇人心,要么说这女人要是狠起来,基本上就没男人啥事了。

我回到房间,苏菲已经起来了。正抱着双腿倚靠床头发呆,见我进门,她才从那副呆滞的模样中缓和过来,揉了揉自己脸颊,微笑着问我:“事情有进展吗?”

“还没有。看看今天骡子怎么说吧。”我枕在苏菲的腿上,迷惑的问她:“你刚刚想什么呢?我看你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

“没什么,我哥刚刚打电话说,她准备下个月跟韩沫结婚了,问咱们有没有时间过去。”苏菲押了口气道:“时间过的好快啊。转眼间我哥都快结婚了。”

“咋了?伤感啦?”我从苏菲的脸上啄了一小口,笑嘻嘻道:“你不会有恋兄清洁吧?”

“滚蛋!”苏菲一把推开我,抓起枕头就砸我,一边打一边骂:“人家只是在想连我哥都要结婚了,你什么时候跟我结婚,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够...”

“啊?媳妇你也想结婚了啊。”我攥住苏菲的手腕温柔的问道。

“你说呢?”苏菲斜楞眼睛瞟视我两下,甩开我的拉拽,叹口气道:“我知道你肯定不想,算了,不说这些了,等你什么时候相通了再说吧,我去给准备点早饭。”

一瞅祖宗不高兴了,我赶忙劝阻:“媳妇,结婚其实不就是一张纸嘛,你看你咋还说翻脸就翻脸呐。大不了咱们回去也领一张纸不就完了嘛,别生气行不?”

“咱们一路走来有多坎坷你不清楚么?你觉得我真的是在乎那张纸么?算了,你看来还是个孩子,你根本没长大,也根本不知道我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什么!”苏菲越说越急。干脆“咣”的一下摔门离去。

都说女人的脸是六月的天,这话一点不扒瞎,我都不知道到底怎么了,大清早的苏菲就给我整这一茬子,我发现自打来东京以后苏菲的脾气好像越来越大了。只要稍稍有点不如意就翻脸。

她生气,我其实更郁闷,烦躁的点燃一根烟,倚靠着床头大口大口的嘬了两下,冷静了几分钟后,我躺下身子打盹,看起来我和苏菲认识很多年了,风风雨雨经历的也不少,可实际上我俩并没有长期相处过。

过去总是在思念彼此的臆想中度过,所以能想到对方的全是优点。这次来东京,我们就像过日子似的生活了这么久,一下子双方的不足和缺点全都暴露出来。

一根烟抽完,苏菲“咣”的一下又推开门,脸色铁青的盯着我:“赵成虎你真的变了。过去咱们只要一发生矛盾,你都会抱住我,说声我爱你,哪怕我再暴躁,也会瞬间熄火,现在你连一句爱你,都舍不得说了,呵呵...”

“不是,媳妇你听我..”我坐起来刚要解释,她又“咚”的一下狠狠磕上房门。

“算了,谁让咱是爷们,一会儿睡醒了再出去给姑奶奶赔个不是得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叹口大气:“爱情啊爱情...”

爱情是件简单的事情,可是一路深爱到底却无比的艰难,两个人的旅程,男人和女人都认为自己在这场爱情中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多,长久以往过去的善解人意会慢慢变成如今的各种嫌弃,很多时候兴许并没有什么矛盾,我们只是欠缺对方一句简简单单的爱你。

我刚躺下,呼噜都还没来得及打出来,房间门就被人重重拍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