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6 鱼总监/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鱼阳顺着来时的路慢条斯理的往回走,白狼低声道:“大哥,我有种感觉,刚才那个男人好像真的不愿意跟咱们为敌,刚刚在胡同里的时候,他其实可以击伤咱们的。”

之前在胡同我们对射的时候,那男人凭借自己瘦弱的身躯藏在电线杆后面,如果他再坚持几分钟,完全可以将我们的子弹消耗一空,但不知道那家伙是刻意留手。还是着急想跑路,并没有那么干,再有就是他们刚才突然掉头扎进人行道里,那时候如果GL上的人如果朝着我们开枪,我们肯定多少要受点伤。

“不管他想不想与咱们为敌,但是抓了安佳蓓的事情肯定得解决。”我叹了口气,踢着脚下的碎石子喃喃低语:“回去以后不要把刚才的事情告诉菲菲她们,别让她担心。”

回到住的地方,客厅的茶几完全变成了三个女人的办公桌,铺满了图纸和一些乱七八糟的资料,地板上也扔着不少材料,三个女人忙的跟陀螺似的不是翻资料就是做笔记,格外的忘我,时不时低声讨论几句,好像是在商量从新宿区什么地方圈地。

“咳咳。美女们要不要喝点什么东西?”我拍拍手朝着她们笑问。

仨妞谁也没搭理我,恍然没听到一般,仍旧自顾自的埋头忙碌。

“小白,你出去给姑奶奶们买点喝的吧。”我冲着白狼摆摆手,一屁股崴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瞅着完全看不明白的岛国连续剧,我陷入了发呆模式,跟几个忙碌的女人比起来,我越发觉得自己像是个吃软饭的。

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骡子打过来的。

“有什么发现吗?”我赶忙问道。

骡子抽了口气道:“虎哥,我的人找到那台别克车了,被丢在江户川区郊外的便道上,车上什么都没有,车子是一家凭租公司的,租车的人用的是假身份。”

“那就是没任何发现呗。”我皱着眉头撇嘴,骡子的办事效率真心太低了,身为本地蛇真是什么事情都指望不上他。

“也不是一点发现没有,我手下找到当时租车给对方的业务员,那业务员说对方当时是给他转账租车的,用的是国内一家银行卡,银行卡号我待会给你发过去。”骡子赶忙解释:“国内银行卡好像必须得提供真实身份证吧,虎哥您看看能不能发现点啥。”

“好,账号发给我吧。”我揉捏两下太阳穴,长出一口气。

跟银行打交道我倒是不犯怵,金融街上最不缺少的就是银行,让他们帮着查询一个户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当然国家的政策肯定是不允许的,不过政策是死的,执行政策的人是活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违法乱纪。

不多会儿骡子把银行卡号短信发给我,我拨通唐贵的电话,让他用最快的速度帮我查出来。

等信的过程,我点燃一支烟,盯着三条忙碌的倩影吧唧嘴。人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其实认真起来的女人也相当有魅力。

“能不能出去抽烟,没看我们正忙着呢。”苏菲捏着鼻头,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边训斥我变拿手在脸前面扇风。

“成成成。我滚出去行了吧。”我无奈的吐了口浊气,气呼呼的走出客厅,我发现我现在从苏菲的眼里完全就是一根钉子,不管干啥说啥,她都能找出来不顺眼的理由。一次两次我还能忍,可是老这么下去,我肯定要爆发。

“得嘞,只当是特么来岛国学艺的吧。”我郁闷的蹲在小院的门口,吧嗒吧嗒的嘬着烟嘴,刚刚升起的怒火又被我自己找各种理由咽了下去,不远千里来趟岛国,啥啥没学会,装忍者的本领我倒是越来娴熟了。

我正闷着脑袋不知道该干点啥的时候,蔡亮揣着口袋走到跟前,轻声道:“你搁门口蹲着数蚂蚁呢?”

“我亮哥,你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溜了啊,让你去跟踪个小毛孩,你居然消失了一整天。”我仰头朝着他吐槽,蔡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孩子没啥问题。从咱们这儿出去以后就跑到商业街上卖花了。”

“我和小白刚刚碰到绑架安佳蓓的那伙人了,不过让丫给跑了,操特妈的,我现在真是一肚子气,破逼东京城。我是既不认识道,又听不懂人说话,一上街就跟瞎子和盲人差不多。”我烦躁的丢给他一支烟。

“多大点逼事,既来之则安之,刚去石市的时候你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猛如虎么?”蔡亮蹲在我边上,斜叼着烟卷笑眯眯的安慰。

“叔叔..”这个时候突然从街边跑来一大堆衣衫破烂的半大孩子,叽叽喳喳的围到我们旁边。

“这是要干啥呀亮哥?你该不是把人们丐帮分舵给拆了吧。”我咽了口唾沫问道蔡亮。

“叔叔。”早上给我们送信的那个孩子眼泪汪汪的从人堆里挤出来,毕恭毕敬的朝着蔡亮鞠了一躬,手里攥着一圈钞票,我看到他的脑门上裹着白纱布。鼻青脸肿的像是被什么人给打了一顿似的,对这么点大的孩子都能伸出手,可想而知打他的人是得多龌龊。

“叔叔,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小毛可能就没了,你是小毛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人堆里,一个估摸十四五岁,稍微大点的男孩言语清晰的朝着蔡亮又鞠一躬,估计他是这群猴崽儿的孩子王。

蔡亮简单跟我说了说事情经过,早上我让蔡亮跟踪那个小男孩,期间他见到男孩被两个帮派分子勒索,也没有多管闲事,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类似这种半乞讨为生的小孩儿肯定都是被本地一些有名的蛇头控制着。帮他们其实就是害他们。

原本蔡亮都打算离去了,那那俩帮派分子竟然当街拎着棍棒打起了男孩,还要拖着孩子去卖血,蔡亮当时就气不过了,不光现身暴揍了两个垃圾一顿。还强制那俩家伙带他们找到带头的恶霸,一杆枪顶着对方,让他自己去投案自首了,事后蔡亮把男孩送到医院,留了一笔钱。

“不是啥大事儿。你们都回去吧,有家的赶紧回家,没有家的去找找东京的红十字会什么的,你们年龄都这么小,应该好好读书。有本事了将来才不会被人欺负。”蔡亮和颜悦色的朝着十多个孩子摆摆手。

“叔叔,我们都是弃儿,平常就睡在桥洞和车站,靠拾荒和卖花卖烟为生,每天给那些人交钱,虽然生活的很苦,但是我们喜欢在一起,不愿意去红字会被他们分开,不管怎么说,我替他们谢谢你。我听小毛说,你要找什么人是么?东京市我们很熟悉,如果有那人的照片,我们可以帮你们找。”那个稍微大点的孩子很诚恳的看向蔡亮。

“这..”蔡亮侧头看向我。

我扫视了一眼这帮跟小叫花子差不多的孩子,这些孩子的眼睛都亮晶晶的,但是却透着一股子和年龄极不相符的老成,本该沉溺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岁数却早早为了生计奔波,也是一帮可怜人,我沉思几分钟后点头道:“找人的事情先不急,你们都还没吃饭吧?待会让叔叔带你们去吃点好东西,肚子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以后你们要是没地方吃饭,没地方住了,就来这里找我们。”

“谢谢老板。”一帮小孩儿齐刷刷的冲我鞠躬。

我拍了拍蔡亮的肩膀道:“去吧亮哥,领他们吃点好的。回头再把哑巴和张思澳的照片给他们看,能找到人最好不过,找不到咱们也算行善积德了,等咱们离开岛国的时候,帮他们联系一家寄宿学校。”

“诶,我这就去办!”蔡亮看起来也挺稀罕这帮孩子的,乐呵呵的带着他们朝街口走去,自打妻儿发生变故以后,很难在蔡亮的脸上找到真诚的笑容,有点事情让他分散一下注意力也挺好的。

老早以前师父跟我说过“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不知道好人会不会有好报,但我明白见死不救绝对是在犯罪,我庆幸身边的这帮兄弟都有一群热血满满的好儿郎。

目送蔡亮走远,兜里的手机再次响了,电话是鱼阳打过来,他从电话那头二逼嗖嗖的吧唧嘴:“喂,雷猴啊!以后请叫我鱼总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